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赌约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奇异空间之中。

    叶晨峰的声音显得有些突兀。

    一时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叶晨峰的身上。

    赤炎宗的老祖曾光远和钱荣安以及左飞白,他们倒是见过叶晨峰的本事的,如今听到叶晨峰的这番话,他们肯定叶晨峰是有办法的了,如果叶晨峰能够救了天音门第一天才俞水瑶的性命,这绝对是有好处的。

    至于李妍妍,她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叶晨峰,由于叶晨峰的很多事迹,曾光远和钱荣安都没有对李妍妍说明,所以在李妍妍看来,叶晨峰除了速度快一些之外,好像连实力都比她低一个小层次呢!

    要知道千绝花乃是地玄界第一剧毒,就连涅槃境五重天的高手中了此剧毒,恐怕也只能够含恨而终了,风雷宗老祖毒王冯光山的一身毒术出神入化了,连冯光山都无法化解千绝花的剧毒,试问地玄界还有谁能够化解?

    或许四品炼药师炼制的丹药能够让千绝花的毒素放缓扩散,可如今灵药谷几乎被神秘公子给折腾死了,灵药谷根本不存在四品炼药师了,所以,李妍妍对叶晨峰根本不抱有信心。

    在李妍妍看来,如果叶晨峰无法化解俞水瑶体内的剧毒,那么恐怕连天音门也会得罪的,在进入龙元秘境后,他们恐怕会受到四大一品宗门的追杀了。

    可曾光远和钱荣安两位老祖都没有开口,她李妍妍是更加没有开口的资格了,毕竟在场还有其他宗门在,她不能够太过的任性了。

    “哈哈哈!”风雷宗的老祖毒王冯光山。他突然放声的大笑了起来,在他眼里叶晨峰简直就是一个狂妄的小子,这千绝花的剧毒,他敢肯定在地玄界无人能够化解,他曾经研究这千绝花足足有二十余年。可他根本找不出化解这千绝花剧毒的办法。

    “小.畜.生,你知道什么是千绝花吗?你竟敢说你能够化解千绝花的剧毒?荒谬,简直是太荒谬了。”毒王冯光山每每看向叶晨峰的眼神,其中是充斥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风雷宗的天才陈元寒,他也习得了冯光山的一身毒术,他对着天音门的宗主苏冰云。颇为恭敬的说道:“苏前辈,千绝花的毒素好像你也是知道的,这小子根本就是在信口雌黄。”

    苏冰云和她怀里气息虚弱的俞水瑶等天音门的弟子,他们的目光也纷纷定格在了叶晨峰的身上,苏冰云看着只有二十多岁的叶晨峰。她脸上原本是浮现了一抹希望的,可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苏冰云两条柳眉紧紧皱了起来,她觉察到叶晨峰只有造化境二重天初期的实力,俞水瑶乃是她最为疼爱的徒儿,这些日子她心里面颇为的烦躁,心里面一直压抑着一股怒火呢!

    苏冰云在看到叶晨峰身旁的曾光远和钱荣安后,她认定了叶晨峰乃是赤炎宗的弟子了,她心里面几乎否定了叶晨峰能够化解俞水瑶体内的剧毒了。

    气息越发虚弱的俞水瑶。她也是满脸失望的看着叶晨峰,在她眼里叶晨峰或许是一个爱出风头,没有本事的人而已。

    苏冰云见叶晨峰脸上的神色没有任何波澜。为了自己徒儿的性命,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她也不能够错过,她声音冰冷的说道:“你真的能够救我徒儿的性命?”

    背后悬挂着青云剑的叶晨峰,他从容的点了点头,说道:“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

    一旁风雷宗的天才陈元寒。他喝斥道:“小子,什么叫做试一试?你知道千绝花吗?”

