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人和人之间没法比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云仙宗的太上长老左德元,他见左飞白也乖乖的喊了一声叶晨峰为老祖宗后,他脸上这才洋溢起了笑容,他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白色的令牌,在令牌上面赫然写着“云仙”两个大字,一旁的何满阳和左飞白等人见到这块令牌后,他们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

    这乃是云仙宗至高无上的云仙令,只有云仙宗的太上长老才能够持有的,而左德元将这块云仙令毫不犹豫的塞到了叶晨峰的手里,说道:“叶兄弟,你我一见如故,我和叶兄弟你也算是忘年之交了,这块令牌叶兄弟你一定要收下,有了这块令牌,你以后随时都可以来云仙宗我了,可以说这块令牌在手,你在云仙宗内几乎可以畅通无阻了。”

    叶晨峰也并不知道云仙令代表的含义,他还以为这块令牌只是类似于进入云仙宗的通行证,所以他没有任何的推辞,他直接将云仙令收入了储物戒指里,说道:“既然老前辈你都这么说了,那么以后我就叫老前辈一声老哥吧!”

    “那我就不客气的叫叶兄弟你一声老弟了。”左德元的心情也十分的好。

    而一旁的何满阳和左飞白等人,他们看到叶晨峰随随便便就把云仙宗的无上令牌收入了储物戒指里,这让他们一个个瞪大着眼睛,可他们的老祖宗都没有解释云仙令在云仙宗的份量,所以,他们一个个也都不好开口了。

    “对了,老弟。我差点忘了,你身上还受着伤呢!老哥我真是太糊涂了。”左德元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一闪,一只白色的瓷瓶就chu xian在了他的手中。

    左德元从瓷瓶中倒出了两颗青色的丹药来。这两颗青色的丹药上泛着淡淡的光泽,而且在白色瓷瓶的塞子被打开的瞬间,一阵淡淡的丹香味就从瓷瓶中飘了出来。

    “小兄弟,这乃是聚灵复伤丹,你和你身旁这位姑娘都受了重伤,服用一颗聚灵复伤丹对你们的伤势非常有hao chu 。”左德元将两颗聚灵复伤丹递给了叶晨峰。

    这回,不仅何满阳和左飞白等人愣住了。就连粱左意和苏冰旋也都愣住了,这聚灵复伤丹乃是货真价实的四品疗伤丹药,在整个地玄界品级最高的炼药师也只有四品。而且何满阳知道他师父身上只剩下这最后两颗聚灵复伤丹了。

    粱左意和苏冰旋没有受伤,而叶晨峰和小白之间,小白受的伤比较的重,叶晨峰非常不喜欢拐弯抹角的。他爽快的收下了两颗聚灵复伤丹。他原本想要将这两颗丹药全部给小白服用的,可惜的是小白死活都不同意。

    最后,叶晨峰只能够和小白一人服用一颗了,叶晨峰在将一颗聚灵复伤丹吞入肚子里之后,从这丹药中顿时释放出了一股极为特殊的能量,这股能量在不断的将天地之间的灵气往他体内聚集,在这些浓郁灵气的包裹下,叶晨峰身上的伤势在快速的恢复着。

    这一颗聚灵复伤丹。几乎让叶晨峰体内的伤势全部恢复了,而小白的内伤比较的严重。她身体内的伤势没有彻彻底底的恢复。

    叶晨峰看了一眼身旁的小白,他对着左德元,说道:“老哥,我们能不能在这艘船上休息几天?”

