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你只有一个月的命了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茫茫大海之上。

    一艘造型极为奢华的大船在海面上稳稳的行驶着。

    这艘大船一共有三层,而且船身是用一种特殊材料制作而成的,这艘船乃是货真价实的上品灵器,能够拥有如此巨大的上品灵器,这艘船上的人背景肯定极为不一般。

    在这艘奢华的大船上有一根旗杆,在旗上画着一朵白色的云,如果地玄界的人看到这根旗杆的话,他们一定能够一眼认出这乃是三品宗门云仙宗的标志。

    在这艘极为奢华的大船的第三层甲板上,刚刚云仙宗宗主的儿子左飞白,他正在甲板上独自看着大海,谁知道粱左意突然从高空中坠落,这左飞白虽然有造化境一重天的实力,但是谁会想到天空中突然会掉下一个人来的?

    所以,左飞白纵使有造化境一重天后期的实力,他也微微有些愣神了,就是这个愣神的工夫,他就极为不幸的被粱左意的身体给砸中了。

    此刻,大船第三层的甲板上气氛有些凝重。

    从船舱内涌出的十来个人,为首的那名轮回境三重天巅峰的中年男人,他的名字叫做何满阳,他身上穿着一袭白色长衫,模样倒是看上去非常的儒雅的,可他现在的脸色却是冰冷到了极点,目光定格在了叶晨峰等四人的身上,恐怕只要叶晨峰等四人一动,何满阳就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们给击杀。

    何满阳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但他的身体内已经聚集了一股气势了,随时等待着爆发。

    而站在何满阳身后的九个人,他们的实力清一色的都在造化境的层次。其中一名造化境二重天初期的老头,他走到了刚刚被粱左意压在身下的左飞白身旁,他感应了一下左飞白的气息后,他嘴巴里是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说道:“少主没事。他只是暂时昏厥了过去。”

    随后,这名造化境二重天初期的老头,他的手指点住了左飞白身上的两处穴道。

    “咳咳咳!”

    一阵猛烈的咳嗽声在第三层的甲板上回荡了开来,左飞白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这左飞白的模样倒也不差,单单看他的穿着打扮。这左飞白就有一副公子哥的派头了。

    一旁的叶晨峰在感觉到何满阳有轮回境三重天巅峰的实力,他又感觉到何满阳身后的九人清一色的都是造化境的实力,这让叶晨峰心里面的凝重是愈演愈烈了,还好的是被粱左意当做垫子的左飞白没有死,要不然这件事情还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粱左意和苏冰旋的目光看到了船上那根随风摆动的旗杆了。他们在看到旗上一朵白云的图案后,他们两个不禁脸色大变,他们两个身为原本四品宗门万月阁的弟子,他们当然是认得云仙宗的标志的。

    粱左意在叶晨峰身旁低声吞吞吐吐的说道:“少爷,这艘船上是云仙宗的人,而且刚刚他们称呼被我砸中的人为少主,那么他岂不是云仙宗宗主的儿子了?这云仙宗可是货真价实的三品宗门,势力和底蕴比万月阁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呢!”

    叶晨峰在听到粱左意的话后。他开口说道:“小梁子,也算你运气好,如果你真的砸死了云仙宗的少主。恐怕我们四人今天想要离开这里是几乎不可能了。”

    在叶晨峰说话的时候,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左飞白,他脑中隐隐约约的想起了昏迷之前的事情,他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好端端的在甲板上看看大海,竟然会倒霉催的被一个人给砸中了?

    好在左飞白身为云仙宗的少主。他身上穿着一件下品灵器的护甲,这才会使得他一点事情也没有的。

    “刚才是哪个混蛋砸中了本少主?”左飞白口中不爽的嚷嚷了起来。他的目光看向了叶晨峰和小白等四人。

    轮回境的三重天巅峰的何满阳,他看了眼左飞白。在确定了左飞白真的没事之后,他心里面的怒火不禁少了几分,不过,他还是质问道:“你们以为不开口就没事了吗?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如果你们不想要开口,那么你们就一辈子都不要开口了。”

    “何叔,这几个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让我来动手料理了他们。”左飞白脑袋中还有些昏沉呢!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对叶晨峰等人动手了。

    何满阳看了眼小白,他随后对着左飞白,说道:“飞白,难道你没感觉到对方也有轮回境的高手吗?”

    闻言,左飞白这才感觉到了小白也在轮回境的层次,而叶晨峰知道再不开口,对方真的要没有耐心了,他急忙说道:“不好意思,这次是我们的错,我们是从传送阵里被传送过来的,可能是传送阵出了一些问题,非但没有把我们传到我们要去的地方,居然还把我们传送到了半空之中,所以才发生了刚刚的意外。”

    叶晨峰随便找了一个理由,他也并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毕竟刚刚的确是粱左意砸中了左飞白,他表示着一些歉意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左飞白骨子里明显是带着一股纨绔子弟的气息,他撇了撇嘴,说道:“你们以为说句不好意思就没事了吗?我左飞白就这么被你们给白砸了?那我们云仙宗的威严何在?刚刚砸中我的人必须要死,还有另外三个人也必须要进入我们云仙宗做十年的杂役。”

    粱左意在听到左飞白的话后,他一脸哀求的看着叶晨峰,他生怕叶晨峰真的丢下了他。

    叶晨峰的眉头是皱了起来,先不说粱左意的死活,要他进入云仙宗去做杂役?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在他看来这左飞白完全是欺人太甚了,可现在小白和他都受了重伤,光靠粱左意和苏冰旋的话,一旦双方起冲突,他们四人是必死无疑的。

    轮回境三重天巅峰的何满阳,他冰冷着一张脸,淡漠的说道:“你们听清楚飞白的话了吗?照着飞白的话去做,要不然你们四个现在就会全部没命。”

    叶晨峰的两条眉毛都要拧在一起了,难道真的要不管粱左意的性命?这段时间粱左意表现的非常不错,这让叶晨峰狠不下心来丢下粱左意,再而叶晨峰骨子里也是个极为傲气的人,要让他低头几乎是不可能的。

    “你们大吵大闹的干什么?还让不让老头子我休息了?”

    一名头发花白上了年纪的老头从船舱里慢悠悠的走了出来,这老头身上没有一丝气势可言,如果你要认为这老头非常普通的话,那么就大错特错了,这老头给人一种和大自然融合了的感觉。

    这老头乃是云仙宗的太上长老左德元,他同样也是左飞白爷爷的爷爷,一身实力在涅槃境三重天中期的层次。

    以左德元的实力,他在船舱内就将外面的事情了解的一清二楚了,而何满阳和左飞白等人在看到左德元后,他们一个个的神色立马变得恭敬了起来。

    左德元挥了挥手,随后,他的目光看向了叶晨峰等人,他看得出叶晨峰等人不像是在说谎,他说道:“罢了、罢了,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不过,你们四个也不要想要让我们招待你们了,你们立马下船去吧!”

    原本在左德元这位涅槃境三重天中期的高手出现后,粱左意等人几乎是陷入绝望了,再而又听到左德元竟然不追究今天的事情了,这让粱左意等人是喜出望外,叶晨峰也对这个老头有了一丝的好感。

    在这茫茫大海上,四周连一片休息的岛屿也没有,叶晨峰和小白都受伤,他们需要有一个休息的地方,然而白影人突然在叶晨峰脑中说了一句话,叶晨峰在听完了这句话后,他的脸色变幻了一阵后,他指着左德元说道:“老前辈,你只有一个月的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