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嘲讽不断!坦然自若!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个要挑战阴冥宗圣子江莫天的人是来自于下等位面的?

    阴冥宗广场周围其他宗门中的弟子或者宗主,他们眼眸中立马涌现了不屑之色。

    虽然叶晨峰如今表面上的实力有神念境五重天初期了,这等实力放在五品宗门,甚至是四品宗门中,绝对能够称得上是天才了。

    但是,叶晨峰这个下等位面的身份,几乎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叶晨峰绝对是走了狗屎运,正如宋春眉所说,下等位面的人终究只是下等位面的人而已。

    在场的大部分人都认为叶晨峰的战力绝对强不到哪里去的。

    广场的首位之上。

    站在阴冥宗宗主李北傲身旁的林欣怡,她心里面不禁担忧了起来,可她又不能够出声劝叶晨峰离开,恐怕如果她出声劝说的话,那么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的。

    云仙宗的少主左飞白、落日岛的少主吴力凡,他们两个在看到叶晨峰之后,他们大大咧咧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匆匆忙忙的走到了叶晨峰的身旁,恭敬的喊道:“老祖宗。”

    叶晨峰没想到左飞白和吴力凡竟然也在这里?他只是对这两人点了点头,他的目光始终定格在了江莫天和宋春眉的身上。

    左飞白和吴力凡只是晚辈而已,广场首位上的大人物也并不认识左飞白和吴力凡。

    只是海神殿的太上长老辰鹤江、炼器宗的宗主王震山、灵药谷的老祖杜北年、散修赤火真人、赤炎真人和宋龙天等人,他们非常奇怪左飞白和吴力凡怎么会称呼叶晨峰为老祖宗?

    左飞白和吴力凡的实力都跨入了造化境的层次了。

    不过。首位上的这些大人物仍旧是没有任何表情,在他们看来叶晨峰的出现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左飞白和吴力恭敬的站在了叶晨峰的身后,虽然他们还并不知道叶晨峰和阴冥宗的仇。但是如果今天他们的老祖宗要在这里闹事,那么他们两个就算是死,他们也绝对不会退缩的。

    后背上悬挂着黑玄剑的叶晨峰,他身体内杀气涌动,漆黑的眼眸如同见不到底的万丈深渊,散发出了一种森然寒意。

    想起第一次和宋春眉的一缕神念见面,乃是在俗世界的那处海底宫殿里。

    当时叶晨峰连宋春眉的一缕神念也抵挡不住。被宋春眉弄得筋脉和骨头全部断裂,而林欣怡也在那个时候被宋春眉抓走了。

    第二次和宋春眉见面,乃是宋春眉为了威胁林欣怡修炼三绝灭情。利用生死罗盘,不惜耗费五年的修为,一缕神念再次找到了俗世界中的叶晨峰。

    这第二次叶晨峰在宋春眉面前仍旧是弱小的可怜,这第二次宋春眉的徒弟江莫天的影像也出现在了叶晨峰的面前。并且对叶晨峰是一阵冷嘲热讽的。在江莫天的眼里叶晨峰就是一只他随手可以捏死的蝼蚁。

    当时,叶晨峰就立下誓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早晚会将在宋春眉和江莫天身上受到的耻辱,百倍、千倍的讨回来的。

    首位上的阴冥宗宗主李北傲,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冰冷的目光直视叶晨峰。今天有这么多大人物在场,他没想到一个神念境的小子竟然敢出来搅局?

    李北傲喝道:“小子。你真的要挑战我们阴冥宗的圣子?一旦你踏上擂台,生死不论,比武的过程中死伤是在所难免的。”

    一袭黑色上长衫的叶晨峰,他的目光迎上了李北傲,他平淡的说道:“如果我一不小心杀死了你们阴冥宗的圣子,那么你们阴冥宗应该也不会追究的吧?”

