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震怒的炼器宗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ter>

    七天后。

    地玄界某处巍峨高山的山脚下。

    叶晨峰、天火老人、粱左意和苏冰旋这四人,他们足足是赶了七天七夜的路了,叶晨峰识海中的神念之力和体内的灵气也恢复了,经过这次神念之力和灵气榨干式的消耗之后,叶晨峰神念境一重天中期的气势又变得不稳定了起来,叶晨峰感觉自己的实力要不了多少天就又能够突破了。

    此刻,天火老人和叶晨峰等四人坐在了山脚下的石头上休息,他们还并不知道通天城传信到炼器宗的事情,不过,就算是他们知道,他们现在也做不了什么的。

    自从叶晨峰答应了收天火老人为徒之后,在这七天里天火老人对叶晨峰是极为的照顾,尤其是叶晨峰帮他解答了一个又一个的炼器上的问题后,他对叶晨峰是越来越尊敬了,他现在对叶晨峰的话是深信不疑。

    其实,天火老人问的这些问题都是黑影人江运天给叶晨峰的答案,毕竟现在的叶晨峰除了七天前刻画了一幅灵阵图之外,他只是炼制过储物戒指而已,可以说现在的叶晨峰对炼器还是一窍不通。

    不过,这七天里天火老人问的都是基本的炼器问题,毕竟天火老人一直自己在研究炼器,很多基本的问题他都没有彻底弄清楚的。

    黑影人江运天在给叶晨峰各种问题的答案时,叶晨峰也开始慢慢的真正了解炼器是怎么回事了?

    每当天火老人要向叶晨峰请教的时候,天火老人便会封住粱左意和苏冰旋的听觉,在他看来他的师父叶晨峰可是堂堂至尊炼器师的徒弟,这等宝贵的炼器知识又怎么能够被外人听去了?

    坐在了山脚下的天火老人,他在向叶晨峰请教完了今天的问题之后,他便将粱左意和苏冰旋的听觉给恢复了过来,粱左意立马说道:“天火前辈,您能不能不要每次都封住我的听觉?我根本对炼器一窍不通的,就算让我听到了。我也无法理解的。”

    天火老人闻言,他立马是吹胡子瞪眼的喝道:“小子,我师父的炼器之法你知道有多么的珍贵吗?你有资格听我师父传授我炼器之法吗?你就每天给我老老实实的呆着就行了,我听说你的本命精血被我的师父给掌握了?这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懂不懂?我师父将来注定是要成为至尊炼器师的男人。”

    天火老人是越说越来劲了。说的是他自己都热血澎湃了起来,一张老脸是涨的通红。

    被天火老人一顿训斥,粱左意心里面是彻底的泪流满面了,不过,他心里面也是比较认同天火老人的话的,只要叶晨峰照这样的速度成长下去,说不定将来真的能够成为至尊炼器师的,不过,要是让他知道现在叶晨峰连一品炼器师都算不上,不知道他心里面会有什么想法?

    坐在天火老人面前的叶晨峰。他开口道:“天火前辈,其实你用不着拜我为师的,我只需要你保护我一段时间就行了,在这段时间内我同样会全心全意的传授你炼器之法的。”

    这七天里,天火老人是领教了叶晨峰在炼器方面的深厚底蕴。他心里面是真真切切的把叶晨峰当做师父看待的,他急忙说道:“师父,我已经拜您为师了,我就是您的徒弟,除非您要把我逐出师门。”

    “师父,您放心好了,只要徒儿有一口气在。徒儿会一直保护师父您的安全的,我相信师父您的实力很快就会超越我的,还有请师父您以后叫我天火就行了。”

    说实话,这七天里,叶晨峰被天火老人左一句师父,右一句师父叫得极为别扭的。毕竟天火老人可是活了数百岁的老头了。

    见天火老人是铁了心的认定了他这个师父了,叶晨峰也只能够在心里面叹了一口气,他也不再纠结了,说道:“好,天火。你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徒弟,既然你这么执着,那么师父我将来一定会让你的炼器水平越来越高的。”

    天火老人听到叶晨峰的这番话后,他脸上又立马恢复了激动的表情,说道:“师父,天火能够作为您的第一位弟子,这乃是天火的荣幸啊!”

    天火老人作为炼器的痴迷者,他是被叶晨峰的炼器“底蕴”给彻底的折服了。

    ……

    而在叶晨峰等人暂作休息的时候。

    地玄界。

    炼器宗的大殿之内。

    在整个地玄界几乎只有炼器宗内才能够培养出炼器师,而炼器宗每年炼制的各种品级的武器也极为有限,所以各大宗门都和炼器宗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炼器宗在整个地玄界内有着超凡的地位。

    此刻,炼器宗内奢华且雄伟的大殿之内。

    炼器宗的宗主王震山坐在了首位之上,他脸上布满了愤怒之色,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两只手掌握住了椅子的扶手,身上隐隐的散发着轮回境四重天初期的气势。

    在王震山的下方站在十来名炼器宗的内门长老,其中为首的两个老头,他们乃是炼器宗的大长老杨凡德和二长老长百空,这两人就是炼器宗内领悟了空间法则的人,在炼器宗内只有他们两个能够炼制出储物戒指来,同样他们两个也是货真价实的五品炼器师。

    大长老杨凡德的实力在造化境五重天后期,二长老长百空的实力在造化境四重天巅峰,当初在天耀城紫云拍卖场的时候,叶晨峰委托水紫嫣帮他拍卖储物戒指的,当时这长百空也参与过竞拍的。

    就在一个时辰前,通天城前来送信的人来到了炼器宗,如今炼器宗的宗主以及所有内门长老,他们已经看过叶晨峰等人的画像和古南洪的亲笔信了。

    “无法无天,简直是太无法无天了,竟然敢杀害我炼器宗的内门长老?他们还真是欺我炼器宗没人了?”坐在首位上的炼器宗宗主王震山,他身体里冒出了无法抑制的怒火,想他炼器宗在地玄界的地位超凡了这么多年,有多少年没有人敢对炼器宗的弟子和长老动手了?如今竟然有人敢破了这个例?

    “宗主,这件事情我们绝对不能够姑息,我们炼器宗的威严不能够被人踩在脚底下了。”

    “宗主,既然我们知道凶手的样子了,那么这件事情就非常的好办了。”

    ……

    在场的内门长老是依次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而大长老杨凡德说道:“宗主,天火老人当年被我们炼器宗拒之门外,这件事情或许是他弄起来的也说不一定。”

    “天火老人?”王震山口中嘟囔了一句,接着,他脸上是杀气滔天,喝道:“这回就是十个天火老人,我也要将他们全部诛杀。”

    王震山话语在微微停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喝道:“其中还有两个万月阁的弟子参与?看来万月阁也必须要适当的敲打敲打了,让人立马传信给万月阁的宗主,如果这件事他们无法给我们的炼器宗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么我们炼器宗将不再给万月阁出售任何武器,而且他们万月阁将成为我们炼器宗永远的敌人。”

    “将天火老人,万月阁的两名弟子,还有最后那不知名的小子的画像给所有炼器宗内的弟子和长老全部看一遍,你们都先散了吧!你们派一人去给万月阁施加压力吧!”王震山挥了挥手说道。

    由于古南洪将比斗炼器的事情只字未提,所以,在王震山等人看来这件事情可能是天火老人牵头的,而他们殊不知真正的主角乃是王震山口中那不知名的小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