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 两位太上长老的怒火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水荣生此话一出。

    水鸿福等人知道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了,水荣生简直就是疯了,根本不会念及亲情了。

    水荣生右手手掌上还在不断滴落着鲜血,他目光凶残的盯着叶晨峰,喝道:“小子,难道你以为你真的能够战胜我吗?我承认,我确实有些后悔了,如果早知道你的实力,那么我绝对不会去找九玄剑宗这座靠山的。”

    “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那么你就必须要死了,真是可惜了,二十多岁的轮回境四重天强者,就要死在老夫的手里了,想想老夫我都感觉浑身痛快。”

    有水鸿福和周无名等人在身旁,叶晨峰并不想死战了,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那么他肯定会拼死一战的,他极为冷静的扫视着周围其他宗门的宗主,说道:“你确定真的要对我们动手?如果你对我们动手,那么我就将周围这些各大宗门的宗主都杀光吧!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个实力的,而且你一时半会也绝对杀不死我的,有这么多人来给我当垫背的,我倒也挺满足了。”

    周围各大宗门的宗主,他们在听到叶晨峰的话后,他们一个个浑身汗毛竖起,之前他们根本没有把叶晨峰当回事情,如今他们才知道是叶晨峰没有把他们当回事情,在叶晨峰眼里他们就是随手可以宰杀的货色。

    周围各大宗门的宗主,他们丝毫不怀疑叶晨峰的话,毕竟叶晨峰可是连九玄剑宗的宗主都敢杀的主,虽然他们被叶晨峰拿来做人质。他们心里面恨不得将叶晨峰给碎尸万段,但他们更想要活命,更想要好好的活下去。

    叶晨峰又添了一把火,看着周围各大宗门的宗主,说道:“如果你们死在我手上。那么你们可不要怪我,要怪就怪水荣生这老头子吧!是他们害死你们的,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嘛!”

    水荣生脸上癫狂的笑容消失了,他心里面越发的忌惮叶晨峰了,这叶晨峰是个既有实力,又有头脑的人。这样的人是最为可怕的,他知道如果叶晨峰不死,那么将来说不定叶晨峰真的能够将整个地玄界掌握在手中。

    周围各大宗门的宗主,他们虽说只是四品和五品宗门的,但是他们肯定也有一些朋友的。这些朋友有的是三品宗门的宗主,有的是二品宗门的长老,如果他们死在了这里,那么绝对会有人为他们出头的。

    “水前辈,让他们离开吧!你放心,我们会帮你作证的,今天的事情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对,水前辈。大不了我们和你一起去一趟九玄剑宗,我想九玄剑宗绝对不会为难你的,难道你真的想要让我们给那小子做垫背的吗?”

    ……

    周围各大宗门的宗主纷纷你一言我一语的。

    水荣生气的要吐血了。他知道一旦他动手,叶晨峰肯定也会对这些宗主动手的,他无法保证能够拦截下叶晨峰的所有攻击,到时候这里的事情传出去了,他水荣生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的,虽然他想要把叶晨峰的命留下。但是他也不得不考虑这么做的后果。

    叶晨峰看着沉默不语的水荣生,冷声说道:“怎么?想清楚了吗?你是要拼个你死我活呢?还是让我们全部离开?”

    水荣生脸上褶皱皮肤皱成了一团。他眼眸中的神色阴晴不定的,好一会的时间之后。他终于是放弃了动手,说道:“小子,你等着好了,你很快就会死的,而且会死的非常非常凄惨。”

    接着,水荣生又看向了水鸿福等人,说道:“你们都会给这小子陪葬的,你们已经捅破天了,地玄界容不得你们的存在了。”

    叶晨峰淡然的说道:“天捅破了,有我叶晨峰顶着,我倒要看看在地玄界谁能够杀死我?谁能够杀死我身边的人?既然你不动手了,那么我们离开了。”

    说完。

    叶晨峰带着水紫嫣等人走出了水家,在走出水家后,叶晨峰立马让水紫嫣等人加快速速,他们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内离开天云城,以免水荣生这老杂毛后悔了。

    而在叶晨峰等人离开水家的时候。

    地玄界。

    九玄剑宗的大殿之内。

    两名老者坐在了大殿首位的椅子之上,这两名老者谈笑风生的,心情应该非常不错。

    其中一名比较胖的老者名叫高安福,实力在涅槃境四重天中期;另一名比较瘦的老者名叫高成忠,实力在涅槃境三重天后期,他们两个都是九玄剑宗的太上长老,同样也是高向义和高云的长辈。

    今天是高云迎娶水紫嫣和水梦涵的日子,他们两个自然是心情不错的,他们在等待高云和高向义的回来。

    水荣生和高安福有几分的交情,这次的联姻乃是高安福和水荣生一手促成的。

    高安福说道:“只要等高云娶了水家那两个丫头,以后我们九玄剑宗就有理由插手水家的事情了,我们九玄剑宗很快就能够让水家成为我们真正的附庸了。”

    高成忠也点头道:“不错,水家那老头也有涅槃境二重天初期的实力了,一旦水家成为我们九玄剑宗的附庸,那么我们九玄剑宗的势力也会提升不少的,那么我们挤入一品宗门的行列就有希望了。”

    可正当高安福和高成忠心情不错的谈论着吞并水家的事情时。

    九玄剑宗的一名长老急匆匆的进入了大殿之内,他立马给两位太上长老恭敬的鞠了一个躬,他的额头上是冒出了细密的冷汗,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高安福和高成忠见这名长老不开口,他们两个的目光变得不善了起来,高安福喝道:“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事情的话,那么给我立马滚出去。”

    这名长老浑身一个颤抖,他乃是看守九玄剑宗存放本命玉牌阁楼的长老,刚刚高向义和高云的本命玉牌全部爆裂了,这把他是吓得差点魂飞魄散了,于是,他立马急匆匆的来到了大殿,可他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名长老喉咙里疯狂的吞咽着口水,他吞吞吐吐的说道:“两,两位老祖,刚刚宗主和少宗主的本命玉牌全部爆裂了。”

    闻言,高安福和高成忠微微一愣,接着,他们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高成忠怒目圆瞪的质问道:“你说什么?”

    这名长老只能够再次回答了一遍:“刚刚宗主和少宗主的本命玉牌全部爆裂了。”

    又一次确定了自己听到的话后,高成忠瞬间怒火中烧,刚刚他和高安福还在谈笑风生的,可转眼间就得知了这个噩耗,这让他根本无法接受,本命玉牌爆裂,这代表着高向义和高云已经死了。

    高成忠怒火无处发泄,他虚空朝着那名长老拍出了一掌。

    “砰!”的一声。

    那名长老口中鲜血直喷,他的身体直接倒飞出了大殿。

    高成忠没有下杀手,他只是让那名长老受了重伤,他又对着飞出大殿的那名长老,喝道:“立马给我去查,在一天内我必须要得到准确的答案。”

    在吩咐完之后,高成忠看着高安福,他们两个心里面的怒火都燃烧的极为旺盛,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他们知道水家绝对不敢对他们九玄剑宗动手的,况且这门婚事乃是水家老祖和他们亲自定下来的。

    高成忠声音中蕴含了滚滚怒意:“不管是谁,既然敢对我们九玄剑宗的宗主和少宗主下杀手,那么他们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高安福点了点头,他干枯的手掌握成了拳头,一字一顿的说道:“不仅是杀死高向义和高云的人要死,他身边的所有人都要死,我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愤怒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