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破开了!阵法大师?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森林之中。

    在巨大的黑熊妖兽幻象消失之后。

    叶晨峰脸上虽然显得非常平静,但他后背上是冷汗直冒。

    不过,现在叶晨峰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迷云阵中的所有一切都是幻象了。

    接下来,各种恐怖的幻象层出不穷。

    叶晨峰在有了刚才巨大黑熊妖兽的经验之后,他整个人是彻底的风淡云轻了下来,他漫步在了充斥着白雾的森林之中。

    各种气势强大的幻象妖兽不断的攻击着叶晨峰,但叶晨峰仿佛根本没看到这些幻象妖兽一样,他脸上的表情没有掀起一丝的波澜来。

    ……

    森林尽头的木屋之内。

    赤炎宗的太上长老曾光远和钱荣安,他们看到水晶球里叶晨峰的表现后,他们现在肯定了刚刚叶晨峰并不是巧合了,而是叶晨峰真的知道森林中的妖兽都是幻象。

    钱荣安这老头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他不禁说道:“真是个有趣的小子,真不知道他是哪个门派中的弟子?如果他无门无派的话,那么让他加入我们赤炎宗倒也不错。”

    曾光远的情绪也恢复了平静,他说道:“钱老头,或许这小子从哪里听说了我们这个阵法的作用,不过,迷云阵中的幻象极度的逼真,这小就算早已经知道了是幻象,但他在面对如此逼真的幻象时,他能够做到这样的淡定,这小子的心性不错,让他加入赤炎宗也好。”

    转而,曾光远看着水晶球里叶晨峰的画面。他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一些,说道:“钱老头,我也有好多年没有收弟子了,这小子倒也挺适合做我的徒弟的。”

    钱荣安一口否定道:“这小子不适合做你的弟子。”

    接着,钱荣安又说道:“曾老头。以这小子的心性,他将来在修炼一途上必定有所成就,如果他真的无门无派,那么我看他比较适合做我的徒弟。”

    “曾老头你就不要和我争了,毕竟我的实力可在你之上,。”

    曾光远吹胡子瞪眼的喝道:“钱老头。实力不代表一切,这小子让我来培养才是最好的。”

    钱荣安沉吟了片刻后,他说道:“曾老头,我们两个就不要争了,我倒有一个不错的方法。我们来打赌这小子能够在迷云阵中坚持多长时间?”

    “接下来,迷云阵中的雾气将越来越浓郁,空气也会随之变得越发稀薄,到最后甚至是没有任何空气,我们只要在这小子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我们立马暂时关闭迷云阵,这小子就绝对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我们两个谁猜得比较靠近,谁就做这小子的师父。你看怎么样?”

    闻言,曾光远点了点头,说道:“好。这个提议不错,我猜这小子能够在迷云阵中坚持一个时辰。”

    钱荣安笑着说道:“曾老头,那我就猜这小子能够在迷云阵中坚持半个时辰吧!”

    “曾老头,你以为迷云阵内是这么容易坚持的吗?这小子的心性虽然不错,但他如此年纪,实力肯定不会强到哪里去的。”

    曾光远不服气的说道:“钱老头。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

    而在森林之中。

    叶晨峰虽然无视了种种幻象,但他无论怎么也找不到离开这里的办法了。

    此刻。叶晨峰还并不知道赤炎宗的两个老头都要收他为徒。

    叶晨峰发现周围的白色雾气变得越来越浓郁了,空气在快速的消逝着。

    “小家伙。你别白费力气了,你现在必须要立马破开这个迷云阵,要不然等到这里的空气完全消失了,那可就真的糟糕了。”老白吴风闲说道。

    被吴风闲这么一提醒,叶晨峰才猛然说道:“对了,我差点忘了,老白、老黑,你们两个对阵法非常精通的啊!”

