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怒火!手段!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云仙宗的广场之上静悄悄的。

    被周丰南一掌拍飞出去的项东意,他脸色苍白的倒在了地面之上,他身体内是一阵的血气上涌,眉头皱的紧紧的,他脑中的思绪也短路了,在愣了片刻之后,项东意立马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这项东意完全认为周丰南是疯了,竟然称呼一个毛头小子为老祖宗?他看着地面上项东名的头颅和项易的尸体,他胸口的怒火仿佛要炸开来了,关于叶晨峰的事情,云仙宗的老祖左德元是下令保密的,所以除了当初和左德元一起去往落日岛的人知道叶晨峰以外,云仙宗的其余长老都是不知道叶晨峰这号人物的。

    项东意的实力没有周丰南强,他忍着身体内的血气上涌,他愤怒的喝道:“周丰南,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竟然称呼这个杀人凶手为老祖宗?”

    周丰南完全没有理会项东意的意思,他毕恭毕敬的站在了叶晨峰的面前,等待聆听叶晨峰的教诲。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叶晨峰和周丰南的身上,叶晨峰随意的拍了拍周丰南的肩膀,说道:“我认得你,上次你也陪同左老哥一起去往落日岛的。”

    周丰南听到叶晨峰还认得他,他立马激动的脸色涨红,上次陪同左德元一起去往落日岛的数名长老,他们心里面可是真心实意的把叶晨峰当做老祖宗的。

    一来叶晨峰帮左德元化解了体内的剧毒,要知道左德元乃是云仙宗的根基所在;二来叶晨峰还是一名品级不低的炼器师,炼器师在地玄界的地位一向非常高的。

    嗯?

    周围前来参加弟子选拔的人,还有那些内门弟子和外门长老。他们看着叶晨峰随意的拍着周丰南的肩膀,而周丰南还一脸激动的模样,他们一个个差点惊的断过气去。

    至于站在叶晨峰身旁的秦霜霜和秦可儿,她们两个是呆呆的看着叶晨峰,脑中早已经是空白一片了。

    项东意见周丰南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他早就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他再次喝道:“周丰南,你在搞什么鬼?我弟弟和我弟弟的孙子被杀了,不要以为你能够护住这小杂碎,我倒是要让宗主来评评理了。”

    周丰南听到项东意辱骂叶晨峰为小杂碎,他看向了项东意。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怒喝道:“项东意,你立马给我过来给老祖宗跪下道歉。”

    老祖宗?面前这个小杂碎是云仙宗的老祖宗?这开什么玩笑?

    可正当项东意要不屑的放声大笑时。

    从不远处的大殿内又有数道身影在快速朝着这边掠过来。

    项东意看到抵达现场的长老后,他立马说道:“吴长老、钱长老、胡长老、朱长老、赵长老,你们来给我评评理……”

    项东意的话还没有说完。其中刚刚抵达这里的数名长老,他们的目光第一时间集中在了叶晨峰的身上,这数名长老中有一大部分是当初陪同左德元去往落日岛的。

    这些长老在认出叶晨峰的身份后,他们的身体不禁一个颤抖,他们直接忽略了一旁废话的项东意,不约而同的整理了一下衣衫,一个个你争我抢的朝着叶晨峰走过去了。

    在走到叶晨峰面前后,这些个长老全部毕恭毕敬的弯腰。纷纷喊道:“老祖宗、老祖宗……”

    这些称呼叶晨峰为老祖宗的都是云仙宗的内门长老,实力全部在造化境的层次。

    这些个老头儿在云仙宗内有着绝对的权利,如今这些个老头儿竟然全部在一个年轻人面前毕恭毕敬了?而且还口口声声的称呼对方为老祖宗?

    周围那些来参加弟子选拔的人。其中刚刚一再嘲笑叶晨峰是土鳖的人,他们在看到这一幕后,他们的心脏骤然间被吓得停止了,一个个直接昏倒在了地面上。

    这个世界简直太疯狂了!

    这土鳖竟然是连云仙宗的内门长老也要称呼为老祖宗的人物?

    秦霜霜和秦可儿这两姐妹,她们看着站在叶晨峰面前毕恭毕敬的,一个个造化境的云仙宗长老。她们两个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怎么回事?今天不是弟子选拔吗?看样子这里倒是挺热闹的嘛!”一名青年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周围回过神来的弟子,他们一个个称呼这名青年为少主。这名青年就是云仙宗的少主左飞白了。

    在左飞白出现之后,周围的人暂且将目光集中到了左飞白身上。听到云仙宗的弟子对左飞白的称呼,在场的其余人也知道左飞白乃是云仙宗的少主了。

    可当在场的人还在思考着云仙宗的少主出现,现场的局势会不会有所改变的时候。

    只见原本漫不经心的左飞白,他激动的差点大叫出来,他快速的朝着叶晨峰冲了过去,喊道:“老祖宗,您来云仙宗做客了啊?飞白一定好好招待老祖宗您,老祖宗您这次一定要在云仙宗多住几天啊!”

