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难道你挡得住我?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叶晨峰将刚刚水荣生说过的话还给了他。

    叶晨峰虽然还没有动手,但是他说的这番话,无疑是一记狠辣的耳光,不响,却扇的水荣生很疼。

    天青宗的宗主周无名、崖海阁的宗主王耀海,他们两个坚定不移的站在了叶晨峰身旁,他们才不管周围各大宗门宗主的不解,九玄剑宗虽然是二品宗门,可当初的海神殿也不是二品宗门吗?还有灵药谷和炼器宗都是地玄界超然的存在,可到头来这些宗门在叶晨峰手里都没有好果子吃。

    如今地玄界的形势越来越严峻了,周无名和王耀海必须要找一个值得投靠的人,在他们眼里叶晨峰就是一个值得投靠的人,既然下定了决心,那么他们两个自然是不会后退了的,管他什么水家,还是九玄剑宗的呢!

    水荣生褶皱的脸皮微微抽搐着,他目光阴沉的盯着周无名和王耀海,他没想到会有这个意外发生,在他从水鸿福等人口中了解到的,叶晨峰只是一个无门无派的小子而已,为什么会天青宗和崖海阁的宗主会力挺叶晨峰呢?

    水荣生心里面越发的疑惑了,可他心中的怒火也越烧越旺盛了,刚刚他把叶晨峰当做是一个笑话,而如今叶晨峰却把他当做一个笑话了。

    水荣生冰冷的喝道:“周宗主、王宗主,你们两个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叶晨峰开口道:“不要问他们两个了,难道你的耳朵有问题吗?你是水家老祖,你应该是一言九鼎的吧?说出去的话等于是泼出去的水,道歉抽脸吧!你可不能够辜负了这么多看戏的人。再说难道你想要让人耻笑吗?”

    水荣生老脸火辣辣的,他干枯的手掌骤然间握成了拳头,手背上是粗壮的青筋暴起,身体微微有些发抖,今天是水家的大喜日子。他不想动手,再而他知道现在是自己理亏了,如果动手的话,那么他就真的会成为地玄界的一个笑话了。

    水荣生眼眸越发的阴翳了,他喝道:“小子,你可不要欺人太甚了。这里是水家,而你也根本配不上我们水家的两个丫头。”

    叶晨峰自嘲的笑了一声:“欺人太甚?刚刚是谁让我滚出去的?刚刚谁让我爬出去的?现在你知道说欺人太甚了?你们水家我是高攀不上,但我和水紫嫣、水梦涵是朋友,很好的那一种,如果她们两个自愿嫁人。我立马调头走人。”

    “可如果她们不想要嫁人,那么今天谁也逼不了她们,你这个老头不行,什么狗屁九玄剑宗也不行,只因为她们两个是我叶晨峰的朋友。”

    站在叶晨峰身旁的周无名和王耀海,他们心里面冒出了一种古怪的心思,上回叶晨峰在阴冥宗上大打出手,好像也是因为一个女人吧?如今来水家又是因为两个女人。

    周无名和王耀海心里面暗自叹息。如果水家在这么强硬下去,那么恐怕很快会步上阴冥宗的后尘的。

    而坐在椅子上无法动弹的水紫嫣和水梦涵,她们两个眼眶中的泪水更加明显了。刚刚的泪水是她们担心叶晨峰受到羞.辱,而现在的泪水是她们被叶晨峰的话感动到了。

    那句,如果今天她们不想嫁人,那么谁也逼不了她们,你这个老头不行,什么狗屁九玄剑宗也不行。只因为她们两个是我叶晨峰的朋友。

    这句话是直刺水紫嫣和水梦涵的内心,而且还是在她们最绝望的时候。她们心里面对叶晨峰的爱意快速滋长着,不过。她们两姐妹心里面共同认为,应该把这句话的最后“朋友”两个字,换成“喜欢的人”,那么就更加的好了。

    事到如今。

    在场各大宗门的宗主,他们也弄明白事情的经过了,叶晨峰乃是为了水紫嫣和水梦涵而来的,可叶晨峰到底是什么身份?能够让天青宗和崖海阁的宗主力挺,难不成叶晨峰乃是一品宗门的核心弟子?