    叶晨峰此话一出,李北傲气的脸色涨红,可奈何叶晨峰是在挑战环节出现的,如果他对叶晨峰动手的话,那么他将成为地玄界的笑柄。

    而站在李北傲身旁的林欣怡,她知道自己站出来帮叶晨峰求情,只会惹得李北傲亲自对叶晨峰动手。

    林欣怡心里面对叶晨峰还是有自信的,毕竟叶晨峰曾经在俗世界创造出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再者如果今天叶晨峰有什么意外?那么林欣怡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陪着叶晨峰上路的。

    李北傲身上隐隐滚动着轮回境三重天中期的气势,他强压着心里面的怒火,他喝道:“好,既然你要挑战,那么我倒要看看以你神念境的实力,你要如何战胜造化境实力的人?你简直是在痴人做梦。”

    站在擂台上的江莫天,他在听到宗主的话后,他脸上阴森的笑容更加旺盛了,他对着叶晨峰喝道:“小子,站上擂台来吧!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太简单的。”

    如今江莫天有了造化境一重天初期的实力。

    他想起当初在远古神魔墓地中,他见了叶晨峰只有逃跑的份。

    他想起在落日岛上,他的心脏几乎被叶晨峰给震碎了。

    江莫天心里面的怒气就直线攀升,他要在叶晨峰这只蝼蚁身上,将这一切都讨回来。

    后背上悬挂着黑玄剑的叶晨峰,他脚尖点地,身影瞬间出现在了擂台之上。

    站在擂台下的宋春眉,她冷眼看着叶晨峰,说道:“小子,你能够从下等位面来到这里,并且能够把实力提升到神念境五重天初期,这确实让我非常震惊。”

    “但是,今天过后,这一切都会结束了,你在地玄界的历史长河里根本留不下任何一丝足迹。”

    广场周围各大宗门中的宗主和弟子,他们在看到叶晨峰真的走上擂台了,他们一个个也冷嘲热讽了起来。

    “凭借神念境的实力就想要挑战造化境?难道他不知道神念境和造化境之间有一条巨大的沟壑吗?他简直是自寻死路。”

    “这也不能够怪这小子,毕竟他是来自于下等位面的人,他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个土包子而已,真不知道这个土包子是走了多少狗屎运,他才将实力提升到神念境五重天初期的,我现在的实力也才神念境三重天中期呢!”

    ……

    广场周围议论声不断,大多数都是嘲讽叶晨峰的,甚至很多人语气中还酸溜溜的,一个下等位面的小子有这样的实力,这让他们有些无法接受了。

    在广场的人群之中。

    赤炎宗的老祖曾光远和钱荣安这两个老头,他们赤炎宗有一种极致收敛自己气息的法门的,在运转起了这种法门后,广场首位上的那些大人物也都没有发现曾光远和钱荣安。

    曾光远和钱荣安看着首位上的海神殿、炼器宗、灵药谷以及散修赤火真人和赤炎真人,他们两个认得这些人的,这让他们两个的情绪越发的凝重了起来。

    如果让这两个老头知道,叶晨峰不仅和阴冥宗有恩怨,和海神殿、炼器宗、灵药谷都有恩怨的话,恐怕这两个老头的情绪不是用“凝重”就可以形容的了。

    现在曾光远和钱荣安只能够祈祷,阴冥宗最好不要撕破脸皮,同时他们也担心叶晨峰到底能不能够战胜江莫天?

    毕竟叶晨峰才神念境五重天初期的实力,江莫天却有造化境一重天初期的实力了。

    走上擂台的叶晨峰,他对周围的嘲讽声充耳不闻,脸上始终保持着坦然自若的表情。

    “唰!”的一声。

    叶晨峰将背后的黑玄剑给抽了出来,他那漆黑的眼眸中充满了淡漠,喝道:“江莫天,今天你也应该要正式上路了。”

    江莫天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一闪,他的手中也出现了一把蓝色宝剑,剑尖指着叶晨峰,不屑的说道:“小子,看来,我应该要让你知道知道,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