    老黑江运天戏虐道:“小子,你现在才想起这一茬啊!我们就在等着你开口呢!不就是一个迷云阵嘛!在如今的地玄界或许算是罕见的阵法了,但是在远古时代,这迷云阵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阵法而已。”

    老白吴风闲也接着说道:“小家伙,我们在你脑中帮你演示破开迷云阵的方法,你只要照着做就行了。”

    在老白和老黑开始演示如何破开迷云阵后。

    叶晨峰便立马聚精会神的闭起了双眼来。

    ……

    森林尽头的木屋内。

    赤炎宗的太上长老曾光远和钱荣安,他们从水晶球里看到叶晨峰闭着双眼之后,钱荣安笑道:“曾老头,现在看来那小子是知道自己无法离开迷云阵了,他是打算站在原地等死了,一个人如果放弃了,那么他的意志力会快速下降。”

    “所以,这小子必定坚持不过半个时辰了,这个徒弟我是收定了。”

    曾光远气的眼角直跳,他和钱荣安就是喜欢斗来斗去,不过,他们两个的友情还是非常深厚的。

    曾光远知道钱荣安说的不错,恐怕叶晨峰真的坚持不过半个时辰了。

    ……

    而森林之中。

    在五分钟过后。

    原本闭着眼睛的叶晨峰,他骤然间睁开了眼睛。

    叶晨峰将自己右手的食指给咬破了,鲜血顿时从他的指尖冒了出来,他筋脉中的灵气河流也猛然间运转了起来。

    冒着鲜血的右手食指快速在空气中勾画了起来。

    同时,叶晨峰眉头微微一皱,他眉心内的白色和黑色识海也翻滚了起来。

    随着两片识海的不断翻滚,从叶晨峰的眉心之中不停的溢出了一缕缕的神念之力。

    空气中已经勾画出了一个极为复杂的血红色图案。

    溢出叶晨峰眉心的神念之力涌入了空气中的复杂红色图案中。

    骤然间,空气中的复杂红色图案光芒大涨,从红色图案中延伸出了一条红线,这条红线往叶晨峰的左边蔓延了出去。

    叶晨峰跟着这条红线的方向快速前进。

    很快,叶晨峰就来到了红线尽头的地方了。

    只见在红线尽头的地面上汇聚出了一个红色的圆圈。

    老白吴风闲说道:“小家伙,这个红色圆圈内应该就是迷云阵的阵眼所在了,你只要根据我们的方法,改变一下这个阵眼的构造,你就能够破开这个阵法了。”

    叶晨峰手掌按在了红色圆圈之内,体内的灵气猛的涌入了其中。

    叶晨峰体内的灵气极具的消耗着,他额头上的汗水如同瀑布,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大约二十分钟后。

    “轰!”的一声。

    叶晨峰将阵眼中的构造稍微的做出了一些改变,从阵眼之中猛的冲出了一股能量波动。

    这股能量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散去了。

    随着能量波动的散去,森林中的白色雾气也在慢慢散开了,森林中越来越稀少的空气也在恢复过来了。

    叶晨峰顺利的将迷云阵破开了。

    ……

    至于森林尽头的木屋内。

    赤炎宗的太上长老曾光远和钱荣安,在刚刚叶晨峰咬破食指,开始在空气中勾画复杂图案的时候,他们两个就不约而同开始慢慢傻眼了。

    曾光远和钱荣安是亲眼看着叶晨峰一步一步找到阵眼,再破开迷云阵的。

    其实就连曾光远和钱荣安都不知道迷云阵的阵眼所在,他们只会照着先祖的方法开启迷云阵和关闭迷云阵而已。

    在曾光远和钱荣安看来,地玄界没有人能够破开迷云阵的了,可如今却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子给破开了?

    刚刚曾光远和钱荣安还打赌呢!他们打赌叶晨峰能够在迷云阵中坚持多久?

    可结果呢?叶晨峰直接将迷云阵给破开了?要不要这么夸张?

    这回曾光远和钱荣安这两个老头,他们是彻底的无言以对了,他们的嘴巴微微张开,眼睛瞪得仿似铜铃一般大小,鼻子里的呼吸非常的急促。

    半晌之后,钱荣安眼眸中精光闪烁,他咽了咽口水,说道:“这,这个小兄弟是一位阵法大师?”

    钱荣安对叶晨峰的称呼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

    闻言,曾光远也回过了神来,他脸上浮现了极为兴奋的神色。

    要知道曾光远和钱荣安这两个老头,他们对阵法是极为痴迷的,可在地玄界精通阵法的人没有几个,根本没有人传授他们阵法的知识,可眼下不就有一个好机会摆在他们面前吗?

    能够破开迷云阵的人,难道还不是阵法大师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