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没弄清楚状况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霜霜呢?我的霜霜在哪里?”

    一名四十多岁的女人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大厅之内,这名女人的相貌和秦霜霜有几分相似,她乃是秦霜霜的母亲江冰兰,一身实力在通灵境二重天巅峰的层次。

    原本江冰兰是被关在房间里的,并且由秦家的下人看守着的,不过,江冰兰非常担心自己女儿的安危,她想尽了办法,总算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逃离了房间,在离开了房间后,她便直接来到了秦家大厅。

    坐在首位上的秦家老祖秦东河,他看到江冰兰冒冒失失的走进了大厅之后,他脸上立马浮现了不悦之色,喝道:“谁让你离开自己的房间的?”

    转而,秦东河又对着一旁的秦世方,说道:“那些负责看守她的人呢?他们竟然连这点小事也做不好?秦家不留没用之人,今天找个机会送他们上路吧!”

    秦家现任家主秦世方毕恭毕敬的说道:“是,老祖,我会将那些废物处理掉的。”

    江冰兰目光看着如此冷血无情的秦世方,她当年就是瞎了眼才会踏入秦家的大门的,她眼眶通红的朝着秦世方,喝道:“秦世方,你还算是一个男人吗?你根本不配做我的男人,你更不配做霜霜的父亲,霜霜到底在哪里?我要带她离开秦家,以后我们母女两就和你们秦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秦世方看着自己妻子江冰兰,他脸上的神色并没有太多的变化,说道:“在秦家,女人就是家族的牺牲品,除非你们女人体现出了比男人更加大的价值,如果当初霜霜能够加入灵药谷的话,那么今天绝对会是另外一番场景了。”

    当初灵药谷来北云城选拔弟子的时候,四大家族家主的子女都入选了的,可中途冒出了南元王朝的张文轩和灵药谷的五长老王永星等人陷害叶晨峰的事情。结果最后北云城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加入灵药谷了。

    “江冰兰,注意你说话的态度,老祖也这这里呢!你一个女人也配站在老祖面前说话?”秦世方的弟弟秦世南声音冰冷的说道。

    说来这秦家在对待女人方面,比任何大家族更加残酷。或许这是秦家血液里的一种传统吧!当年秦家老祖秦东河还年轻的时候,他为了活命,他曾经将自己的女人亲手送给一名大宗门的弟子的。

    而当年秦东河没有感觉任何的羞愧,反而还为此和那名大宗门的弟子搭上了关系,利用那名大宗门弟子的人脉,他最后坐上了当年的秦家家主之位。

    自从当年秦东河坐上家主之位后,女人在秦家的地位是一落千丈,秦东河的宗旨是女人乃是工具,作为工具是随时可以拿出来为秦家牺牲的,直到现在秦世方坐上秦家家主之位。这种宗旨仍旧是没有改变。

    秦世南的儿子秦华,他嘴角浮现着笑容,说道:“江冰兰,你女儿秦霜霜现在恐怕早就被刘江和胡飞龙给玩了,你们女人在秦家唯一的用处就是为我们秦家牺牲。你老老实实的在秦家呆着,你或许还能够活一命,要不然你也只能够到地下去陪你的女儿了。”

    江冰兰在听到秦华的这番话之后,她的身体猛的一个颤抖,女儿秦霜霜是她心理最重要的,她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秦世方,说道:“你们要把霜霜怎么样?”

    秦世方淡漠的回答道:“霜霜已经交给三大家族的人处置了。就算霜霜能够在三大家族的手里活下来,我们秦家也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秦霜霜将变成我们秦家的一个污点,我们必须要将秦霜霜这个污点抹去。”

    秦世方停顿了一下,他又继续说道:“不该你问的事情,你不必多问了。如果你还想要做我的妻子,那么你就给我乖乖的回房间,这件事情不是你有资格插手的。”

    江冰兰脸上瞬间被绝望给布满了,她发了疯似的问道:“霜霜在哪里?霜霜到底在哪里?”

