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地玄界的恐慌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在叶晨峰等人都离开阴冥宗之后。

    阴冥宗附近两座城池中接到求救传讯的修炼者,他们原本是打算去阴冥宗一探究竟的,但是远远的感受到阴冥宗之上强大气息之后,他们又全部退了回来。

    不过,这些人时刻都留意着阴冥宗上的情况,每隔一段时间,他们都会派出一人靠近阴冥宗,感应一下阴冥宗之上的气息。

    如今阴冥宗上的强大气息已经消失了,这也就说明涅槃境五重天的强者已经离开了。

    这些接到求救传讯的修炼者,大部分都是造化境的实力,虽然阴冥宗上的强大气息已经消失,但是他们也不敢冒冒然然的闯上阴冥宗去的。

    又等了三个时辰之后。

    在确定了阴冥宗上真的没有动静了,这些修炼者才纷纷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阴冥宗。

    这些修炼者接到的求救传讯都非常的急促,由于当时各大宗门的人在阴冥宗上受到远古妖兽的厮杀,他们发出的求救传讯的内容都断断续续的。

    这些从阴冥宗附近两座城池中而来的修炼者,他们一边靠近着阴冥宗,一边开始低声谈论了起来。

    “阴冥宗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接到的求救传讯,好像是说半步仙器琉璃宫殿出现了,掌握了琉璃宫殿的乃是一个青年,他在阴冥宗上大开杀戒。”

    “不错,我也接到了类似的求救传讯,好像从琉璃宫殿内还冲出了很多远古妖兽。”

    “到底这些求救传讯是不是真的?我接到的求救传讯比你们的内容更多一些,那个掌握了琉璃宫殿的年轻人,不但在阴冥宗大开杀戒。而且他还是前不久毁了药王城的凶手,再而连炼器宗的大长老竟然也是这个年轻人杀的。”

    “对、对,对,我接到的求救传讯也差不多,反正矛头都指向了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和灵药谷、炼器宗都有仇,他用琉璃宫殿在阴冥宗上大杀四方,这个年轻人还领悟了火之剑意和凤凰奥义。”

    ……

    这些不断靠近阴冥宗的修炼者,他们各自交换着接到的求救传讯的内容,虽然有的传讯内容比较多,有的比较少。但所有传讯无疑都指向了一个年轻人,一个神秘的年轻人。

    在这些修炼者快要抵达阴冥宗的广场入口时,一阵浓郁的血腥味飘入了他们的鼻子里,这让他们的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他们脚下的步子停止了。在确定真的没有动静之后,他们才慢慢的踏入了阴冥宗的广场。

    当这些修炼者看到广场上的一幕之后,他们一个个瞬间脸色剧变。

    只见广场上到处都是恶心的残肢,地面上布满了粘稠的鲜血,广场上的血腥味更加的浓郁了,让人立马有一种反胃的感觉。

    “那是海神殿太上长老辰鹤江的脑袋?辰鹤江可是大名鼎鼎的海龙王啊!一身实力深不可测,他、他竟然死了?”

    “嗯?辰鹤江旁边的一个脑袋,那不是灵药谷老祖杜北年的吗?杜前辈的实力可也有涅槃境的啊!”

    “那不是炼器宗宗主王震山的脑袋吗?”

    ……

    辰鹤江等人的血肉虽然被远古妖兽给吞食了。但是他们的脑袋还保留了下来,好像远古妖兽对人类的脑袋不感兴趣。

    这些小心翼翼来到阴冥宗广场的修炼者,他们在广场上认出了很多人的脑袋。他们看着已经变成废墟的阴冥宗建筑,他们一个个是心惊胆战的。

    有些心智不坚定的修炼者,他们当场就疯狂呕吐了起来。

    这些修炼者快速的退离了阴冥宗,谁知道凶手还会不会再出现?他们可不想冒险留在这里等死。

    在这些修炼者离开阴冥宗之后。

    阴冥宗上的事情立马在整个地玄界传开了。

    凡是大宗门都有自己的消息网的,所以阴冥宗上的事情瞬间席卷了整个地玄界,让整个地玄界顿时陷入了恐慌之中。

    如今很多修炼者口中谈论的都是一个神秘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不仅是毁了药王城的凶手,而且还是杀了炼器宗大长老的凶手。

