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或许我能够救他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见叶晨峰开口了。

    赤炎宗的两位老祖曾光远和钱荣安,他们只能够愤愤的瞪了一眼赵冷丰。

    而赤炎宗的宗主赵冷丰,他也急忙转移了话题,说道:“两位老祖,你们请坐。”

    赵冷丰让曾光远和钱荣安坐在大殿的主桌上。

    曾光远和钱荣安没有理睬赵冷丰的意思,他们两个对着叶晨峰,说道:“师父,你先坐。”

    赵冷丰乃是曾光远和钱荣安看着长大的,他们也知道赵冷丰的脾气,要是换做其他人,这两个老头早就将对方一巴掌抽飞了。

    曾光远和钱荣安是真心实意的把叶晨峰当做是阵法上的师父的。

    叶晨峰倒也不和这两个老头客气了,这样未免显得太过矫情,他大大咧咧的就在主桌上坐了下来,而曾光远和钱荣安则是陪在了叶晨峰的身旁。

    至于赤炎宗的宗主赵冷丰,他却只能够坐在叶晨峰等人下首的一张桌子前了。

    曾光远和钱荣安的目光看向了孙晓丽和孙恒飞等人,钱荣安笑道:“你们都是我师父的朋友,以后赤炎宗就是你们的家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尽管来找我。”

    曾光远也接上去说道:“钱老头说的很对,你们都不要太拘束了,你们都放轻松一点,现在只是随便吃顿饭而已。”

    相比较叶晨峰的随意,孙晓丽和孙恒飞等人身体紧绷的厉害,从前他们根本不敢想象能够和赤炎宗两位老祖一起吃饭。而且这两位老祖还对他们如此的客气,要知道这两位老祖可是涅槃境的强者啊!

    在孙晓丽和孙恒飞等人看来,涅槃境这个层次。或许是他们一辈子都无法抵达的。

    孙晓丽和孙恒飞等人看着叶晨峰大口吃着菜,大口喝着酒,他们心里面只能够一阵的苦笑了。

    在钱荣安和曾光远说了两句之后,这两个老头便开始和叶晨峰边吃边聊了,他们不断的问着叶晨峰关于阵法方面的知识。

    如今这两个老头也算是叶晨峰的徒弟了,所以他们两个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

    在大殿之内,只有赤炎宗的宗主赵冷丰闷闷不乐的喝着酒。他看不出叶晨峰有什么地方特殊的?能够让两位老祖称呼叶晨峰一声师父的。

    模样极为粗犷的赵冷丰,从他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动作上。这能够看得出他也是一个不拘小节之人。

    赵冷丰还并不知道自己中了剧毒了,原本他体内的剧毒还不会爆发出来,可在大量酒精的催促之下,他体内的毒素提前爆发了。

    又准备往嘴巴里灌入烈酒的赵冷丰。他拿着酒碗的手猛地僵硬住了。他的两条眉毛都要皱到一起了,他感觉五脏六腑之中一阵火辣的疼痛,仿佛有一股火焰在其中燃烧了起来。

    随后,赵冷丰又在他五脏六腑的表面上,极为清楚的感觉到了一阵阵雷电之力。

    五脏六腑内的剧毒,五脏六腑外的雷电之力,这两者之间相辅相成,在快速的摧毁着赵冷丰体内的构造。

    赵冷丰在觉察到体内的异常后。他筋脉中的灵气河流立马运转了起来,他将体内的灵气灌注到了五脏六腑之中。他想要试着将毒素和雷电之力驱散。

    赵冷丰堂堂轮回境三重天巅峰的强者,他的灵气竟然起不到丝毫的作用,反而五脏六腑内的毒素和五脏六腑外的雷电之力愈演愈烈了。

    “哐当!”一声。

    赵冷丰的手一个颤抖,他手中的酒碗掉落到了地面之上。

    紧接着。

    “哇!”的一声。

    一大口黑血从赵冷丰的嘴巴里吐出了出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了,大殿内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赵冷丰的身上。

    其中唯独只有叶晨峰波澜不惊的,毕竟他刚刚已经从老白那里得知这赵冷丰身中剧毒了。

    曾光远和钱荣安在微微一愣后,他们两个的身影立马出现在了赵冷丰的身旁,曾光远急忙问道:“冷丰,你怎么了?你好像是中毒了?这是怎么回事?”

