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盛会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噗嗤!”一声。

    在叶晨峰将注入斩月剑灵阵图内的灵气收回体内之后。

    原本将厉鹏天胸口刺了一个对穿的斩月剑。

    斩月剑的剑身快速的收缩了回来,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斩月剑又变回了原来的长度。

    在斩月剑从厉鹏天的胸口收缩出来之后,全身上下被蓝色鱼鳞覆盖住的厉鹏天,他的胸口不断的涌出了温热的鲜血。

    死亡的恐惧布满了厉鹏天整张脸,他的眼眸不甘心的瞪着叶晨峰,他的嘴巴和鼻子里的气息越来越急促了,他的手掌不断的捂着胸口,他试图想要将伤口堵上,可鲜血还是从他的手指缝里不断的流出。

    厉鹏天不停的摇着脑袋,他口中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我还不想死,我还、还不想……”

    厉鹏天喉咙里的声音猛的戛然而止,他不停的摇着的脑袋也瞬间定格住了,一双眼眸中的光彩在变得涣散起来,嘴巴微微张开,鼻子里已经断气了,他的尸体缓缓地朝着地面上倒了下去。

    在厉鹏天和厉鹏云这两兄弟都死了之后,漂浮在半空之中的二十张囚灵符,在半空中晃动了一下之后,这二十张囚灵符全部飘落在了地面上。

    二十张囚灵符的作用消失了。

    在没有了禁制的压迫之后,叶晨峰身上的压力陡然一减法。

    叶晨峰对于地面上厉鹏天和厉鹏云的尸体没有半点怜悯,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待自己的残忍。所以,叶晨峰对待敌人向来是不会留情的。

    不远处。

    原本脸上浮现着笑容的厉严山,他在看到自己的大儿子厉鹏天也死在了叶晨峰的手上。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住了,他脑中的思维停顿了两秒钟。

    毕竟在厉严山眼里死的人应该是叶晨峰,可最后死的人怎么会是他的儿子厉鹏天?

    如今厉严山的大儿子和小儿子全部死了,丧子之痛顿时填满了厉严山的整颗心脏。

    不过,厉严山也不好好想想,如果当初他不一心要杀死叶晨峰,如果刚才厉鹏天和厉鹏云不对叶晨峰动手。那么或许他们两个也就不会死了。

    所以,这一切都是厉严山他们自作自受。

    “啊!”

    厉严山喉咙里怒吼了一声,身体内涅槃境四重天后期的气势冲天而起。他愤怒的咆哮道:“人族小杂碎,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正当厉严山的身影要朝着叶晨峰掠去的时候。

    涅槃境四重天初期的冬夜海,涅槃境一重天后期的巫风江和巫风池。

    这三人的身影瞬间挡住了厉严山的去路,冬夜海冲着叶晨峰说道:“叶兄弟。你立马到我们身后来。”

    手中握着斩月剑的叶晨峰。他知道自己并非厉严山的对手,于是,他的身影一闪,他顿时来到了冬夜海等人的身后。

    厉严山见站在冬夜海等三人身后的叶晨峰,他的双手猛地握成了拳头,他的一双眼睛里布满了一条条的血丝,喝道:“冬夜海,你们三个真的和我作对?现在我的儿子都死了。这个人族的小杂碎他必须要死,你们给我滚开。”

    冬夜海体内的气势同样涌动。他面无表情的喝道:“厉严山,事情都是你挑起的,这位叶兄弟乃是先祖预言中的人,而你却想要违背先祖的预言,你是我们海族的罪人,你的两个儿子死了也活该。”

    冬夜海停顿了一下之后,他不卑不亢的喝道:“厉严山,只要我冬夜海有一口气在,你就休想要伤害到这位叶兄弟。”

    “好、好,冬夜海,你好的很啊!那我们手底下见真章吧!”

    离冬夜海有二十米远的厉严山,他的两只手掌往前一探,他身上的气势猛的暴涨,除了他的脑袋以外,他的全身在慢慢的被蓝色鱼鳞给覆盖住:“海神变!”

