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再遇熟人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清晨。

    一道黑影在天空之中御空飞行。

    这道黑影背后悬挂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阔剑,如果被其修炼者看到,肯定会以为是从哪个垃圾堆里捡来的?

    这道黑影在天空中飞行的速度只能够算是一般,他的两条眉毛紧紧的皱了起来,脸上是一副极为吃力的表情,汗水好像不要钱似的,从他全身上下的毛细孔中冒出。

    这道黑影就是背后悬挂着青云剑的叶晨峰了。

    昨天叶晨峰在给叶门弟子炼制完了丹药之后,他便连夜在叶门的广场上布置了一个阵法。

    这个阵法乃是老黑和老白传授给他的,这个阵法一旦开启,能够起到障眼法的作用,让经过的修炼者无法发现叶门的存在,有了这个阵法之后,叶门就更加的安全了。

    当然布置在叶门的阵法是极为消耗灵石的,阵法的作用只能够维持一年,一年之后必须要重新填充一批灵石进去,这才能够继续维持阵法的作用。

    不过,在叶门之中,就连天火老人对阵法也是一窍不通的,但叶晨峰这次进入龙元秘境,再从龙元秘境中出来,其中花费的时间肯定不会超过一年的。

    眼下距离龙元秘境开启,时间还是非常充裕的,叶晨峰打算绕道去一趟云仙宗,毕竟他手中多了一枚龙骨令,这枚龙骨令当然不能够浪费了。

    在叶晨峰周围适合进入龙元秘境的,只有云仙宗的少主左飞白和落日岛的少主吴力凡了,落日岛距离太远了,如果叶晨峰赶去落日岛的话。他根本来不及进入龙元秘境了。

    倒是云仙宗的距离并不是太远,只要稍微的绕一下道,这并不会耽误叶晨峰赶往开启龙元秘境的地方,反正叶晨峰如今的时间还是非常充裕的。

    背后悬挂着青云剑的叶晨峰,他在天空中是极为艰难的飞行着。他几乎是牟足了劲,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这把青云剑。

    还好叶晨峰自己是乃炼药师,在体内灵气消耗了之后,他立马会服用补灵丹,如此一来,这一路上他倒也没有停下来休息。只是整个显得非常狼狈,身上的衣衫整天都是湿哒哒的,他身上的汗水是没有一刻停止的。

    ……

    十五天后。

    火辣辣的太阳挂在了天空之中。

    地玄界。

    云仙宗的山脚下。

    今天的云仙宗极为的热闹,在山脚下有很多修炼者在往山顶上的云仙宗走去。

    这些人大多都是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青年和少女,当然在有些青年和少女的身边还陪伴着中年男人或者是中年女人。这些中年男人和女人,他们应该是青年和少女的父母。

    今天乃是云仙宗公开的弟子选拔。

    这云仙宗在地玄界作为三品宗门,算得上是一流的宗门了,前来参加云仙宗弟子选拔的人当然不在少数了。

    在山脚下的人群之中。

    一名穿着紫色丝质衣衫,五官非常匀称,身材非常有料的女人,她眉头微微皱着,她看到有这么多人来参加云仙宗的弟子选拔。她知道竞争肯定非常激烈了。

    如果叶晨峰在这里的话,他肯定能够认出这个女人不就是北云城秦家的秦霜霜嘛!

    当初在北云城的时候,南元王朝护国将军的儿子张文轩和灵药谷的五长老王永星等人。他们联合起来陷害叶晨峰,想要将叶晨峰的命留在北云城。

    而当初被叶晨峰救过命的蒋芸婷,她身为南元王朝的公主,她最后竟然选择相信了张文轩,就此一错再错了下去。

    而在当时最紧急的关头,乃是北云城秦家家主的女儿秦霜霜。她选择秘密的帮助了叶晨峰,她看准了叶晨峰将来会一飞冲天的。在大家族中女人都是家族的牺牲品,秦霜霜只想要将来叶晨峰能够帮她坐上秦家的家主之位。