    脸色苍白的赵冷丰,说道:“老祖,我也不知道,我根本无法抑制住体内的变化。”

    曾光远和钱荣安现在也顾不得赵冷丰为什么会中毒了?他们两个对各种剧毒并不拿手,钱荣安对孙晓丽的师父郑梅,说道:“立马通知赤炎宗的所有内门长老来大殿内集中。”

    在赤炎宗内,有些内门长老对各种剧毒是有一定研究的。

    郑梅闻言,她的身影立马闪出了大殿。

    而曾光远和钱荣安试图想要逼出赵冷丰体内的剧毒了。

    叶晨峰则是一脸淡然的坐着,他在心里面问道:“老白,这赤炎宗的宗主是中了什么毒?”

    老白吴风闲说道:“根据我和老黑的感应,这家伙应该是中了淬雷断命散。”

    “这淬雷断命散乃是以雷天蛇的雷电之力和毒液为药引,再加上五千多种剧毒调制而成的,就算是涅槃境的强者中了此等剧毒,也是非常难办的,更何况是轮回境实力的人了,一旦毒素爆发,几乎就没救了。”

    “小家伙,你体内的神血倒是能够化解这家伙的剧毒,不过,依附在他五脏六腑上的雷电之力并不是剧毒,你体内的神血也无法化解的。”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三色百雷丹能够将他体内的剧毒和雷电之力全部化解掉,不过,这三色百雷丹乃是四品丹药中的顶尖存在,在如今的地玄界,三色百雷丹的丹方早就失传了。”

    “纵使是有这种丹方,估计以地玄界炼药师的水准也炼制不出来,不过,我倒是有这种丹方的,可小家伙你也才三品炼药师呢!能够炼制成功这种丹药的几率并不大。”

    ……

    很快,赤炎宗的内门长老都集中在了大殿之内。

    包括执法堂的长老伍东元。

    当伍东元看到脸色苍白的赵冷丰后,他的眼眸中闪过了一抹隐秘的喜悦,他没想到赵冷丰体内的毒素竟然提前爆发了?

    这赤炎宗的一众内门长老来到大殿后,其中对各种剧毒有一些了解的长老,他们立马帮赵冷丰检查了一下身体,根据赵冷丰的各种情况,他们得出了一个共同的结论。

    赵冷丰中了淬雷断命散。

    淬雷断命散这个名字一出,大殿内的气势瞬间凝固住了。

    赤炎宗的两位老祖曾光远和钱荣安,他们的脸色也变得无比的凝重。

    曾光远和钱荣安也是听说过这种剧毒的,这种剧毒只有四品丹药三色百雷丹才能够化解。

    要不然中毒者是必死无疑的。

    或许涅槃境的强者可以拖延几天,但是轮回境的人在一天内是必死无疑的。

    很明显,赤炎宗的宗主赵冷丰也听说过这种剧毒,他连自己什么时候中了这种毒也不知道,他的眼眸中充满了不甘,可身体内的剧痛让他有种无助感了。

    曾光远和钱荣安的目光扫视着面前的这些内门长老,平时也只有他们能够接触到赵冷丰,所以下毒者必定在这些人之中。

    可现在要如何解开这种剧毒才是最重要的,这让曾光远和钱荣安也一筹莫展的,他们两个隐隐的感觉到了这背后可能有一场惊天的阴谋。

    而正当大殿内静的针落可闻的时候。

    叶晨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既然曾光远和钱荣安真心实意的称呼他为师父,那么看在这两个老头的面子上,他倒不介意试一试了。

    叶晨峰极为突兀的声音在大殿内响起了:“或许我能够救他。”

    “让我试一试,他或许还能够活一命。”

    “如果不让我试的话,你们应该也知道结果的,他是必死无疑了,反正情况不会变的更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