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你可敢?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地玄界。

    二品宗门流天门所在之地。

    流天门后山上的一条湖泊前。

    魔帝血天和十大魔将自从将流天门血洗了之后,他们便一直没有离开。

    长相儒雅的魔帝血天,他看着面前的湖泊,他身体内的气势毫无征兆的提升,他已经一只脚跨出涅槃境五重天巅峰了,只需要再跨出一只脚,他的实力便彻底能够突破到传说中的那种境界了。

    魔帝血天的右手手掌一挥,整条湖泊中的水被掀到了半空之中,待到水再度回到湖泊中的时候,在湖面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影像。

    这湖面中出现的影像不就是天音城前的嘛!流天门距离天音城极为的遥远,没想到这魔帝血天还有此等窥探的手段?

    非但如此,通过这个湖面,天音城前的对话,魔帝血天也能够听的一清二楚的。

    魔帝血天看着影像中,站在城楼上的苏月,他苍白变态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苏月,好好的活着吧!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能够拥有你,如果我不能够拥有你,那么我就会亲手毁掉你。”

    接着,魔帝血天又将目光看向了湖面中叶晨峰的影像,他自语道:“你到底是不是天音门推出来造势的呢?又或者说你是靠着自己的实力坐上盟主之位的?之前我一直确信你是被推出来造势的。”

    “不过。现在亲眼看到了你的气度,我怎么会有一种兴奋的感觉呢?如今的地玄界已经没有谁够资格做我的敌人了,我只有在遇到真正的强敌时才会兴奋的。你会是我的强敌吗?希望你能够给我一个惊喜吧!”

    而十大魔将始终是面无表情的站在了魔帝血天的身旁、

    ……

    天音城前。

    在叶晨峰把三大宗门的老祖说成是伪.君.子之后。

    三大宗门的九位老祖,他体内的气势不由分说的提升了起来。

    至于炼器宗的老祖陈木元和灵药谷的张青才,他们两个只是在一旁耐心的看着,他们知道三大宗门的九位老祖,要破开天音城的阵法,应该是卓卓有余的了,就算他们动手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的。

    三位涅槃境五重天后期的王光雄、季平安和许高顺。他们率先朝着天音城掠了过去。

    冯光山和谢正龙的实力在涅槃境三重天巅峰,范志勇的实力在涅槃境四重天初期。

    还有三大宗门的另外三位老祖。其中两人在涅槃境五重天初期,一人在涅槃境五重天中期,在王光雄等人有所行动之后,他们也纷纷展开了攻击。

    以王光雄为的三位风雷宗老祖。他们的右手手掌迅猛的朝着天音城劈了过去,周遭的空间都扭曲了起来。

    “残月斩!”

    三道巨大月牙形状的灵气攻击,一路朝着天音城袭了过去,凡是巨大月牙所经过的的地方,地面上是快速的爆裂着。

    而以季平安为首的三位剑羽山庄老祖,他的右手食指朝着天音城点了过去:“爆天指!”

    一时间,天空中风云变幻。

    “轰隆!轰隆!轰隆!”

    三根巨大的手指从天而降,快速的压向了天音城。

    最后以许高顺为首的三名星云宗老祖,他们的右手手掌变得赤红一片了。手掌朝着天音城拍出:“赤虹掌!”

    空气中火热狂涌。

    三道巨大的火红色手掌印在空气中凝聚而成,这三道手掌印汹涌无比,仿佛要将整座天音城给吞噬了一般。

    三大宗门的九位老祖。他们几乎是同一时间施展战技的,他们无比强大的攻击不断接近着天音城。

    不管是残月斩、爆天指还是赤虹掌,这三种攻击中的任何一种攻击,几乎都有毁掉一座巨大城池的威力。

    天音城周围的空间都要碎裂开来了,极致的力量席卷着每一寸的空间,那些在周围看热闹的修炼者。他们一个个快速的倒退着,有很多人脸上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三大宗门九位老祖不留情满的攻击,在他们看来天音城是要毁了,那笼罩住天音城的一层能量,在这等攻击面前根本就是摆设而已。

    站在城楼上的叶晨峰,他对这等攻击视若无睹,他说道:“既然客人都已经来了,那么我们就举行联盟成立的盛典吧!”

