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恢复了一小半的灵器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苏冰旋,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叶晨峰根本不会炼器,他更不会刻画灵阵图,他竟然将火云剑内部原本的灵阵图都抹去了,看来我们两个的命也要搭进去了。”

    粱左意将天火老人和朱文常的话是听得一清二楚的,在这种qing kuang下他已经顾不得再称呼叶晨峰为少爷了。

    眼下苏冰旋哪里知道该怎么办?通天城的城主府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对付得了的,她声音清冷的说道:“我们只能够期待发生奇迹了。”

    粱左意闻言,他垂头丧气的说道:“苏冰旋,你认为会有奇迹发生吗?现在我们只有等死的份了,早知道我们应该连夜赶路的。”

    苏冰旋虽然没有再回答粱左意的话,但她心里面也非常清楚,朱文常乃是堂堂三品炼器师,叶晨峰这个根本不会炼器的人,他如何能够在炼器上胜过朱文常?

    右手中握着一把火云剑的朱文常,他正在分析着火云剑内部破损的灵阵图,这灵阵图由一条条细线构成了一个极为复杂的图案,不过,这灵阵图中间一部分细线被抹去了,朱文常必须要将这一部分细线补充出来。

    这一条条构成灵阵图的细线乃是由神念之力配合灵气共同刻画出来的。

    朱文常在大致的分析完了破损的灵阵图后,他一边将体内的灵气不断的注入到火云剑的内部,随后,他又用神念之力引导着不断注入的灵气。

    神念之力将灵气引到了破损的灵阵图上,朱文常genzi的分析。他开始慢慢的补充起了灵阵图来。

    这刻画灵阵图是极为耗神的,再而火云剑可是下品灵器,这完全超出了朱文常的能力了。好在只是让他补充完破损的灵阵图而已,要不然他根本没能力刻画下品灵器内部的灵阵图。

    可纵使如此,朱文常额头和脸颊上的汗珠也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他识海中的神念之力是快速的消耗着。

    至于叶晨峰那一边。

    叶晨峰在将手中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抹去之后,他脑中立马显现了一幅星辰的图案,这幅星辰的图案是由一条条细线构成的,紧接着。黑影人江运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小子,这幅就是你要刻画在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了。”

    “你的时间不多了,你必须要听着我的指挥刻画。中间chu xian一些偏差无所谓,你只要将这幅灵阵图大致的刻画出来就行了。”

    “小子,你给我听好了,先将你体内的灵气注入到火云剑内部。再试着由你的神念之力去引导注入火云剑内的灵气。”

    “先将你脑中星辰图案最底下的一根细线刻画出来。”

    这是叶晨峰第一次刻画灵阵图。他在平心静气了之后,他gen江运天的指示,他利用神念之力引导着灵气,他在火云剑内刻画着星辰图案最底下的一根细线了。

    可在火云剑内部慢慢形成细线的时候,叶晨峰感觉zi脑中的神念之力在快速的被抽取,就连体内的灵气也消耗的十分严重,口中的牙齿瞬间被他咬得紧紧的。

    “小子,灵器内的灵阵图可不是这么容易刻画的。本来以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刻画灵器内部的灵阵图,不过。你现在只能够咬牙挺过去。”黑影人江运天严肃的说道。

    “接下来刻画星辰图案最右边的一根细线,将它和最底下的细线连接起来。”

    ……

    脑中不断的响起黑影人江运天的指挥,叶晨峰是不断刻画出了一条又一条的细线,这星辰图案总共有四十九条细线构成,而叶晨峰刻画到第十条细线的时候,他识海中的神念之力和体内的灵气几乎消耗完毕了。

    叶晨峰的脸色是苍白无比,身上的衣衫早就被汗水给浸透了,但他还在不停的压榨着识海中的神念之力,以及体内的灵气。

    随着叶晨峰的压榨,他眉心白色和黑色的识海翻腾了起来,在两片识海翻腾的瞬间,竟然有丝丝神念之力在产生了。

    而与此同时,叶晨峰筋脉中的灵气河流也奔腾到了极点,灵气从他的筋脉之中也在慢慢的溢出来。

    叶晨峰此刻是心无旁骛,他脑中只剩下黑影人的声音了,他不停的gen黑影人的指挥刻画着灵阵图,每刻画出一根细线,叶晨峰的脸色就变得苍白一分。

    通天城的城主古南洪和他的儿子古天迟,他们的目光时不时的会瞟向叶晨峰,古天迟看到叶晨峰汗如雨下,脸色苍白的mo yang 后,他冷嘲热讽道:“父亲,这小子装的还挺像的,如今他将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都门抹去了,难道他是在zi刻画灵阵图吗?这可是下品灵器内部的灵阵图,他以为zi是四品炼器师?还是五品炼器师了?”

    而就在古天迟说话间,一旁手中握着火云剑的朱文常,他口中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手背擦了擦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珠,说道:“我将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补充完整了。”

    作为这场比斗的公证人天火老人,他正为刚刚叶晨峰抹去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而生气,他鼻子里不爽的冷哼了一声,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一闪,一块大约有两米高的石碑chu xian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这块石碑名叫测器碑,乃是专门用来测验各种武器的品次的。

    这块测器碑由下到上被分为了九层,每一层都代表着一个品次。

    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代表着下品法器、中品法器和上品法器;第四层、第五层、第六层代表着下品灵器、中品灵器和上品灵器;第七层、第八层、第九层代表着下品宝器、中品宝器和上品宝器。

    这块测器碑只能够测试到宝器的阶段,毕竟传说中的仙器在地玄界已经绝迹了,就连炼器宗的宗主也只能够炼制出上品灵器而已,一些大宗门内的宝器都是他们的老祖宗传承下来的。

    天火老人虽然心里面极为不爽叶晨峰,但他对炼器宗的人也没有好感,他不冷不淡的对着朱文常,说道:“你可以测试一下被你补充完灵阵图的火云剑抵达什么品次了?”

    朱文常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叶晨峰之后,他大步走到了测器碑面前,要测试武器的品次,只要将武器和测器碑碰撞在一起就行了。

    手中拿着火云剑的朱文常,他筋脉中微微催动着灵气河流,“砰!”的一声,手中的火云剑猛的劈在了测器碑之上,接着,从测器碑底部chu xian了一抹蓝色,这抹蓝色轻松的越过了第一层,最终稳稳的停留在了第二层之上,也就是说这把火云剑如今的品次在中品法器的层次。

    “朱长老的炼器手段果然让人佩服啊!能够将破损的下品灵器恢复到中品法器的层次,这已经非常不容易了。”通天城的城主古南洪笑着说道。

    “算是将下品灵器恢复了一小半了。”天火老人虽然嘴上非常不屑,但他心里面已经是非常的震惊了,朱文常以三品炼器师的水准,将火云剑的威力恢复了一小半,这让多年研究炼器的天火老人心里面是惊讶不已,原本在他估计朱文常最多能够把火云剑恢复到下品法器的层次。

    在心里面震惊的时候,天火老人又看了一眼叶晨峰,他不禁摇了摇头,在他看来叶晨峰今天是难逃一死了,他只是来做公证人的,再而他已经肯定叶晨峰就是一个草包了,他没必要为了救一个草包大动干戈的了,还有他非常不爽叶晨峰将他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抹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