    后来。

    叶晨峰再次回到北云城的时候。正好秦霜霜陷入了危机之中,叶晨峰帮秦霜霜把北云城另外几个家族老祖给灭了,帮秦霜霜掌控了秦家,让秦霜霜坐上了秦家家主之位。

    自从那次分别之后,秦霜霜和叶晨峰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秦霜霜也知道自己和叶晨峰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这些日子秦霜霜的眼界也开阔了,她也想通了很多,她知道不能够安逸的留在北云城了,她想要得到更强的实力,正好云仙宗弟子选拔,所以秦霜霜就来试一试了。

    在秦霜霜的身旁还跟着一名十八岁左右的少女,这少女脸上浮现着兴奋之色,她一脸崇拜的看着秦霜霜,她乃是秦霜霜的堂妹秦可儿。

    当初叶晨峰帮助秦霜霜掌控秦家,在秦霜霜控制秦家的这段日子里,女人的地位得到了彻底的提高,秦家的所有女性都把秦霜霜当做了偶像,比如面前的秦可儿,她并不知道当初秦霜霜背后的叶晨峰。

    如今秦霜霜的实力在汇海境一重天后期的层次,而秦可儿则是在通灵境五重天初期的层次。

    秦可儿挽着秦霜霜,说道:“霜霜姐,你说我们能够顺利加入云仙宗吗?其实我也早就不想留在北云城秦家了,如果一辈子留在秦家,那么我们注定不会成为真正的强者的,我们这次偷偷的跑了出来,真希望能够顺利的加入云仙宗。”

    秦霜霜也默然点了点头,但是她知道如今的情况不容乐观。

    而正当秦霜霜要拉着秦可儿继续往山顶的云仙宗走去的时候。

    只见周围的人群中响起了嘲弄声,所有人都一个个往后望去了。

    “那家伙是谁?难道他刚刚游完泳吗?而且还是穿着衣服游泳的?这真是一个奇葩啊!”

    “你们看那家伙背后的一把阔剑,你们说这家伙到底有多穷?他背后的那把阔剑都锈成这样了,他竟然还背着?该不会是从哪里捡来的吧?”

    “我根本从这家伙身上感觉不出气势来,这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土鳖,他也想要加入云仙宗?他简直是在白日做梦。”

    ……

    叶晨峰听着周围的嘲弄声,他心里面是一阵的无奈,这些人口中嘲弄的对象当然是他了,他也才刚刚抵达云仙宗的山脚下,他原先并不知道今天乃是云仙宗的弟子选拔。

    叶晨峰体内的灵气是极致的收敛着,所有灵气几乎都往背后的青云剑上集中了,他不想浪费一丝一毫的灵气,所以在场的其他人根本感觉不出叶晨峰身上有灵气波动。

    经过了这十五天的不断适应。

    叶晨峰对于背后青云剑的极致重量,他能够做到自如的行走和飞行了,但是青云剑给他带来的重量,这还是让他有些吃不消。

    而原本准备往山顶走去的北云城秦家的秦霜霜,她也好奇的转身看了一眼,可只是看了一眼,她的视线便再也移不开了,她脸上浮现了一抹不敢置信的神色,她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叶晨峰?遇到了这个在她脑中挥之不去的男人?

    叶晨峰也不想和周围的这些人计较,他继续朝着山顶走去了,可在跨出三步后,他的目光也看到了秦霜霜,在微微一愣之后,他笑道:“秦霜霜,你也在这里?你是来参加云仙宗弟子选拔的?你不想当秦家的家主了?”

    秦霜霜看着叶晨峰狼狈的模样,她心里面也以为叶晨峰是来参加云仙宗的弟子选拔的,毕竟在她之前的了解中,叶晨峰乃是无门无派的人,如果叶晨峰不是来参加云仙宗的弟子选拔?那么他来干什么?

    秦霜霜在微微的回过神来之后,她掩饰了心里面的欣喜和激动,说道:“叶晨峰,你也不是来参加云仙宗的弟子选拔嘛!难道我就不能来了吗?”

    秦霜霜说话的语气中多了几分的幽怨和委屈,她心里面对叶晨峰是充满了好感的,可自从上次一别之后,叶晨峰却了无音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