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天才?狗屁!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龙神殿!

    左侧第一个房间之内。

    风雷宗的陈元寒、剑羽山庄的江玉堂和星云宗的石天宁,他们三个手脚上是血肉模糊的,好在他们都是各自宗门中的天才,这一次进入龙元秘境,他们身上有很多疗伤圣药的。

    在服用了疗伤圣药之后,陈元寒等人手脚之上的伤口是恢复了很多,体内爆.体.液的毒素也基本清除了,毕竟他们在爆.体.液中没有浸泡满五分钟的时间。

    如今这三人身体内只是受了一点轻伤,不过,他们的模样看上去是极为的狼狈,他们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了起来,原本他们辛辛苦苦破开了宫殿外的结界,准备在这处宫殿里获得一些机缘的。

    谁知道机缘没有获得,反而他们门下的弟子全部送命了,就连他们三个也差点死在了这里,这让他们心里面的憋屈是越来越浓郁了。

    陈元寒坐在地面上调息了片刻后,他便不甘心的站了起来,说道:“既然已经来了,那么我们再去看看其他地方吧!”

    江玉堂和石天宁在听到陈元寒的话后,他们也纷纷从地面上站了起来,一起走出了第一个房间,进入了第二个房间之内。

    但是,第二个房间之内的好处也全部被叶晨峰掠夺走了,当陈元寒等人小心翼翼的进入第二个房间中的时候,他们只能够到空荡荡的一片,研究了好一会的时间,他们也没有看出这个房间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于是,陈元寒等三人心里面的怒火是越积越多了。他们朝着宫殿的二楼走去了,当他们来到宫殿的二楼,看到四周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幅的字画,唯独一个地方缺了一幅字画,联想到楼下大殿内一根柱子上挂着的一幅字画。他们三个的的表情彻底的扭曲了起来,。

    如果到了这一刻,陈元寒等人还猜不出有人在给他们设圈套,那么他们的脑子就真的和猪差不多了。

    陈元寒等人知道楼下大殿内柱子上挂着的那幅字画,应该就是有人要让他们注意到通往底下的洞口。

    陈元寒身为地玄界的第一天才,他什么时候被人设计过?他的手掌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口中牙齿紧咬,他的声音冰冷彻骨,他眯着眼睛,说道:“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这里明显是被人扫荡过去了。我们明明一直在宫殿门口的,不可能有人比我们先进入这处宫殿的,难道说是从前进入龙元秘境的人在这里布置下的陷阱?”

    石天宁从进入宫殿到现在,他也感觉自己好像被人在当猴耍,他硕壮的身体是微微抖动着,握紧的拳头里发出了渗人的声音。

    而模样苍老的江玉堂,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之前我被那小杂.种害成这副模样,如今在这处宫殿里又被人给耍了。我再也压制不了心中的怒火了,我必须要立马找到那小杂.种,让那小杂.种来承受我心中的怒火。”

    陈元寒和石天宁也气的肺都要炸了。他们心里面的想法和江玉堂一样,之前叶晨峰可是让他们下跪的,如今是时候将所有一切都讨回来了。

    如果让陈元寒等三人知道这里的圈套都是叶晨峰设下的,那么恐怕他们三人不止是怒火中烧这么简单了,他们三人极有可能会被气的吐血的。

    既然确定了这处宫殿被人扫荡过了,那么陈元寒等三人也没有多做停留了。他们朝着宫殿的一楼走下去了。

    而就在陈元寒等人要离开宫殿的时候。

    宫殿外。

    旁边的一条河流中,叶晨峰猛的从河水里窜了出来。从水路离开宫殿比进入宫殿要费事多了,因为在离开宫殿的时候。叶晨峰发现河水中的阻力加大了数倍之多,这让叶晨峰是足足多花了很多的时间,他才算是真正的离开了宫殿。

    叶晨峰从河水里走了出来,天金鼠小金是在他脚边打转,他看着已经被打开的宫殿大门,他嘴角浮现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他不知道布置下的两个圈套,陈元寒等人有没有踏入进去?

