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灭口!愚蠢!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ter>

    与此同时。

    在天火老人和叶晨峰他们离开通天城的时候。

    通天城内。

    城主古南洪和他的儿子古天迟,他们两个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天火老人带着离开,一来这场比斗是他们提出来的,他们这边没有道理可言;二来古南洪根本拦不住天火老人,就算他,估计最后也只能够是落败的下场。

    古南洪脸色冰冷的可怕,他看着街道周围看热闹的者,他zhidao如果今天的事情传出去了,炼器宗keneng会迁怒于通天城的,毕竟炼器比斗是古南洪提出来的,而炼器宗在整个的人脉无比的强悍,如果说炼器宗声明要灭了通天城的话,恐怕很多宗门都愿意动手的。

    “古城主,我这里有个,不zhidao您愿不愿意听?”一名造化境一重天的修炼者站出来说道。

    古南洪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有什么消息?”

    “我认得和那一起的另外一男一女,他们两个乃是万月阁的弟子粱左意和苏冰旋,我曾经去观看过万月阁弟子比斗的。”那名造化境一重天的修炼者回答道。

    “万月阁?”古南洪嘴角浮现了一抹狠辣笑容,他体内轮回境二重天的气势陡然飙升,在面前那名造化境一重天的修炼者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古南洪的手掌瞬间扣住了对方的脖子,“咔嚓!咔嚓!”两声,那名造化境一重天修炼者的脖子直接被捏碎了。

    “天迟。凡是在这里看过刚刚那场比斗的人,一个不留。”古南洪的身影瞬间闪进了人群之中,他的气势立马将在场剩下的三名造化境强者给笼罩住了。

    至于其他的修炼者。一般实力都在汇海境到神念境,其中就连神念境五重天实力高手也没有。

    而古天迟的实力在神念境五重天后期,只要他的父亲了剩下的三名造化境的高手,那么其他人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挑战了。

    古天迟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一闪,一把银白色的软剑顿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手中的软剑如同一条快速游动的银蛇一般,从一个又一个修炼者的脖子上划过。快速的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的性命。

    一刻钟之后。

    地面上躺满了一具又一具的尸体,鲜血将地面都完全染红了,不过。古南洪和古天迟这对父子,他们脸上毫无异色,古南洪开口道:“让人暂时关闭城门,今天通天城不再接受任何进入者了。再让人把这里清理一下。通知住在通天城内的人,最近两天不要到处走动,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屋子里。”

    在吩咐完了古天迟后,古南洪脸色阴沉的朝着城主府走去了,他将观看刚刚那场比斗的人全部灭口了,那么今天的消息就绝对不会泄露出去了。

    现在古南洪还有一件事情要做,他要以最快的sudu通知炼器宗,他当然不会告诉炼器宗。朱文常是死在炼器比斗中的,他只要添油加醋的告诉炼器宗。朱文常是死在叶晨峰和天火老人他们手里的就行了。

    古南洪在回到城主府后,他立马让人将天火老人、叶晨峰、苏冰旋和粱左意的模样画了下来,随后,他便吩咐了一名造化境一重天的高手,让他驾驭狮头鹰立马去一趟炼器宗,把叶晨峰等人的画像以及他亲手写的一封信交给炼器宗的宗主。

    这狮头鹰乃是一种体型庞大并且能够在天空中飞行的妖兽,这种妖兽一旦被驯服了,修炼者便可以乘坐狮头鹰在天空中赶路了,这狮头鹰的sudu非常之快,乘坐狮头鹰从通天城到炼器宗最多七天的路程。

    在那名造化境一重天的高手乘坐狮头鹰出发之后,古天迟走进了城主府的大厅内,他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古南洪,说道:“父亲,那些尸体全部处理完了,通天城的城门也暂时关闭了,我们要不要通知一声正在闭关的老祖宗?”

    古南洪摆了摆手,说道:“我已经通知老祖了,老祖应该马上会从闭关的密室中出来了。”

    在古南洪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一名道骨仙风的白衣老头便走进了大厅,古南洪在看到这老头后,他立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恭敬的说道:“老祖,您在闭关还要打扰您,南洪我真是太不应该了。”

    古天迟也在一旁低着头喊了一声:“老祖宗。”

    那名白衣老头,他挥了挥衣袖,说道:“说吧!我zhidao如果不遇到大事,你们也不会来打扰我的。”

    “哎!”这白衣老头不禁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神色有些落寞,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已经停留在涅槃境一重天后期足足五十年了,要何时才能够突破?”

    这白衣老头便是通天城城主府的老祖古兴元了,一身实力在涅槃境一重天后期的层次,这老头身上毫无气势,也毫无威严,就好像是一个普通的老头而已,凡是抵达了涅槃境的高手,其实力都会返璞归真了。

    古南洪毕恭毕敬的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对古兴元说了一遍,听完了古南洪叙述的古兴元,他皱了皱眉头,瞬间大骂道:“愚蠢,你们这对父子简直。”

    “老祖,您这是?”古南洪见古兴元动气了,他一脸不解的问道。

    至于古天迟,他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了,看来他十分的惧怕古兴元这位老祖宗。

    “你们将在场的人灭口,这一点做的非常好,但是,你们难道现在还不zhidao我为什么骂你们愚蠢吗?”

    古兴元目光看着古南洪和古天迟,继续说道:“你们说和炼器宗内门长老比斗的小子才二十多岁吧?既然他能够刻画出中品灵器的灵阵图,那就说明他乃是五品炼器师了。”

    “如此年纪,他就能够抵达这般炼器水准,将来他的炼器水准百分之一百会超越如今炼器宗的宗主,而谁又能够培养出这么年轻的五品炼器师?恐怕这小子背后有一位高人在,那位高人的炼器水准绝对在八品之上,甚至是至尊炼器师也不是没有keneng的。”

    “什么叫做富贵险中求?如果你们能够在这个时候帮一把那小子并且诚恳的向对方道歉,说不定能够将那小子拉入我们的城主府呢!可惜你们错过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如今你们已经让人驾驭狮头鹰出发了,这狮头鹰的sudu极快无比,再而去往炼器宗的路线有好几条,现在追上去也来不及了,既然你们已经错了,那么你们就只能够下去了。”

    “通天城和那小子的仇算是结下来了,以后如果再遇到那小子,必须要想尽办法将对方抹杀了,绝对不能够让他真正的成长起来。”

    被古兴元这么一提醒,古南洪才想到了一名二十多岁的五品炼器师的价值,他心里面隐隐的产生了一丝的后悔,他对着古兴元,说道:“老祖,您教训的是啊!南洪我考虑不周了,现在只有击杀那小子了,我会让通天城的高手去搜寻那小子的下落的。”

    古兴元也没有兴趣呆在大厅了,如今他一心都在修炼之上,只想要尽快的突破实力,他说道:“好了,接下来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我要继续闭关了,没有什么事情不要来打扰我了。”

    在古兴元离开之后,古天迟立马问道:“父亲,那小子的真的会是一名至尊炼器师吗?这不keneng啊!炼器宗的宗主乃是地玄界最厉害的炼器师,他也才六品炼器师的水准。”

    古南洪拍了拍古天迟,说道:“这只是老祖的而已,我也不相信地玄界会有传说中的至尊炼器师,说不定是那小子有另外的一番机遇,如果我们能够活捉了那小子,那么天迟你或许也能够成为一名炼器的天才。”

    闻言,古天迟是一脸的激动,他握紧了拳头,说道:“父亲,如果遇到那小子,那么我们一定要让人活捉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