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再杀!肯定傻了!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丁家少主丁圣龙安静的躺在了地面上。

    在丁圣龙的眉心之上有一个红色的血点,叶晨峰口中吐出的竹签直接将丁圣龙的脑子给刺穿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丁圣龙,他俨然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水月楼的掌柜林奇浩,他本就是水家大长老一脉的人,他和丁家家主有几分的交情,原本他让丁圣龙快些解决这里的事情,在林奇浩看来没有人敢在水月楼闹事,这等于是当众和水家作对了。

    于家家主于兴华和他的弟弟于兴立,他们两个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两步,他们额头上冷汗直冒,今天的事情已经彻底的闹大了,他们庆幸刚刚已经将于文轩和于婉儿逐出于家了,要不然他们于家百分之百会受到牵连的。

    站在叶晨峰身旁的于文轩和于婉儿,他们两个看着地面上死透了的丁圣龙,他们两个的脸色有些发白,毕竟今天的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他们的掌控了。

    在丁圣龙死了没多久之后。

    丁圣龙的父亲丁广天怒气冲冲的走进了水月楼。

    丁广天一直注意着水月楼里面的情况呢!他只是让自己的儿子来探探叶晨峰的底,谁知道叶晨峰竟然敢在水月楼中把丁圣龙给杀了?

    一天之内,丁广天的弟弟丁广达死了,如今他的儿子丁圣龙也死了,这让丁广天的怒火燃烧到了极致。

    丁广天并不知道他的弟弟丁广达,到底是不是死在叶晨峰手里的?

    但是,叶晨峰只有区区造化境一重天中期的实力。

    丁广天实在是咽不下去这口气了,他强行压制着怒火。他对着水月楼的掌柜林奇浩,说道:“林掌柜,这里的事情能不能让我自己处理?今天我必须要杀了这小子。”

    林奇浩眉头只是微微皱了一下,他随即便点头说道:“丁家主,这小子胆敢在水月楼杀人。原本应该由我们水家亲自要了这小子的命,既然丁家主开口了,那么这小子就让你解决吧!”

    随后,林奇浩又对着水月楼第一层的食客拱了拱手,说道:“各位,今天你们在水月楼的消费全部免单。今天是水月楼招呼不周了,恐怕待会水月楼还要见一次血。”

    在水月楼第一层吃饭的食客,他们的身份尊贵不到哪里去,能够免单他们心里面已经非常高兴了,一个个纷纷开口了。

    “林掌柜。没事,我们也正好无聊,这小子敢在水月楼杀人,他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林掌柜,有用得到我们的地方,你尽管吩咐。”

    ……

    而丁家家主丁广天,他在听到林奇浩同意之后,他不再压制心里面的怒火了。他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白色宝剑,这把白色宝剑乃是中品法器。

    剑芒一闪。

    一股冷冽的杀气从白色宝剑中释放而出。

    丁广天身体内造化境三重天初期的气势涌动了起来,额头上粗壮的青筋微微跳动着。眼眸中仿佛要喷出火焰来了。

    这丁广天是彻底被怒火给冲昏了头脑,不过,叶晨峰只有造化境一重天中期的实力,在丁广天看来他根本不需要有太多的顾虑的。

    丁广天的身影动了,手中握着白色宝剑。

    剑芒闪烁。

    杀气在四周扩散。

    叶晨峰跨出了一步,他将于文轩和于婉儿挡在了身后。

    而于文轩和于婉儿感受着丁广天身上的气势。他们两个是身体瑟瑟发抖了起来。

    水月楼的掌柜林奇浩,他是一脸看戏的态度。在他眼里叶晨峰必定会死在丁广天的手中了,不光是林奇浩有这样的想法。就连在场其余人也都是这样的想法。

    然而。

    如同木桩一般站着的叶晨峰,他将背后的黑玄剑给抽了出来,一股不屈服的气势,从他身上猛然间爆发。

    叶晨峰在阴冥宗上可是激发了不屈剑意的种子的,他如今已经领悟了七阶不屈剑意了。

    地玄界有关神秘公子的传闻,大多都是神秘公子能力御动琉璃宫殿,还有神秘公子领悟了火之剑意和凤凰奥义等等的。

    并没有提及神秘公子会一种七阶剑意的,所以叶晨峰才放心的想要施展不屈剑意了。

    最起码现在叶晨峰还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的身份,毕竟他如今的实力还是不够强大的呢!