    自从阴冥宗上一战之后,左飞白对叶晨峰是崇拜到了骨子里了,恐怕这个世界上叶晨峰乃是左飞白唯一崇拜的一个人了。

    说话间,左飞白立马用传讯用的玉牌通知了老祖左德元。

    而一旁还准备对付叶晨峰的项东意,他早已经是吓傻了眼睛,不过,他的眼眸中不断的闪烁着阴狠之色。

    在左飞白用传讯玉牌刚刚通知左德元没多久。

    一股涅槃境的气势便笼罩在了整个广场上,一身白衣的左德元瞬间出现在了叶晨峰的身旁,他搂着叶晨峰的肩膀,笑道:“叶老弟,你总算来我的云仙宗做客了啊!”

    左德元脸上是充满了真挚的喜悦。

    在场的云仙宗的人,他们当然知道左德元乃是云仙宗的老祖了,而那些来参加弟子选拔的人,还有秦霜霜和秦可儿,他们感受着左德元身上,让他们喘不过气来的气息,他们自然也猜出了左德元乃是云仙宗的老祖,真正的涅槃境强者。

    秦霜霜和秦可儿看到左德元和叶晨峰如此随意,很明显左德元和叶晨峰之间是平辈相交的,原来、原来叶晨峰真的认识云仙宗的老祖?而且关系还如此之好。

    秦霜霜越来越看不透叶晨峰了。

    而秦可儿则是更加看不透叶晨峰了。

    叶晨峰也笑道:“左老哥,好久不见了。”

    很快,左德元便看到地面上项东名的头颅和项易的尸体了,他又注意到了浑身哆嗦的项东意,他淡然的问道:“这里是怎么回事?”

    左德元猜到了这里刚刚肯定是发生事情了,而且还有可能和他的老弟叶晨峰有关,这让他心里面有些不痛快了,这里可是他的地盘,要是他的老弟在这里吃亏了,他这个老哥还有什么脸面?

    最后,一名外门长老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没有丝毫的添油加醋,从项易主动对叶晨峰下杀手,叶晨峰一次次的退让,再到叶晨峰忍无可忍的动手,后来竟然连项易的爷爷项东名也动手了,在项东名被杀死后,项东名的哥哥项东意又动手了。

    听完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左德元心里面的怒火是彻底的蒸腾了起来,他知道叶晨峰一开始的忍让,肯定是看在他这个老哥的面子上,这让左德元心里面是更加的内疚了,他的老弟叶晨峰难得来到云仙宗的,竟然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左德元看了一眼项东意,他冰冷的说道:“项东意,从今天起你不在是我们云仙宗的长老了,你离开吧!”

    左德元随后又对着叶晨峰,说道:“老弟,你能不能看在老哥的面子上……”

    叶晨峰直接打断了左德元的话,说道:“老哥,这里一切都由你做主。”

    不远处的项东意,他失魂落魄的想要离开云仙宗了,他心里面对叶晨峰恨啊!恨不得将叶晨峰千刀万剐了,他眼眸中充满杀意的瞟了一眼叶晨峰。

    左德元将这一举动看在了眼里,被暂时压制住的愤怒,再一次蒸腾了起来,原本他还想要放项东意一次的,可这项东意千不该万不该在离开的时候,竟然还对叶晨峰表现出了杀意。

    左德元身上的涅槃境气势显露,虚空拍出了一掌。

    这一掌直接印在了项东意的胸口,他的胸口瞬间爆裂,心脏也立马变得四分五裂了。

    整个人随即去见阎王爷了。

    左德元看向叶晨峰时,脸上再度露出了笑容,说道:“叶老弟,原本我想放他一马的,毕竟他乃是云仙宗的内门长老,不过,他竟然还对老弟你动杀意,那么老哥我就绝对留不得他了。”

    叶晨峰面对左德元的真挚,他心里面也是一暖。

    左德元毕竟是云仙宗的老祖,他自己也是有一些狠辣手段的,杀起人来根本不会眨一下眼睛,更何况项东意完全触犯到了他的底线,叶晨峰乃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心里面是真心实意把叶晨峰当做老弟来看待的。

    这项东意是自己把自己推向了阎王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