    要不然周无名和王耀海怎么会如此的鲁莽?要知道在这里闹事,等于同时得罪了水家和九玄剑宗,水家只是四品宗门,而九玄剑宗可是二品宗门的,如果九玄剑宗要对天青宗和崖海阁动手,恐怕是不会有丝毫的犹豫的。

    踏入大厅内的水鸿福和水易凡,水易凡走到了水荣生的面前,说道:“老祖,还请您取消今天的婚宴吧!”

    在水易凡说话间,水鸿福来到了水紫嫣和水梦涵的面前,他快速的帮这两个女人解开了身上被封住的穴道。

    在大庭广众之下,水荣生根本来不及阻止,难道要一巴掌将档在自己面前的水易凡拍飞吗?那么今天水家就彻底要成为笑话了,毕竟水易凡是如今水家家主的儿子,他的晚辈。

    水荣生在看到水鸿福解开了水紫嫣和水梦涵的穴道后,他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怒火给燃烧了起来,他忍不住了,他再也忍不住了,他也不想要再忍了。

    在水荣生看来这一切都是叶晨峰的错,他一定要让叶晨峰付出应有的代价。

    而被解开穴道的水紫嫣和水梦涵,她们两个第一时间走到了叶晨峰的身旁,水梦涵直接扑进了叶晨峰的怀里,略带哭腔说道:“叶大哥,我根本不想嫁给什么九玄剑宗的少宗主,我只喜欢叶大哥你一个人。”

    水紫嫣毕竟是姐姐,她要比水梦涵稳重不少,她咬着嘴唇说道:“我也不想嫁给九玄剑宗的人。”

    水梦涵和水紫嫣开口之后,现场完全变成了闹剧,而水荣生的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

    水荣生吼道:“水紫嫣、水梦涵,你们两个还是水家人吗?立马到我这里来,要不然你们再也不要叫我老祖了。”

    水荣生又看了眼水鸿福,喝道:“我看你已经不配做水家的家主了,等今天的婚宴结束之后,你就将水家家主之位交出来吧!”

    叶晨峰鼻子里不断的窜进了水梦涵身上的清香,他不禁吸了吸鼻子,这让水梦涵脸颊微微泛红,心里面是喜滋滋的。

    叶晨峰耸了耸肩膀,说道:“怎么?要狗急跳墙了?不打算装正人君子了?”

    水荣生不给他叶晨峰脸,那么叶晨峰有必要给这老头脸面吗?

    水荣生身体内的怒火瞬间爆发,涅槃境二重天初期的气势席卷大厅,他有些癫狂的喝道:“小子,今天不管如何,我都要废了你的修为,打断你的四肢,这算是我对你的一点惩罚。”

    而正当这时。

    水家外响起了敲锣打鼓声。

    没过多久。

    一名中年男人便带着一名青年走进了大厅,中年男人乃是九玄剑宗的宗主高向义,实力在轮回境五重天中期,另一名穿着喜庆衣衫的青年,他乃是高向义的儿子高云,同样也是九玄剑宗的少宗主,一身实力在造化境四重天巅峰。

    看来九玄剑宗是来迎亲了。

    在高向义和高云走进大厅之后,水荣生的气势收敛了起来。

    高云的目光看向了叶晨峰怀里的水梦涵,以及站在叶晨峰身旁的水紫嫣,他是见过水梦涵和水紫嫣的,如今被他认定的一个女人,躺在了另一个男人的怀里,他嘴角浮现了一抹冷笑,他看着叶晨峰说道:“你怀里的女人和你身旁的女人,她们是我要娶的人。”

    叶晨峰只是平淡的说道:“她们不想嫁,难道你还要娶?”

    高云觉得面前的叶晨峰有点意思,他的目光更加的阴冷了:“如果我一定要娶呢?难道你挡得住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