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宝物都是爷爷我的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整个黑漆漆的森林。

    在地面发生了崩裂和位移之后。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分开了,剑羽山庄的江玉堂和星云宗的石天宁,他们身处一块高高凸起来的裂开的地面之上。

    江玉堂和石天宁都望着远处那座金灿灿的宫殿,苍老无比的江玉堂,他已经服用了一些延长寿命的灵药了,如今要在这杂乱无章的森林里找到叶晨峰,这倒还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

    江玉堂心里面虽然恨不得将叶晨峰碎尸万段,但是他现在耽误不起时间了,如果他现在去寻找叶晨峰的话,那么他肯定要错过那座金灿灿的宫殿了。

    对于现在的江玉堂来说,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够放过任何一个机缘了,施展了血之诅咒后,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尽快不断的提升实力,让血之诅咒对他的影响尽量缩减到最小。

    在经历了一番犹豫之后,江玉堂对着石天宁,说道:“那小杂.种,我早晚要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我们先去看看那处从地底冒出的宫殿吧!”

    江玉堂不仅外貌变得苍老了,连他的声音也如同迟暮的老头一般了。

    在江玉堂和石天宁往那处金灿灿的宫殿掠去的时候。

    天音门的俞水瑶和李月霜,她们两个同样是在一起的,如今天空中的威压已经消失了。

    李月霜对邵雄可是极为爱慕的,可邵雄不仅变成了人棍,而且还掉入了地面之间的巨大裂纹之中,邵雄可以说是必死无疑了。

    李月霜咬着嘴唇。说道:“水瑶师姐,那小子太过份了,是他害死了邵师兄,我们绝对不能够饶了他。”

    俞水瑶脑中还回荡着,刚刚叶晨峰施展龙翔九天。施展十阶不屈剑意的模样呢!她内心不禁产生了一阵的涟漪,她开始对叶晨峰是越来越好奇了。

    俞水瑶心里面对李月霜产生了厌恶,叶晨峰做的过份吗?应该一点都不过份吧!

    虽然心里面这么想,但是俞水瑶嘴上并没有这么说,毕竟邵雄也是天音门的弟子。

    俞水瑶淡漠的说了一句:“我们走吧!”

    说着,俞水瑶和李月霜也朝着金灿灿的宫殿掠去了。

    而叶晨峰和左飞白身在一块下沉的地面之上。叶晨峰帮左飞白治疗了一下身上的伤势,让左飞白恢复了一定的战斗力,他说道:“飞白,那处登天阁的位置你应该记住了吧?李妍妍也那处登天阁,你们两个的实力还太弱了。你们最好留在那处登天阁的附近活动,你现在去和李妍妍会合吧!”

    左飞白也知道和老祖宗叶晨峰在一起,以他的实力也帮不上什么忙,虽然他对那处从地面中冒出来的宫殿很好奇,但是他知道有时候好奇会害死自己的,四大宗门的人如今肯定也被吸引到那处宫殿的地方去了。

    左飞白点头说道:“好,老祖宗,我现在就去和李妍妍会合。我们在那处登天阁里等你。”

    在左飞白离开之后。

    叶晨峰的身影也朝着远处金灿灿的宫殿掠去了。

    在金灿灿的宫殿周围,从地面之中也冒出来了一块块巨大无比的石头。

    叶晨峰在越来越接近之后,他立马将自己的气息收敛到了极致。他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觉的躲在了一块巨大的石头后面。

    在宫殿的右侧还有一条湍急的河流,在场的人谁也没有在意这条河流。

    叶晨峰隐藏在巨大的石头背面之后。

    他的目光看着金灿灿的宫殿前。

    只见除了赶到的剑羽山庄江玉堂、星云宗石天宁、天音门俞水瑶和李月霜之外,风雷宗的第一天才陈元寒也在场,还有两名风雷宗的弟子是站在了陈元寒的身旁。

    陈元寒不仅是风雷宗的第一天才,他还被很多人誉为地玄界的第一天才,他心中的傲气要比江玉堂和石天宁还要旺盛。自从进入龙元秘境后,他一直想要亲手杀了叶晨峰。他无法容忍当初自己向叶晨峰下跪的事实。