    再而。在阴冥宗之上,这个年轻人御动琉璃宫殿。从琉璃宫殿内召唤出远古妖兽,在阴冥宗上大开杀戒,俨然如同一尊杀神。

    眼下的地玄界已经将叶晨峰传的神乎其神了,所有人都在猜测叶晨峰的身份,有人认为叶晨峰乃是一品宗门中培养出来的绝世天才,有人则是认为叶晨峰乃是远古战神转世。

    反正各种围绕着叶晨峰的话题应有尽有,不过,地玄界的人都不知道叶晨峰的名字和长相,所以有人给叶晨峰取了一个名为“神秘公子”的外号。

    神秘公子一时被推到了地玄界的风口浪尖上。

    由于灵药谷和炼器宗的地位非凡,很多强者联合起来想要将这个神秘公子找出来,在这些强者眼里这神秘公子必须要死的。

    ……

    一天后

    地玄界炼器宗的大殿之内。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头坐在了首位之上,炼器宗的二长老长百空和其余内门长老,他们战战兢兢的站在了这个老头下方。

    大殿内的气氛十分的凝重,长百空等一众内门长老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

    首位上这名头发花白的老头,他乃是炼器宗的老祖陈木元,不仅一身实力在涅槃境三重天巅峰的层次,而且炼器水准也抵达了六品炼器师。

    这陈木元早就不管炼器宗的事情有数百年了,他一直处于闭关之中,所以很多人都认为陈木元已经死了。

    而陈木元却一直在研究炼器之术,他想要突破六品炼器师,他的炼器水准已经抵达了六品中的巅峰了,很有希望跨入七品的层次的。

    在陈木元闭关的地方,放着一块王震山的本命玉牌的,就在昨天王震山的本命玉牌却爆裂了,这惊动了陈木元。

    要知道王震山乃是炼器宗的宗主,本命玉牌爆裂,这意味着王震山已经死了,这让陈木元不得不出来了解情况了。

    短短的一天时间。

    根据炼器宗的消息网。

    炼器宗的老祖陈木元,他已经了解到了整件事情,所有矛头都指向了一个年轻人,一个被地玄界有些修炼者称之为神秘公子的年轻人。

    陈木元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来,不过,从他那紧握着椅子把手的手掌可以看出,这陈木元此刻的心情不太平静。

    陈木元口中冰冷的嘟囔道:“半步仙器琉璃宫殿?远古妖兽?领悟了火之剑意和凤凰奥义?杀了我们炼器宗的大长老和内门长老?如今还杀了我们炼器宗的宗主?”

    陈木元每次多说出一个字,他的语气就冰冷一分,说到最后空气仿佛都要被凝固了。

    看来陈木元了解到了很多事情了。

    陈木元骤然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平淡的开口道:“神秘公子?找,给我找出这个人来,凡是领悟了火之剑意和凤凰奥义的人都不能够放过,看来我是闭关太久了,有必要出来活动活动筋骨了。”

    “砰!”的一声闷响。

    陈木元背后的椅子瞬间爆裂成了粉末,虽然他表面上极为平静,但是他内心应该是愤怒到了极点了。

    底下的炼器宗一众内门长老,他们一个个连忙点头回应着陈木元。

    这回,大长老和宗主连续死亡,这对于炼器宗来说无疑是大伤元气了。

    不过,炼器宗最起码要比灵药谷好上不少。

    如果炼器宗一再的惹上叶晨峰,真不知道炼器宗会不会步上灵药谷的后尘?完完全全的衰败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