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死鸭子嘴硬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少爷,你怎么能够答应这么不公平的比斗?你根本就不会炼器的,你这不是zi送死嘛!”站在叶晨峰身旁的粱左意,他见叶晨峰答应了比斗之后,他慌慌张张的开口说道。

    粱左意的性命可是和叶晨峰挂钩着的,输了这场比斗,叶晨峰是必死无疑的,而通天城城主府和朱文常就算愿意放粱左意和苏冰旋离开,只要叶晨峰一死,粱左意根本没有活着的可能了,他不慌张不行啊。

    苏冰旋也开口说道:“叶晨峰,他们明显是要把我们往死路上逼,你答应了他们的比斗,他们杀死我们就有正当的理由了。”

    粱左意和苏冰旋虽然故意把声音压低了,但是在场的很多人仍旧是听见了,通天城城主古南洪的儿子古天迟,冷笑道:“露馅了吧?原来只是个对炼器一窍不通的人而已,简直是浪费朱长老的时间,浪费我们大家的时间,倒不如你直接认输得了。”

    叶晨峰随意的耸了耸肩膀,说道:“还没开始比呢!比斗的结果还不知道。”

    “小子,你的两个同伴都把话说成这样了,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做炼器?如果你这种人都能够赢了三品炼器师朱长老的话,那么我当着这里所有人的面发誓,我直接抹脖子自杀。”古天迟信誓旦旦的喝道。

    古南洪拍了拍他儿子古天迟的肩膀,示意古天迟先闭上嘴巴,他对着朱文常。问道:“朱长老,你认为这场炼器比斗应该如何进行?”

    “古家小子,你未免做的太明目张胆了吧?这场比斗的内容由我来决定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天火老人瞪着眼睛说道。

    古南洪看了一眼朱文常。他见朱文常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他便说道:“好,这场炼器比斗就交给天火前辈你来主持。”

    天火老人捋了捋下巴上的胡子,他手指上的储物戒指一闪,两把火红色的长剑便chu xian在他的手里了,他开口说道:“这两把剑名叫火云剑,乃是我一次偶然间得到的。这两把火云剑是一模一样的,原本这火云剑是下品灵器。”

    “不过,如今两把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被破坏了。这两把火云剑变成了普通的宝剑了,无法再给持有者增加攻击力了,最重要的是这两把火云剑中的灵阵图损坏的程度也一模一样,今天谁能够将火云剑恢复到下品灵器。那么谁就是胜出者。”

    “对了!”转而。天火老人又拍了一下zi的额头,说道:“我差点忘了,三品炼器师最多只能够炼制出上品法器,我看你们两个都无法将火云剑彻底恢复的了,那么谁将火云剑的品级恢复的高,谁就是今天的胜出者吧!”

    “噗嗤!噗嗤!”两声。

    说完,天火老人直接将手中的两把火云剑飞射了出去,一把插在了叶晨峰面前。一把插在了朱文常面前。

    这炼器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刻画灵阵图,这灵阵图能够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以此来增加持有者的攻击力和防御力,一旦灵阵图被破坏了,那么不管是法器、灵器、宝器还是仙器,它们都将瞬间变成凡物。

    炼器宗的内门长老朱文常,他率先将一把火云剑拿在了手里,他仔细的感应着火云剑内部损坏的灵阵图,他平时炼制上品法器都不是百分之一百能够成功的,更别说火云剑乃是下品灵器了,这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对于朱文常来说太过的复杂了。

    朱文常的眉头在紧紧皱起了数秒钟之后,他的眉头又慢慢的松了开来,他虽然没有把握将灵阵图补到和原来一样,让火云剑恢复希下品灵器的品级,但他还是有把握将火云剑恢复到中品法器和上品法器之间的。

    朱文常在满脸冷笑的看了眼叶晨峰之后,他便开始感应起了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了,他利用神念开始一点一点的补充着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了。

    在朱文常动手补充灵阵图的时候,叶晨峰同样是将火云剑拿在了手里,感应着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不过,他对这灵阵图是一窍不通的,他心里面问道:“老黑,你能够补充完整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吗?”

    黑影人江运天简略的说道:“恐怕不能。”

    叶晨峰闻言,他差点直接被zi的口水呛死,这老黑竟然在关键的时候给他掉链子?他心里面吼道:“老黑,你可不要和我开玩笑,你不是堂堂至尊炼器师吗?你连下品灵器内部的灵阵图也补充不了?”

    “嗯,我是补充不了。”黑影人江运天没有丝毫羞愧的说道。

    不过,紧接着,江运天的话锋又立马一转:“虽然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损坏了很多,但我单单从这损坏的灵阵图上,我就能够看出这灵阵图刻画的简直狗屁不通,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刻画的?要是让我来刻画这把火云剑的灵阵图,我最起码能够让火云剑的品次提高到上品灵器。”

    “小子,这狗屁不通的灵阵图我是无法补充完整了,你只能够将这损坏的灵阵图全部抹去,你再听着我的指挥重新刻画灵阵图,因为你从来没有刻画过灵阵图,在刻画的过程中难免会chu xian一些错误的,不过,我能够保证只要你听着我的指挥,你重新刻画完灵阵图后,你最起码能够让火云剑恢复到下品灵器的品次。”

    叶晨峰在听完了黑影人江运天的话后,他知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了,他心里面直接问道:“老黑,我要如何抹去火云剑内部原本的灵阵图?”

    “小子,你听着我的话做就行了。”黑影人江运天回答道。

    叶晨峰脑中在响起了黑影人江运天的指挥后,他右手拿着火云剑,左手并拢的食指和中指在火云剑的剑身之上猛的划过,他的食指和中指顿时被划开了两道小口子。

    叶晨峰手指上的鲜血在沾染到火云剑的剑身之上后,他的整只左手握住了沾染了鲜血的剑身,他识海中的神念一动,一缕缕的神念之力朝着他的左手手掌聚集,他口中喝道:“破!”

    一阵细微的波澜在空气中掀了起来,叶晨峰手中火云剑内部原本的灵阵图被彻底的抹去了。

    一旁的天火老人,他感觉到叶晨峰那边的动静之后,他眉头微微一皱,火急火燎的喝道:“小子,你在干什么?你怎么把火云剑内部原本的灵阵图全部抹去了?现在有谁还能够恢复的?我还没有将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研究透彻的,简直气死老夫了。”

    天火老人是吹胡子瞪眼的,口中继续说道:“小子,原本看你不慌不忙的mo yang ,我还以为你有些能力的,可谁知道你小子就是个草包,真是气死老夫,真是气死老夫了。”

    正在补充灵阵图的朱文常,他也发现叶晨峰这边的动静了,他不屑的说道:“简直是儿戏,简直是儿戏啊,让我堂堂三品炼器师和你来比斗,这根本就在侮辱我,这场比斗还需要继续下去吗?”

    将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全部抹去的叶晨峰,他说道:“比斗还没有结束,如果你不愿意继续了,那么我可以认为你输了。”

    “死鸭子嘴硬,我看你还能够嘴硬到何时?”说着,朱文常便再次补充起灵阵图了,他不再去理会叶晨峰了。

    一旁的公证人天火老人,他心里面的气是不打一处来,他对炼器宗一直没有太多的好感,他站出来作为比斗的公证人,有一大部分原因在于朱文常乃是炼器宗的内门长老。

    对于天火老人而言,研究炼器对于他来说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眼下叶晨峰将他还没有研究透彻的一把火云剑内部的灵阵图给抹去了,这让他越看叶晨峰是越不顺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