    正当叶晨峰若有所思之际,从宫殿内走出了三道身影,这三道身影就是陈元寒、江玉堂和石天宁了。

    陈元寒等三人在走出宫殿之后,他们的目光正好和叶晨峰的目光对上了,他们三个微微一愣之后,心中的怒火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蒸腾了起来。

    其中对叶晨峰最为愤怒的莫过于江玉堂了,他如今这副苍老的模样,完全是被叶晨峰害的,之前江玉堂为了抵挡叶晨峰的十阶不屈剑意,他施展了血之诅咒,利用血之诅咒凝聚成了血色盾牌救了自己一命。

    这血色盾牌能够挡下比自己实力高出很多倍的攻击,一旦施展血之诅咒,在二十天内,一共能够凝聚三次血色盾牌,也就是说如今江玉堂还能够凝聚两次的血色盾牌呢!

    陈元寒等人根本没有去感觉叶晨峰的实力,在他们看来叶晨峰应该还处于造化境二重天巅峰的层次,毕竟江玉堂和石天宁,他们两个和叶晨峰分开才没多久时间呢!

    陈元寒等人更不会认为叶晨峰和宫殿内的圈套有关了。

    其中模样极为苍老的江玉堂是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体内的造化境四重天巅峰的气势涌动,他脚底之下灵气狂涌,身影快速的朝着叶晨峰掠去了。

    见江玉堂迅猛的动手了,陈元寒立马提醒道:“不要太快杀死那小.畜.生,不能够让他死的太过便宜了。”

    在陈元寒看来之前江玉堂之所以会被叶晨峰逼得施展血之诅咒,这是因为江玉堂太过的轻敌了,可如今江玉堂肯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再说有血色盾牌的帮助,所以陈元寒认为江玉堂绝对有杀死叶晨峰的实力的。

    石天宁不爽的说道:“我看以江玉堂对这小杂碎的愤怒,恐怕会直接将这小杂碎碎尸万段的。”

    陈元寒和石天宁这两人,他们的也紧跟上了江玉堂,他们心里面都想要发.泄怒火。

    江玉堂手中握着一把白色长剑,他嘴角浮现一抹森然的冷笑,口中喝道:“小杂.种,你竟然还敢来贪图宫殿内的宝物?我可以实话告诉你,宫殿内根本没有任何宝物,你白来了,而且你的这种行为会让你立马葬送性命的。”

    叶晨峰对此只是一笑了之,他看着冲在最前面的江玉堂,他毫不犹豫的将背后的青云剑抽了出来,如今实力在造化境四重天中期的叶晨峰,他面对江玉堂等人是有底气的了。

    只是叶晨峰没想到陈元寒、江玉堂和石天宁这三人,他们还真的从他布置的陷阱中活下来了,看来这三人也的确配得上三大宗门天才的称号了。

    叶晨峰催动着筋脉中的灵气河流。

    身上造化境四重天中期的气势冲天而起。

    在这股气势显露的瞬间。

    江玉堂等人脚下的步子微微一顿,到了现在他们才发现了叶晨峰的实力竟然又突破了?已经跨入了造化境四重天中期了?

    这、这不可能吧?

    要知道叶晨峰在造化境二重天巅峰的时候,战力就无比强悍了,如今跨入了造化境四重天中期,那么……

    冲在第一个的石天宁,他暗叫糟糕,他立马想要凝聚血色盾牌。

    然而。

    叶晨峰体内的十阶不屈剑意早就运转了起来,青云剑一挥。

    巨大的棕色剑气闪过。

    速度和威力更加强大了。

    江玉堂根本来不及凝聚血色盾牌了,他和叶晨峰之间的距离靠的太近了,他只能勉强的身体一侧。

    “唰!”的一声。

    巨大的棕色剑气掠过了江玉堂右半边的身体,江玉堂右半边的身体瞬间被削了下来,他整个人立马倒在了地面上。

    叶晨峰目光戏虐的看向了陈元寒和石天宁,冷声说道:“天才?狗屁!我就是专门踩你们这种所谓天才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