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让他生不如死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在听完了老白吴风闲的话后。

    叶晨峰蹲下身子,他将古朴厚重的长方形盒子上的灰尘给抹去了一些,只见这个长方形盒子是呈红色的,在盒子的表面刻画着密密麻麻的纹络。

    反正叶晨峰是看不懂这些纹络的意义了,这些密密麻麻的纹络应该就是老白所说的远古禁制吧!

    或许是因为远古禁制的原因,叶晨峰将手按在盒子上,他丝毫感觉不出盒子内部的动静,看来只有将盒子打开之后,才能够一睹盒子内的庐山真面目了。

    水紫嫣和水梦涵的爷爷水鸿福,他看到叶晨峰的举动之后,他说道:“叶小友,这个盒子乃是我们水家祖传下来的,如果你喜欢的话,那么这个盒子就送给你吧!反正也没有人能够打开这个盒子的。”

    转而,水鸿福脸上又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神色,说道:“不过,叶小友,虽然这个盒子无法打开了,但毕竟是祖传下来的,原本我打算给我的孙女做嫁妆的,既然叶小友愿意收下这个盒子,那么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了。”

    。 .

    这水鸿福话语说的模模糊糊的,其实这个无法打开的盒子,之前都快要被水鸿福自己忘了,如今叶晨峰看中了这个盒子,那么水鸿福不如来一个顺水推舟呢!为自己孙女的幸福好好的谋划谋划。

    水鸿福对叶晨峰这个年轻人是极为满意,暂且不说叶晨峰的炼器水准抵达了什么层次?凭借叶晨峰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实力从通灵境跨入造化境,这就足够做他水鸿福的孙女婿了。

    在如今的水家内,修炼资质天才的人物几乎没有。现在的水家靠的是正在闭关的老祖,他们才勉强维持在四品宗门的范畴的。

    在水鸿福眼里将来叶晨峰在修炼一途上的成就绝对非凡的,更何况叶晨峰还是一名炼器师,不过,水鸿福也没有好意思问,叶晨峰如今到底是什么品次的炼器师?

    如果让水鸿福知道叶晨峰乃是五品炼器师的话,恐怕他直接会绑着叶晨峰和他的小孙女水梦涵成亲了。

    如果让水鸿福知道叶晨峰还是四品炼药师的话。恐怕就算让他把两个孙女都嫁给叶晨峰也愿意了,或许这老头还会让叶晨峰和他自己的孙女先来一个生米煮成熟饭的。

    一旁的水梦涵听到自己爷爷的话后,她是娇羞的咬住了嘴唇。她知道她的爷爷自然是在撮合她和叶晨峰了。

    至于水紫嫣脸上虽然还带着笑容,但她心里面总有一丝不是滋味,难道她也对叶晨峰有好感了?不过,这一丝的好感或许连水紫嫣自己也没有发现。

    “咳咳!”

    叶晨峰颇为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面前这个古朴的盒子。他是一定要弄到手的,他直接将盒子收入了混沌戒指里,佯作没有听明白水鸿福的话,他打着哈哈,说道:“水老爷子,那我谢谢你把这个祖传的盒子送给我了。”

    水鸿福笑道:“叶小友,不必客气,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嘛!”

