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一触即发的形势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在叶晨峰的双拳连续攻击了江莫天的身体三十下左右之后。

    叶晨峰这才松开了江莫天,不过,他在松开江莫天的同时,他右拳再度蓄力,一拳迅猛的轰击在了江莫天的肚子上,使得江莫天的肚子上瞬间爆开了一团血雾,身体重重的撞击在了擂台左下角的一块石碑上。

    江莫天的衣衫被鲜血给浸透了,后背靠着石碑,眼眸中的神色有些涣散,嘴巴里流出的鲜血根本止不住,他如今脑袋中是一片空白,他完全是被叶晨峰给打懵了。

    叶晨峰看着身体靠在石碑上的江莫天,他纵身朝着江莫天掠了过去,一掌向江莫天的胸口拍了下去,准备直接把江莫天的心脏给震碎了。

    而正当叶晨峰的手掌要拍打江莫天的胸口时,江莫天双脚一软,他的身体朝着擂台上倒了下去,这江莫天的运气倒也不错,使得叶晨峰几乎使出全力的一掌拍打在了石碑之上。

    “砰!”的一声。

    用来测试肉身强度的石碑猛的摇晃了起来,片刻之后,石碑上瞬间出现了龙飞凤舞的八个大字“造化境三重天巅峰”。

    这八个大字在石碑上显示出来的瞬间,整个比武场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在场的观众眼睛瞪得如同灯笼,他们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极度的难以置信。

    叶晨峰这个实力只有神念境二重天中期的人,他的肉身强度竟然足以比拟造化境三重天巅峰的高手了?这、这开什么玩笑?

    而比武场某处包厢之中。

    海神殿的太上长老宋海云。他从刚刚江莫天被叶晨峰暴虐,他就陷入了短暂的愣神之中,如今他在得知叶晨峰的肉身强度竟然抵达了造化境三重天巅峰之后。他脸上隐隐的浮现了愤怒,“砰!”的一声,他右手中的茶杯直接爆裂开来。

    不过,茶杯中的茶水并没有溅到宋海云的手掌,这一杯子的茶水而是漂浮在了空气之中。

    宋海云右手手掌轻轻一挥,他面前的空气中立马冒起了一股白烟,漂浮在空气中的茶水瞬间被蒸发的一干二净了。

    在吴府中。宋海云要处置叶晨峰的性命,有吴青山和左德元阻拦,可如今在比武场。他又想要了叶晨峰的性命,就连真灵软甲都交给江莫天使用了,可最后竟然是江莫天被叶晨峰暴虐。

    宋海云身为堂堂海神殿的太上长老,同时他又是涅槃境四重天初期的高手。他现在连一名神念境的小子也处置不了?这让宋海云心里面的怒火是越烧越旺盛了。

    站在宋海云身旁的宋春眉。她脸上除了充满了愤怒以外,她同样也震惊的微微张开了嘴巴,她是最清楚叶晨峰的来历的,叶晨峰只是一个来自下等位面的小子,当初就算江莫天动动手指头都能够轻松碾死的。

    可如今才过去多长时间?叶晨峰就已经成长到了这种程度了?这让宋春眉心里面真的开始担心起来了,不过,她不得不承认或许叶晨峰真的是百年难得一见,甚至是千年、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父亲。莫天不能够死啊!要是莫天死了,那么您掌控阴冥宗的希望也会破灭了。”宋春眉对江莫天这个徒弟倒还是挺有感情的。

    宋海云一双干股的手掌紧了紧。如果他动手杀死叶晨峰的话,恐怕他宋海云以及海神殿都会引起非议的,更何况如今海神殿的这一任宗主马上要退位了,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宋海云心里面是不想节外生枝的。

    不过,宋海云以后还需要阴冥宗的这股助力,如果江莫天死了,那么阴冥宗的这股助力恐怕也要不复存在了。

    当宋春眉和宋海云交谈的时候。

    与此同时。

    观众席里早就沸腾了起来。

    “我没有眼花吧?那名神念境二重天的小子,他的肉身强度足以比拟造化境三重天巅峰的高手了?这简直太疯狂了,幸好我买的就是他赢,没想到局势会来这么一个大反转,真是太出乎预料了。”