    黑玄剑握在右手之中。

    叶晨峰身上不屈的凌厉气势如同汹涌的洪水。

    这一刻,叶晨峰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感觉。

    周围其他人在感受到叶晨峰身上凌厉的不屈气势后,他们也一个个脸色大变,包括掌柜林奇浩。

    丁广天已经要靠近叶晨峰了,虽然他也被叶晨峰释放出来的气势给震慑住了,但是他不相信自己的实力比叶晨峰强,他还战胜不了叶晨峰的。

    丁广天将气势逼到了极致,眼角的肌肉不停跳动着,手中的白色宝剑挥出:“夺命剑芒!”

    一道杀意滚滚的剑芒朝着叶晨峰的脖子袭去了。

    而叶晨峰也挥出了手中黑玄剑:“七阶不屈剑意!”

    一股庞大的剑气从黑玄剑上爆发了出来。

    不屈的气势!傲骨的气势!

    此刻,叶晨峰的脊梁骨挺得笔直,好像就算是庞大的巨山压在他身上,也不能够让他的脊梁骨弯下半分的。

    七阶不屈剑意!

    这乃是高阶剑意了!

    七阶不屈剑意释放出的剑气庞大且快速。

    空气中棕色光芒一闪。

    凌厉的剑气充斥着周围,丁广天释放出来的剑芒瞬间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但是,不屈剑意释放出来的剑气还没有消散呢!

    丁广天见状,他这才知道自己刚刚太急躁了,他连忙用手中的白色宝剑去抵挡,口中喝道:“小子,我们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别以为化解了我的招式,你就了不起了,你以为能够伤得了我一根头发吗?”

    然而。

    现实远远要比想象残酷的多了。

    不屈剑意的剑气抵达。

    “咔嘣!”一声。

    丁广天手中的白色宝剑断裂了,他的脖子上瞬间多了一条血痕。

    很快。

    “砰!”的一声。

    丁广天的脑袋直接滚落到了地面上,他嘴角还浮现着丝丝笑容,这是他在临死前,他认为叶晨峰伤不到他的,他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

    可如今看来这是多么的讽刺。

    叶晨峰脸上始终平淡无比,他淡然的说道:“我是伤不了你一根头发,我只能够要了你的命!”

    整个水月楼的第一层再度安静了下来。

    掌柜林奇浩眼眸中的神色变得凝重无比。

    叶晨峰只有造化境一重天中期的实力,他竟然一招秒杀了造化境三重天初期的丁广天?

    这丁广天手中的白色宝剑只是区区中品法器,就连灵器也算不上,再而丁广天只是一个小家族的家主,他的战力和速度根本无法和大宗门的天才相比的。

    所以,叶晨峰的七阶不屈剑意,可以将丁广天秒杀,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可在其他人看来,叶晨峰秒杀丁广天的行为,这足够让人震惊了。

    林奇浩眼眸中神色犹豫不定,如果他刚刚没有感觉错的话,那么叶晨峰施展的乃是剑意,而且还是高阶剑意,只有抵达七阶的剑意才能够被称之为高阶剑意的。

    “这里是怎么回事?大小姐和二小姐要来用餐,我才刚刚离开一会。”

    “林奇浩,你是怎么当水月楼的掌柜的?”

    一名造化境四重天初期的中年男人走进了水月楼内。

    这名中年男人叫做黄忠。

    林奇浩是水月楼明面上的掌柜,而黄忠是负责暗中维护水月楼的安全等措施的。

    林奇浩乃是水家大长老一脉的人,而黄忠乃是水家嫡系一脉的人。

    丁家家主丁广天和他的儿子丁圣龙被杀,这丁家是依附于大长老一脉的,这无疑是在打大长老一脉的脸。

    林奇浩逐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他阴狠的瞪着叶晨峰,他觉得可以让水家大小姐和二小姐的人杀了叶晨峰。

    毕竟林奇浩也只有造化境三重天后期的实力,他不想贸然的对叶晨峰动手了。

    黄忠看了一眼叶晨峰,他紧紧皱着眉头,他说道:“竟然有人敢来水月楼捣乱,那等大小姐和二小姐到了再处理吧!”

    而叶晨峰听到水紫嫣和水梦涵马上要到了。

    叶晨峰随手将黑玄剑放回了后背上,他嘴角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一幕落入其他人眼里。

    其他人都认为叶晨峰肯定是傻了!

    水家大小姐和二小姐身边肯定有高手的,而叶晨峰虽然能够秒杀丁广天,但是叶晨峰能够赢得了造化境四重天的高手吗?他能够赢得了造化境五重天的高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