    厉严山不由分说的施展出了海神变第一阶。

    随后,厉严山探出的手臂上暴起了一条条粗壮的青筋,这一条条青筋如同蚯蚓一般爬满了他的两条手臂。

    “轰!”的一声。

    从厉严山体内爆发出了一股潮水般的气势,他的两只手掌中快速的释放出了一股水之能量,无数水滴在他面前快速的凝聚成了十头体型庞大的蛮牛。

    从这些蛮牛体内隐隐散发出了可怕的气势。

    周围的空气变得扭曲了起来,厉严山双手往前一推:“蛮牛之怒!”

    这十头体型庞大的蛮牛顿时朝着冬夜海等人狂奔了过去。

    在厉严山施展出蛮牛之怒的时候。

    “海神变!”

    冬夜海、巫风江和巫风池这三人,他们除了脑袋以外,他们的身体也被蓝色的鱼鳞覆盖了起来,他们三人同样施展出了海神变第一阶。

    冬夜海双眸凝重的看了一眼巫风江和巫风池。

    巫风江和巫风池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冬夜海喉咙里暴喝了一声,他的双手举过了头顶,体内气势爆发:“风卷残云!”

    在冬夜海的头顶上方瞬间形成了一个由水凝聚而成的巨大的漩涡。

    这个巨大漩涡如同龙卷风一般,快速的朝着十头蛮牛冲击了过去。

    “砰!”的一声。

    巨大漩涡消散了。

    但是由无数水滴凝聚而成的蛮牛还剩下两头。

    巫风江和巫风池这两个老头,他们也随即将手举过了头顶:“风卷残云!”

    又有两个巨大的漩涡朝着蛮牛冲击而去。

    “轰!”的一声。

    这回,两个巨大的漩涡将剩下的两头蛮牛也给冲散了。

    冬夜海等人和厉严山,他们双方脚下的步子不约而同的各自退后了两步。

    厉严山的眼眸中的神色变得更加阴沉了。

    不过,厉严山知道如果再战斗下去,很有可能是两败俱伤,他现在不光要叶晨峰死,他还要冬夜海、巫风江和巫风池,以及冬夜海的子女冬晓美和冬成飞都要死。

    厉严山一把抓起了厉鹏天和厉鹏云的尸体,他喝道:“冬夜海,不要以为事情会就这么算了,我们就让你们再多活几天,等到了海族的盛会的时候,我们在慢慢算账。”

    冬夜海见厉严山不准备再动手了,他对着身后的叶晨峰,说道:“叶兄弟,我们走。”

    在冬夜海等人带着叶晨峰离开厉严山的地盘后,他们又停了下来。

    而叶晨峰对于平地下面的那股召唤之力,他也只能够等待适当的机会再去探查一番了。

    冬夜海皱了皱眉头,说道:“看来厉严山想要在这次海族的盛会上闹事了,这次海族的盛会,我们必须要更加的谨慎才行了。”

    在海族,每一百年都会举办一次盛会的。

    纵使海族被困在了这里,这个传统还是没有被废弃。

    每一百年举办盛会的时候。

    冬夜海这边的海族人和厉严山那边的海族人,这双方会聚到一起一次。

    不过,每次几乎都会发生冲突的。

    这海族的百年盛会就在二十天后,根据刚才厉严山的语气,看来他是想要在盛会上闹事了。

    冬夜海对于叶晨峰简单的说了一遍关于海族盛会的事情,这让叶晨峰觉得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海族盛会,每一个海族人都必须参加的,到时候厉严山的地盘上应该就没有人了。

    所以,叶晨峰如果在海族举行盛会的时候,他再去一趟那处平地,那么他就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族长,我们现在只能够走一步算一步了,我想在盛会的事情,厉严山也不可能把事情闹的太过份的,这段时间我们自己小心一些就行了。”巫风江开口说道。

    冬夜海点了点头,他对着叶晨峰说道:“叶兄弟,这段时间你不要到处乱走了,我们先回山谷中去吧!”

    ……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