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魂木根!残破阵法!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倒在地上的刘成。

    他的一口牙全部被乔尘给打落了,嘴巴里不断的冒出血泡了,他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到,刚刚对他极为客气的乔尘,怎么突然之间就变了一个人呢?

    刘成完全是被这一巴掌给扇懵了,他耳朵里是嗡嗡作响的,一时间脑中是一片空白。

    杨浩天、李信文和陈元熊这三人,他们都知道是因为叶晨峰,他们才能够来乘坐剑神宗的灵船的,听到刘成这脑.残.货竟然在乔尘面前抹黑叶晨峰?他们心里面是一阵的冷笑。

    乔尘的性格也是极为直爽的,这种人看谁顺眼就会掏心掏肺的做朋友的,如果自己的朋友被欺负了,他肯定是不能够忍受的。

    乔尘看着地面上完全傻了的刘成,他喝道:“就是你口中的这个小人,他是我乔尘的兄弟,你说我的兄弟是小人,这么说来你认为我也是小人了?”

    “真不知道你的脑袋是不是长在屁股上了?这次你们清月宗能够乘坐我们剑神宗的灵船,我完全是看在叶兄弟的面子上,没想到你还真有勇气来我面前抹黑叶兄弟?我乔尘这辈子最恶心的就是你这种背后搬弄是非的垃圾了。”

    刘成在听到乔尘这一番话后,他心里面后悔的恨不得扇自己嘴巴子,他没想到并不是薛婉晴搭上了剑神宗的这根线,而是叶晨峰搭上了剑神宗的这根线。

    他刘成在中洲剑神宗面前可连个屁都不是。

    乔尘看着叶晨峰,问道:“叶兄弟,你说这小子要如何处置?”

    叶晨峰心里面早就想要解决刘成了,只是看在薛婉晴的面子上,他才一直放弃了这个想法的,之前薛婉晴还送他一艘灵船呢!他倒也不能够不顾薛婉晴的面子。这刘成的命可以留着,但绝对不能够这么轻松的放过刘成了。

    叶晨峰平淡的说道:“以乔兄看来,这小子应该如何处置?不过。他也毕竟是清月宗的弟子,他的命还是要留下的。”

    乔尘直接说道:“这好办。干脆直接废了他的丹田,让他成为一个废人就好了,这点惩罚算是便宜他了,如果换做是我,我肯定直接解决他。”

    “叶兄弟,那我可帮你动手了?”

    见叶晨峰点了点头,乔尘直接朝着刘成走了过去。

    刘成见状,他立马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如果被废了丹田,那么这比死还要痛苦。

    灵船开启没多久呢!

    刘成想要离开灵船,回到圣冰岛之上,可乔尘哪会让他如愿?

    乔尘的身影瞬间挡住了刘成的去路,毕竟乔尘的实力比刘成高出不少的。

    刘成知道自己是无法离开了,在实力上他也远远不是刘成的对手,嘴巴里的牙齿全部被打落了,从他口中发出了模模糊糊的声音,他冲着叶晨峰说道:“这次是我错了,我不该抹黑你的。我弟弟的死也和你没有关系。”

    叶晨峰只是平淡的看着刘成,而乔尘更是没有废话,他的速度快到了极致。根本没有让刘成躲避的机会了。

    只听见“噗嗤!”一声。

    紧接着“啊!”的一声惨叫。

    刘成的丹田直接被废了,他倒在面上不停抽搐着,两只眼睛也不停的翻着白眼,喉咙里发出了痛苦的声音,他是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废人了。

    在刘成被废了之后,没多久,薛婉晴、赵伯和李伯也回到了甲板之上,当他们看到地面上模样凄惨的刘成时,他们不禁微微一愣。

    乔尘十分讲义气的解释道:“薛宗主。事情是这样的……”

    乔尘将刘成抹黑叶晨峰的事情说了一遍之后,他又说道:“薛宗主。这种人也配做你们清月宗的弟子?晨峰是我乔尘的兄弟,我的兄弟是不允许任何人抹黑的。废了他的丹田,这已经是便宜他了。”