    陈元寒已经从石天宁和江玉堂口中了解到了一些事情,他的目光阴沉且冰冷。他说道:“那小.畜.生,没想到还有几分的实力?他竟然领悟了十阶大圆满剑意?还逼得江玉堂你施展了血之诅咒,有意思,这样才值得我动手,我要让那小子心甘情愿的给我下跪磕头。”

    接着,陈元寒又将目光看向了俞水瑶和李月霜,金灿灿的宫殿被一层青色光芒给笼罩住了,陈元寒等人已经试过了,这是一层结界,要破开这层结界,他们恐怕要费上一番时间了,陈元寒说道:“俞水瑶,现在你如果愿意站到我们这一边来,那么这宫殿里的好处有你一份。”

    俞水瑶柳眉微微一皱,如今俨然另外三大宗门联合起来了,她才不会相信陈元寒的鬼话,她淡然的说道:“我没兴趣,你们自己留在这里吧!”

    李月霜看到俞水瑶离开,她也只能够极为不情愿的跟在了俞水瑶的身后。

    陈元寒看着俞水瑶远去的背影,不到万不得已,他还不想杀了俞水瑶的,毕竟俞水瑶乃是天音门宗主苏冰云最疼爱的弟子,苏冰云这女人可是任何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在俞水瑶和李月霜离开之后,陈元寒说道:“我们先再等一会,我想我们门下的弟子,看到这里的动静,他们应该也会赶过来的,到时候我们再联手破开这里的结界。”

    躲在远处巨大石头背后的叶晨峰,他将宫殿前发生的事情看得是一清二楚了。

    就在这个时候。

    从宫殿右侧的湍急河流里,一只浑身湿透的小老鼠窜了出来。

    这只小老鼠不就是天金鼠小金嘛!之前叶晨峰让小金去寻找龙元秘境中的宝物了。

    天金鼠小金顺利的回到了叶晨峰身旁,窜到了叶晨峰的肩膀之上,在叶晨峰的耳边不断发出“吱吱!吱吱!”的声音。

    接着,天金鼠小金又跳下了叶晨峰的肩膀,再度往宫殿右侧的河流里走去了。

    叶晨峰知道天金鼠小金是让他跟着。

    叶晨峰一边极力的收敛气息,一边靠着巨大石头的遮挡,他有惊无险的来到了河流边。

    叶晨峰跟着天金鼠小金进入了河流之中,这个过程中,叶晨峰连一点的声音也没有发出。

    没想到这天金鼠还会游泳的。

    在进入河流之中后,叶晨峰跟着天金鼠不断的往河流底下游去。

    随着往河流底下游去,周围的阻力也越来越大了,叶晨峰感觉这里的河水不一般。

    在进入河流深处之后,叶晨峰逐渐不再收敛自己的气息了,他筋脉中慢慢运转起了灵气河流,奋力的不断往深处游去。

    河水中的阻力对于天金鼠小金倒是没有太大的影响。

    叶晨峰发现在这条河流底下有一条通道,顺着这条通道一路往前游,在游了大约半个小时后,等到他再次从河水中冒出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石室之中,这石室之中有一个水池是连通着那条河流的。

    这处石室中的光线有些昏暗。

    叶晨峰立马从水池中走了出来,他在心里面微微一思索,他脑中立马想明白了,这处石室应该就是那座宫殿内部的一个地方了。

    而此刻,陈元寒、江玉堂和石天宁等人还被结界阻挡在了宫殿外面呢!

    叶晨峰心里面顿时一阵激动,他要在陈元寒等人进入宫殿之前,将这处宫殿全部扫荡一遍,他口中笑着说道:“这里的宝物都是爷爷我的,爷爷我一定在这里给你们留一个惊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