    叶晨峰是只当没听见的走了出去。他也不急着让老白和老黑立马破开盒子上的远古禁制。

    由于拍卖会要到晚上才举行。

    所以,水紫嫣和水梦涵陪叶晨峰在天云城里逛了一天。

    自从叶晨峰收下了那个水家祖传的盒子之后。水梦涵看向叶晨峰的目光是情意浓浓的。

    很快,夜幕就慢慢降了下来。

    天云城紫云拍卖场开始热闹了起来。

    紫云拍卖场二楼一间贵宾室内,水紫嫣和水梦涵陪着叶晨峰。

    叶晨峰已经看过今天要拍卖的物品了,他对这些物品都不感兴趣。

    原本叶晨峰打算要离开了的,但是拿了水家祖传的盒子,他倒也不好马上拍拍屁股走人了。

    今晚的拍卖会是进行的极为顺利,很多宗门是争相竞拍着,而叶晨峰却是昏昏欲睡的,水梦涵是亲昵的挽着叶晨峰,这让叶晨峰是颇为无奈的。

    今天早上白小柔自己出去找地方修炼新招式了,叶晨峰打算等白小柔回来之后,他便连夜离开天云城了。

    随着一件一件的物品被拍卖出去,今晚的这场拍卖会是顺利的落幕了。

    水家家主水鸿福和他的儿子水易凡,每次在拍卖会结束之后,他们都是最后才离开的。

    而水紫嫣和水梦涵也走下楼去帮忙了,叶晨峰一个人在二楼的贵宾室里休息了。

    紫云拍卖场的大厅内。

    客人已经全部走光了,水家大长老江同德,他走到了水鸿福等人的面前。

    江同德脸上并没有任何怪异的表情,他说道:“家主,我有事情要和你们商量,我毕竟也是水家人,我们这么斗下去也不是办法。”

    水鸿福颇为诧异看着江同德,他挥了挥手让周围收拾场地的人先行离开了,大厅内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

    最后在大厅里只剩下水鸿福、水易凡、水紫嫣、水梦涵和江同德了。

    毕竟水鸿福和江同德的实力相同,水鸿福可不相信江同德敢在这里动手的。

    在其他人都离开了之后,水鸿福开口说道:“大长老,你能够想通是最好的了,我们应该要团结一心才对。”

    水鸿福内心也不想铲除大长老一脉的,铲除大长老一脉对整个水家来说也有损伤的。

    大长老江同德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不过,家主,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那个杀了丁家家主和少主的小子,家主你必须要交给我处置。”

    “家主你也不必隐瞒了,那小子就是杀了我两个孙子的凶手。”

    闻言,水鸿福等人脸色微变,片刻之后,水鸿福说道:“大长老,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我可不会让你伤害叶小友的。”

    江同德脸上瞬间露出了狰狞之色,他笑道:“我早猜到会是这个答案了。”

    “水鸿福,这都是你们逼我的。”

    江同德近乎咆哮了出来,紧接着,一名穿着黑色僧袍的恶心老头,他从大厅的左侧闪了出来,这鬼面僧人是在江同德的帮助下才混入紫云拍卖场的。

    鬼面僧人双手合十,他看着水鸿福和水易凡,声音嘶哑的说道:“贫僧又和两位施主见面了,昨日两位施主想要杀死贫僧,那么今天贫僧也应该要回礼了。”

    看到鬼面僧人出现,水鸿福、水易凡、水紫嫣和水梦涵这四人,他们脸色不禁剧变,水鸿福等人万万没想到,江同德竟然会勾结魔道中人?这江同德难道不怕受到正道中人的追杀吗?这个江同德简直是疯了。

    江同德看了眼二楼,他又说道:“水鸿福,我儿子一直隐藏在那小子隔壁的贵宾室内,他和另外两名造化境五重天巅峰的人都没有离开,现在恐怕我的儿子已经见到那小子了。”

    “不过,你放心,你口中的叶小友,他不会这么容易死的,我儿子最多只会先将他的修为废了,再把他的四肢打断,在今后我每天都要好好折磨那小子,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水梦涵瞬间眼眶通红了,叶晨峰在她心中有着绝对的地位,而水紫嫣心里面也堵得难受。

    水鸿福和水易凡脸上则是被怒火给爬满了,看来今晚江同德勾结鬼面僧人,他是想要彻底的和水家嫡系一脉撕破脸皮了,甚至是想要将水家嫡系一脉给彻底的铲除。

    水鸿福一脸担忧的看着二楼,而江同德疯狂的笑道:“家主,你现在可不应该担心那小子了,你应该要好好的担心担心你自己,待会你想要怎么死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