    在叶晨峰的带领之下,所有人都极为淡定的走下城楼了,仿佛天音城根本没有遭到攻击一般。

    三大宗门的九位老祖,他们看到叶晨峰等人的行为,他们脸皮抽搐,他们想不通到了这个时候,叶晨峰等人怎么可能还如此的镇定?他们对自己的攻击很有把握,他们根本不相信笼罩住天音城的那一层所谓的能量,可以将他们的攻击全部抵挡下来。

    天音城外很多的修炼者,他们也都认为叶晨峰和苏月等人是疯了,是彻底的疯了,他们目光紧紧的盯着天音城,他们期待看着天音城遭到彻底毁灭的一幕。

    “轰!轰!轰!”

    三大宗门九位老祖的攻击同时抵达,可天音城被毁灭的一幕迟迟没有发生。

    只见在所有攻击轰击在天音城上的时候,天音城城墙上的阵图光芒大涨,从一幅幅的阵图中爆发出了极致的防御力。

    三大宗门九位老祖的攻击,全部被防御阵给抵消了,笼罩住天音城的能量只是被掀起了一阵的涟漪而已,这个阵法根本没有被破去的征兆。

    “这怎么可能?”

    九位老祖几乎同一时间脱口而出,他们毫不犹豫的再次对天音城展开了攻击,各种战技是层出不穷,可最后全部都被防御阵给抵抗了下来。

    三大宗门的九位老祖脸色是越来越难看了,他们像没头苍蝇一般在天音城外乱攻击,可这种极致的攻击根本对天音城起不到任何一丝的作用。

    周围其他的修炼者,他们也都看傻了眼,天音城内的阵法怎么可能如此强悍?刚刚明明感觉只是有一层隐隐约约的能量笼罩住天音城,可一旦天音城受到攻击,这层隐隐约约的能量就会瞬间暴涨,天音城的防御几乎是无懈可击。

    从城楼上离开的叶晨峰,他们来到了天音城的广场之上,他们极为平静的举行着联盟成立的盛典,在场叶盟内的所有人全部无视了三大宗门的九位老祖。

    身体站在天空之中的九位老祖,他们看着城内完全忽视了他们的叶晨峰等人,他们胸口就一阵的发闷,身体里是血气上涌的,经过这一次又一次的攻击,他们几乎可以确定,他们无法破开这种阵法的防御了。

    三大宗门的九位老祖,他们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他们无疑是被叶晨峰给扇了一记耳光,他们根本无法进入天音城内,王光雄、季平安和许高顺这三人,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在心里面靠着传音交谈着。

    很快,王光雄便朝着城内吼道:“别以为当了缩头乌龟就了不起了,那个叫什么叶晨峰的,你不是五品炼药师和五品炼药师吗?那么你敢不敢和炼器宗、灵药谷比斗炼器和炼药?”

    之前炼器宗的陈木元和灵药谷的张青才,他们都否定了叶晨峰炼药师和炼器师的身份,二十多岁就想要抵达五品炼药师和五品炼药师了?这根本就是扯淡。

    在无法攻入天音城的情况下之下,王光雄等人只有如今这个办法了,他们要揭开这个谎言,只要这个谎言被揭开,从今往后就没有任何宗门会加入叶晨峰的联盟了,到时候有的是机会铲除叶晨峰这个联盟。

    站在天音城内广场上的叶晨峰,他抬头看着被一层能量隔离在外的王光雄等人,他笑道:“刚刚你们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难道你们还没有玩够吗?”

    王光雄感觉到叶晨峰有退意,那么他就更加的坚定了:“怎么?你不是五品炼药师和五品炼器师吗?还是说这只是一个谎言?你可敢和炼器宗、灵药谷比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