    坐在首位上的秦家老祖秦东河,他鼻子里不耐烦的冷哼了一声。说道:“将这个疯婆子拖出去,她已经不配留在秦家了,如果她愿意的话,那么可以送她和秦霜霜在地下团聚。”

    “老祖宗,这种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吧!”秦华摩拳擦掌的朝着江冰兰走了过去。

    而正当这个时候。

    手里面拿着一个黑色包裹的秦霜霜踏进了大厅之内,脸上戴着银色鬼脸面具的叶晨峰,他紧跟在了秦霜霜的身后。

    这次叶晨峰来北云城的途中,他自己制作了六个这样的鬼脸面具呢!为的就是有时候方面行动,在没有将秦家人治服前,他还不打算以真面目示人,毕竟秦世方是见过叶晨峰的。

    秦霜霜突然走进了秦家大厅,这让在场的人都微微一愣,而江冰兰在看到秦霜霜后,她立马跌跌撞撞的小跑到了秦霜霜的面前,将秦霜霜一把搂入了怀里,口中关心的问道:“霜霜,你没事吧?”

    秦霜霜被江冰兰抱着,她的手里不好拿着黑色包裹了,所以,叶晨峰将黑色包裹帮秦霜霜拿着了,秦霜霜感受着自己母亲的关心,她眼眶湿润的说道:“霜霜没事,霜霜没事。”

    秦家老祖秦东河等人对于这种母女温情是极为的不屑的,他们将目光集中在了戴着鬼脸面具的叶晨峰身上,他们感觉得出叶晨峰的实力在神念境一重天初期的层次,他们还以为叶晨峰是三大家族的人派来的,毕竟他们根本不会想到三大家族的老祖已经全部死了。

    秦东河饶有意味的看着叶晨峰,他好歹也是一名神念境二重天后期的高手,他不需要在叶晨峰面前放低架子的了,他问道:“你是哪个家族的人?三大家族之中何时又多出了一名神念境的高手了?”

    戴着银色鬼脸面具的叶晨峰,他没有理会秦东河的意思,而一旁刚刚想要对江冰兰动手的秦华,他冷笑着对着秦霜霜,说道:“秦霜霜,你应该已经被刘江和胡飞龙玩过了吧?三大家族的那三个老头子有没有玩你?你还有脸踏入秦家大厅?”

    抱着秦霜霜的江冰兰,她眼眸中充满了担忧,而秦世南见叶晨峰没有理会秦东河的意思,他有些不爽的说道:“秦霜霜已经交给你们处置了,现在我们秦家可没有什么把柄落在你们手上了,你在我们老祖面前竟然还敢摆谱?”

    秦东河现在也不想节外生枝了,他对秦世南摆了摆手,随后,他看着秦霜霜,说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自杀,二是我们动手杀你。”

    秦霜霜的父亲秦世方,说道:“霜霜,你选择自杀吧!不要给我们秦家丢脸了。”

    “秦霜霜,这是秦家在给你留面子,难道你不应该有所感激吗?”秦家大长老秦海说的是冠冕堂皇。

    秦世南也随即开口道:“秦霜霜,难道你还真的想要我们动手?”

    “秦霜霜,你的身体已经脏了,只有你死了,这才能够保住我们秦家的尊严了。”秦华满脸不在乎的说道。

    而戴着鬼脸面具的叶晨峰,他终于是开口了:“你们好像一个个都没弄清楚状况吧?”

    秦东河等人在听到叶晨峰的话后,他们不禁微微一愣,而在他们愣神的时候,叶晨峰继续说道:“我不是北云城三大家族的人,我是秦霜霜的朋友。”

    秦东河等人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了,既然面前这个人不是三大家族的,那么三大家族的人呢?

    然而,在秦东河等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叶晨峰直接将手中的黑色包裹扔在了地面上,郑家老祖郑海富、刘家老祖刘安平和胡家老祖胡一舟,他们这三人的头颅骤然间从包裹里滚了出来。

    当秦东河等人看清楚地面上三颗血淋淋头颅的面貌后,他们一个个口中不能言语了,鼻子和嘴巴里的呼吸也瞬间屏住了,脑中立马一片空白。

    整个秦家大厅骤然间变得寂静无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