    “那个神念境三重天的家伙,他的脑袋真是被驴给踢了,他竟然还指名道姓的要让人家上台和他比武?他现在被虐的像条狗了吧?还输了我二十块中品灵石,真是晦气。”

    ……

    落日岛的少主吴力凡,他听着周围观众的议论声,他的嘴巴是彻底的合不拢了,他看着身旁一脸理所当然的左飞白,他咽了咽口水,说道:“你、你怎么不早告诉我老祖宗的肉身强度这么牛b的?害的我在这里瞎着急。”

    左飞白随口说道:“吴力凡,我好像早就告诉你不用担心咱们老祖宗的吧?是你自己一个人急的团团转的。”

    吴力凡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哎,没想到老祖宗才神念境的实力,他的肉身竟然强悍到了这种程度,如果单单是比拼肉身强度的话,我也只有被老祖宗虐的份。”

    而站在擂台上的叶晨峰,他对于比武场内的议论声仿若未闻,他看着躺在地面上的江莫天,他可不打算再放过江莫天了,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弧度,淡漠的说道:“真正愚蠢的人是你,就凭你现在的实力根本还不够资格在我面前叫嚣的。”

    叶晨峰的右拳再度朝着江莫天的胸口轰去了,这一拳他打算直接把江莫天的心脏给轰碎了。

    在叶晨峰要轰碎了江莫天的心脏时,从比武场的某处包厢里传出了宋海云的喝声:“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了,你给我适可而止。”

    适可而止?

    是谁想要把叶晨峰逼上擂台,打算将他打死在擂台上的?

    现在知道说适可而止了?叶晨峰是一个好欺负的人吗?

    况且叶晨峰知道落日岛不准厮杀的规矩,在场还有其他宗门的人观看比武的,他把江莫天杀死在擂台上,这是符合规矩的,因为江莫天还没有自己认输呢!

    在听到宋海云的话后,叶晨峰的拳头非但没有减速,反而又加快了速度,“砰!”的一声,叶晨峰的拳头轰击在了江莫天心脏的位置。

    而宋海云的暴喝声也骤然间响起:“小子,你找死!”

    一股涅槃境的滔天气势瞬间笼罩住了整个比武场,叶晨峰脚下的步子快速后退,足足远离了江莫天三十来米才停了下来。

    在叶晨峰远离江莫天的瞬间,海神殿的太上长老宋海云,他的身影猛的出现在了江莫天的身旁,他感应了一下江莫天胸口的心脏,他感觉得出江莫天的心脏几乎已经碎裂了。

    宋海云将一股灵气注入到了江莫天的身体之内,擂台上的法则是无法限制住涅槃境强者体内的灵气河流的。

    随即。

    宋海云的储物戒指一闪,他的手中又出现了一个白色瓷瓶,他从瓷瓶中倒出了一颗白色丹药,他将白色丹药塞入了江莫天的嘴巴里。

    这白色丹药名叫护心丹,这护心丹乃是三品丹药。

    以江莫天如今的心脏碎裂的情况,这护心丹只能够保住江莫天十天的命,如果十天内找不出修复江莫天心脏的办法,那么江莫天还是会死亡的。

    在暂时保住了江莫天的性命后,宋海云脸上是充斥着愤怒,他刚刚已经提醒过叶晨峰了,可叶晨峰却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这让他心中的怒火冲到了极点:“小杂碎,刚才胜负已分,你却还要下死手,你是不是也应该要给我这位晚辈去陪葬?”

    叶晨峰紧皱着眉头,喝道:“比武有比武的规矩,他刚刚有对我认输吗?既然他怕死,那么他为什么还要指定让我上擂台和他比武?我想他应该早就做好一死的准备了。”

    “在场的各位朋友,你们说我的话有没有道理?现在打了小的,老的出来撑场面了?简直是可笑无比。”

    在场的人也都对宋海云开始指指点点的了,毕竟在场的有些人,他们的宗门实力也并不弱,他们倒也不惧怕海神殿。

    而宋海云的神色是越来越阴郁了,他心中的滔天怒火有重要喷发出来的感觉,他那浑浊的眸子是定格在了叶晨峰的身上。

    这比武场内的形势瞬间变得一触即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