    叶晨峰淡然的摇了摇头:“我没听说过千绝花。不过,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剧毒是我叶晨峰无法化解的。”

    陈元寒对叶晨峰是更加的不屑了。他身为风雷宗的第一天才,甚至在整个地玄界的年轻一辈中,他也是最顶尖的天才,现在他认为叶晨峰就是一个无脑的白.痴,他和叶晨峰这种人较劲,这还真有失他的身份了。

    陈元寒也平静了下来,他嘲讽道:“连千绝花都没有听说过,你就想要化解千绝花的剧毒了?我老祖被称之为毒王,他整整研究了二十多年千绝花,他都没有研究出来化解千绝花剧毒的办法。”

    叶晨峰极为自信看了眼陈元寒,又看了眼冯光山,说道:“这老杂毛办不到的事情,你凭什么认为我也办不到?”

    剑羽山庄的天才江玉堂,现在叶晨峰在他眼里完全是一个跳梁小丑了,他走到陈元寒身旁,说道:“这个世界上就是有太多自以为是的蠢货了,千绝花的毒素难道以为是烂大街的普通剧毒吗?小子,赶紧将我们剑羽山庄的龙骨令交出来,我看你纯粹是想要和天音门攀关系吧?可你也太天真了吧?”

    星云宗的天才石天宁,他咧嘴笑道:“让这小子进入龙元秘境也好,我们到时候就可以好好的折磨折磨他了。”

    苏冰云听着叶晨峰和陈元寒等人的话,她白腻的脸上浮现了怒容,她基本上明白了,叶晨峰应该和三大宗门有仇,叶晨峰这么做是为了和天音门攀关系,她的脸色彻底的冰冷了下来,她看着叶晨峰,声音冷漠到了极点:“要不是这里不能够杀人,你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以后最好管住你自己的嘴巴。”

    叶晨峰心里面对苏冰云的态度也极为的不满意,他可是好心好意的想要出手救治俞水瑶的,他冷笑道:“苏掌门,我再说最后一次,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救治你的徒儿,可惜我现在没心情了,就让你的徒儿自生自灭去吧!”

    苏冰云绝美的脸蛋上瞬间布满了怒容,她不断的平息着自己的怒火,俞水瑶在她心中还是极为重要的,她咬牙问道:“你真的有办法?”

    “苏掌门,难道你真的要听信这小杂碎?连老夫都无法化解的千绝花剧毒,老夫敢保证,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人能够化解了。”毒王冯光山极为肯定的说道。

    风雷宗的天才陈元寒,他也紧接着说道:“苏前辈,如果你让这小子救治你徒儿,那么说不定会直接被这小子害死的。”

    剑羽山庄的天才江玉堂和星云宗的天才石天宁,他们也跟着迎合着。

    叶晨峰心里面是极为的不爽,他现在还是想要拉天音门作为盟友的,这是为了李妍妍和左飞白考虑,他喝道:“你们给爷爷我全部闭嘴,如果我能够化解千绝花的剧毒呢?”

    陈元寒毫不犹豫的说道:“如果你能够化解千绝花的剧毒,那么我陈元寒以自己的武道之心发誓,我立马给你下跪。”

    江玉堂也随即说道:“不错,我也以武道之心发誓,如果你能够化解千绝花的剧毒,那么我江玉堂也给你下跪。”

    石天宁也立马说道:“我也以自己的武道之心发誓,我也可以给你下跪,可惜这样的事情永远也不会发生。”

    如果说是普通的发誓,那么倒是没有任何影响的,但修炼者以自己的武道之心发誓,一旦违背誓言,那么心性会受到影响的,在修炼一途上可能会自此寸步难进。

    所以,一般人不会以自己的武道之心发誓,但这回俞水瑶中的乃是千绝花的剧毒,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化解,所以陈元寒等人才如此草率的。

    叶晨峰笑着耸了耸肩膀,说道:“好,既然如此,我也以我的武道之心发誓,如果我化解不了千绝花的毒素,那么我给你们三个下跪。”

    接着,叶晨峰又看向了苏冰云,他对苏冰云刚刚的态度也十分的不满,他嘴角微微一笑,说道:“苏掌门,不如我们之间也赌一次,如何?如果我能够帮你的徒儿化解体内的剧毒,你就主动亲我一口,还有在这次进入龙元秘境之后,你们天音门的弟子要和我们赤炎宗结为盟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