    “老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这不是在打老哥我的脸吗?不过,老弟你的伤势几乎全部恢复了,今天是我们兄弟两相识的日子,你一定要陪老哥我好好的喝上一杯酒。”

    转而,左德元又看向了叶晨峰身旁的小白,说道:“这位姑娘的伤势,你也不用太担心了,她已经服用了聚灵复伤丹了,她只要好好的休养上几天就能够彻底痊愈了。”

    左德元停顿了一下之后,他对着何满阳,说道:“满阳,你帮这位姑娘安排住的地方,这位姑娘现在的qing kuang需要多休息。”

    小白对于左德元的话是无动于衷,她的美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叶晨峰,她只听叶晨峰的命令,而叶晨峰见左德元如此的热情,他到也不好拒绝左德元了,他对着小白说道:“小白,你zi先去休息吧!我这里mei shi 的。”

    小白在听到叶晨峰的话后,她才跟着何满阳离开了大船第三层的甲板之上。

    在小白离开了之后,左德元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一闪,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便chu xian在了甲板之上,左德元对着叶晨峰,说道:“坐!坐啊!今天我要和老弟你痛饮一番。”

    “砰!砰!”两声。

    两个容量极为巨大的酒坛便chu xian在了桌子之上,这两个酒坛的高度足足有一米左右,可见这两个酒坛之中容量有多么的巨大了。

    至于左飞白、粱左意、苏冰旋和在场的九名造化境强者,他们自然是没有资格和左德元同坐一桌了,他们只能够在一旁看着。

    而左飞白在看到两个巨大的酒坛之后,他脸上瞬间被震惊给填满了,口中低声自语道:“哎,老祖宗还真是大手笔啊!”

    站在左飞白身旁的粱左意,既然叶晨峰都和左德元以兄弟相称了,那么他也不再担心什么了,他在心里面悱恻道:“不就是喝点酒嘛!还和什么大手笔扯上关系了?”

    不过,粱左意嘴上却是说道:“左少,难道这酒还有什么特殊的?”

    左飞白低声说道:“这酒何止是特殊啊!这酒名叫强身锻骨酒,乃是用两千种极为珍贵的灵草和灵药酿造而成,最重要是老祖宗拿出来的这两坛子强身锻骨酒,这一直是他的宝贝,这两坛子酒已经酿造了有三百年的时间了,从前我求了老祖宗无数次,他连一滴都没有给我喝过。”

    “据说这强身锻骨酒能够强化修炼者的肉身和骨头,可以说这强身锻骨酒乃是再多的灵石也买不到的。”

    经过左飞白这么一说,粱左意才明白了左德元还真是好大的手笔,他不禁也想要尝尝强身锻骨酒的滋味了,可惜他只有在一旁看着的份。

    虽然叶晨峰的听觉非常的敏锐,但他没有刻意去听左飞白他们的谈话,所以,他还并不知道这两坛子酒这么的珍贵。

    “老哥,我们也不要这么的麻烦了,我们直接拿着坛子喝就行了。”叶晨峰直接将坛子给打开了。

    左德元笑道:“老弟,你的脾气就是对我的胃口,老哥我在这里先敬你。”

    左德元也将坛子给打开了,拎着坛子就喝了起来,叶晨峰当然也不甘示弱了,他也一口一口的往肚子里灌着强身锻骨酒,他还时不时会将一些强身锻骨酒散落在甲板之上。

    而左德元并没有因为叶晨峰洒落了这么珍贵的酒而生气,他仍旧是笑呵呵的说道:“老弟,够豪爽,我们再来。”

    一旁的左飞白看的是一脸的肉痛,他从前连一滴强身锻骨酒也讨要不到,更别说是将强身锻骨酒洒落在地面上了,在左飞白看来就算是他的父亲云仙宗的宗主,如果把强身锻骨酒洒落在了地面上,恐怕左德元也立马会板起脸来的。

    叶晨峰和左德元才认识了一天都不到,左德元就如此看重叶晨峰了?在此刻左飞白心里面,人和人之间还真没办法比较的。

    一旁的粱左意看到左飞白一脸郁闷的表情,他拍了拍左飞白的肩膀,他脸上露出了我明白你感受的表情,开口说道:“左少,我们家少爷就是这样的,他走到哪里几乎能够牛b到哪里,习惯就好,习惯就好了,可惜了洒落在甲板上的强身锻骨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