    听到乔尘的解释之后,薛婉晴、赵伯和李伯也认为刘成是自作孽了,薛婉晴等人也知道叶晨峰应该是看在他们的面子上,最后才留了刘成一条命的,想到此处,他们心里面对叶晨峰是连任何一点意见也没有了。

    薛婉晴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这是刘成自找的。”

    乔尘听到薛婉晴这么说之后,他对着甲板上其余的剑神宗弟子,说道:“将这家伙带到底层的仓库里去,我看到他就恶心。”

    两名剑神宗的弟子立马拖着像条死狗一样的刘成,往灵船底层的仓库走去了。

    在刘成被拖走之后,叶晨峰把乔尘介绍给了杨浩天他们认识。

    而薛婉晴等人则是在甲板上的几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因为有叶晨峰在,杨浩天等人也很快和乔尘熟悉了起来。

    叶晨峰他们也知道了乔尘的爷爷乃是剑神宗的四长老,叶晨峰说道:“乔兄弟,你在剑神宗内应该算是核心弟子了吧?”

    乔尘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叶兄弟,虽然我们剑神宗在中洲不算顶级的宗门,但是想要在宗门内成为核心弟子哪有这么容易的?想要成为核心弟子实力必须要抵达灵神境,而且还有年龄限制的。”

    听到乔尘的这句话后,叶晨峰心里面对中洲的宗门有了一定的了解,看来中洲宗门内的核心弟子实力要比灵洲强上不止一星半点的。

    正当这个时候。

    一个身穿黑衣的老头也出现在了甲板之上,在这老头手中还抱着一个巨大的树根,他将树根放在了甲板之上。

    这个老头和他手中的巨大树根立马吸引住了叶晨峰。

    以叶晨峰感觉,这个老头的实力深不可测,应该最起码在天神境的。

    而最让叶晨峰感到惊讶的是这个老头拿出来的一个巨大树根,这树根名叫魂木根。

    魂木根乃是一种神魂类的天材地宝。

    这魂木根每天都必须要吸收一些太阳之力的,所以这老头应该是拿魂木根出来晒晒太阳。

    最让叶晨峰感觉欣喜的是,这魂木根应该有三百五十年的年份了,如果老白和老黑吸收了这魂木根,那么肯定能够让老白和老黑的残魂之力得到一定程度的补充的。

    见叶晨峰盯着魂木根,乔尘立马低声说道:“叶兄弟,你可不要打那魂木根的主意了,如果你真的需要神魂类的天材地宝,那么以后我会帮你多留意的。”

    “你知道这位前辈是谁吗?他可是天玄界十大阵法宗师之一的赵星图,他是十大阵法宗师中脾气最为古怪的一个人,这次我们宗门得到了一张残缺的远古阵法,用这张残缺的远古阵法,换来了赵前辈一年的效力。”

    “据说这张残缺的远古阵法极为不普通,要不然赵前辈也不会答应这个要求了。”

    叶晨峰听着乔尘的话,他心里面对这三百五十年的魂木根势在必得,只是他要如何获得这魂木根呢?

    只见赵星图那老头脸色冷冰冰的,根本没有把甲板上的人当回事情,可以说是高傲到了极点。

    赵星图直接从怀里拿出了一张古老残破的纸张,这张纸应该是由某种妖兽的皮毛制成的。

    赵星图在甲板上随手就摊开了这张纸,他根本不认为在场的人能够看懂上面复杂的阵法,他自顾自的开始研究了起来。

    可是当赵星图摊开纸的时候,上面的复杂图案映入了叶晨峰的视线之中。

    “咦?”的一声。

    在叶晨峰的脑中响起了老白吴风闲一声疑惑,随即,老白吴风闲的声音在叶晨峰脑中响起了:“这不是我当年构画的一个阵法的残角吗?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够看到?我构画的阵法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参悟的,更何况这张纸上的阵法残破不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