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作茧自缚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被黑色和白色识海覆盖的院落里。

    身体微微前倾,脑袋下垂的叶晨峰,他慢慢将头给抬了起来,只见他眉心的地方隐隐有鲜血在溢出,一双眼眸中完全被血丝给布满了,这双变得有些恐怖的眼眸中显得毫无生机。

    “呼!呼!呼!——”

    叶晨峰的嘴巴里微微吐着气,他的面部表情看上去非常僵硬,可从他身体内散发出的气势没有改变,他的实力仍旧是停留在神念境一重天初期的层次。

    “这小家伙竟然没事?他的识海竟然在现实中成形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白影人吴风闲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照理来说,识海一旦从眉心中引导出来,修炼者肯定会神魂溃散的。

    “老白,这小子不能够以常理来推断的,在这片天地之中有谁是同时修炼两门神级功法的?”黑影人江运天也说道。

    而郑海富等人看着眉心溢出鲜血,双眸被血丝布满的叶晨峰,他们身上的引念针是全部用完了,他们也将叶晨峰的识海也引出来了,但叶晨峰却根本没有神魂溃散而死。

    郑家老祖郑海富,他脸上的皮肤紧紧的皱了起来,语气凝重的说道:“这小子非常古怪,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必须要马上离开。”

    整条右手臂化为血雾的胡家老祖胡一舟,他也急忙说道:“对,我们现在要立马联系南元王朝,让南元王朝的人来对付这小子。”

    浑身布满鲜血的刘家老祖刘安平,他也立马点头赞同道:“两片识海?难不成这小子是远古大能转世吗?”

    郑海富、胡一舟和刘安平这三大家族的老祖,他们心里面是完完全全的慌了神,胡一舟和刘安平连他们的子孙胡飞龙和刘江也顾不得了,正当郑海富等三位老祖准备逃离的时候。

    只见覆盖住整片院落的白色和黑色识海有动静了,这两片识海直接淹没到了所有人的腰间,一根根由神念凝聚而成的藤蔓,从白色和黑色识海中飞射了出来。将准备逃离的郑海富、刘安平和胡一舟的身体给缠绕住了。

    被神念凝聚而成的藤蔓缠绕住之后,由于神念只是针对精神的,它不针对身体,所以。郑海富等三人的身体没有任何束缚,而他们眉心的识海却是天翻地覆了起来,脑中疼痛欲裂的感觉不断攀升,他们的每一根脑部神经如同被上万根针在不断的刺着,筋脉中的灵气河流停止运转了起来,现在别说是逃跑了,他们三个的脚下根本跨不出一步。

    双眸中布满血丝的叶晨峰,他僵硬的脸上扯出了一抹笑容,冷声说道:“你们认为自己离得开吗?”

    叶晨峰的声音也显得有些僵硬,不过僵硬之中更是多出了浓郁的阴森。这道声音仿佛是来自九天地狱之中的,旁人听了会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白色和黑色识海被引导出来的叶晨峰,他此刻脑中显得有些空白,又或者说是空虚,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他整颗脑袋被掏空了一样。从前的记忆都变得模糊了起来,只有刚刚和郑海富等人的冲突在他脑中才最为的清晰。

    叶晨峰转头看了眼站在白色识海中的秦霜霜,他的右手着秦霜霜微微一抬,他的动作也无比的僵硬,一股磅礴的灵气瞬间朝着秦霜霜袭去了,这股灵气直接将秦霜霜的身体送到了院落中的房屋顶上,让秦霜霜脱离了白色识海。

    叶晨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他只感觉脚下的白色和黑色识海变得蠢蠢欲动了起来。好像有一股波澜即将要在这两片识海中掀起了。

    而原本拦住秦霜霜去路的刘江和胡飞龙,他们两个是完全的傻了眼睛,干涩的喉咙里不断的咽着口水,看着不远处被叶晨峰限制住,脸上布满了痛苦表情的自家老祖宗,他们脸上的嚣张和不屑荡然无存了。就连双腿都开始哆嗦了起来。

    “小家伙,你感觉怎么样?”白影人吴风闲开口问道。

    两片识海被引出来的叶晨峰,他脑中是空荡荡的一片,他根本不能够去想事情,一去想事情。他脑中又会开始疼痛起来了。

    “小子,你的两片识海被引导出来了,你怎么还会没事?你仔细想想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这样我们才能够帮你想办法解决。”黑影人江运天也开口问道。

    叶晨峰试图想要回答白影人和黑影人的话,可他空荡荡的脑中根本搜索不出任何答案来,头又开始疼痛的叶晨峰,他再次仰天长啸了一声:“啊!”

    随着,这一声的响起,覆盖整个院落的白色和黑色识海变得动荡了起来,这两片识汹涌的冲撞在了一起,在郑海富、胡一舟、刘安平、胡飞龙和刘江他们所站的位置上,白色和黑色识海形成了一个个的漩涡,这些漩涡将他们给笼罩在了其中。

    伴随着漩涡的不停旋转,郑海富等三位老祖,他们感觉眉心中的神念之力在一点一点的被抽去,而刘江和胡飞龙这两人,他们还没有跨入神念境,眉心之中还没有开辟出识海来,在漩涡旋转的同时,他们只感觉脑中一阵胀痛。

    “砰!砰!”两声。

    刘江和胡飞龙的脑袋直接爆裂成了血雾,两具无头尸体缓缓倒进了识海之中。

    郑海富、刘安平和胡一舟在看到刘江和胡飞龙死后,其中刘安平和胡一舟身上散发着滚滚煞气,可眉心识海一片混乱,神念之力也在不断的被抽去,他们此刻在叶晨峰面前毫无还手之力了。

    仰天长啸了一声的叶晨峰,他不再去想白影人和黑影人的问题了,而白影人和黑影人也觉察到了叶晨峰的不对劲,所以,他们两个也暂时保持了沉默,叶晨峰脑中的疼痛逐渐的消失了。

    眼眸中布满血丝的叶晨峰,他看着郑海富等人,冰冷的喝道:“你们不是想要将我的识海引导出来吗?现在你们应该都满意了吧?”

    在叶晨峰说话间,郑海富、刘安平和胡一舟这三人,他们眉心中的神念之力彻底被抽干了,而且他们眉心中的识海也在不断的缩小,好像是在被某种力量吞噬着。

    郑海富等三人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们识海最后会缩小到消失的,身为神念境的高手,如果眉心的识海消失了,那么就代表着死亡了。

    刘安平和胡一舟也收起了身上的煞气,他们都活了上百岁了,他们辛辛苦苦才修炼到了神念境,他们都还不想死呢!

    郑家老祖郑海富感觉着眉心越来越小的识海,他眼角跳动了两下之后,他带着求饶的语气,说道:“这位兄弟,只要你肯收手,我们什么要求都答应你。”

    “对,对,对,我们之间是误会,刚才是我们多有冒犯了。”右手臂化为血雾的胡一舟,他卑躬屈膝的说道,俨然是一条哈巴狗的模样。

    “以后我们三大家族可以为您效劳。”刘家老祖刘安平也随即开口道。

    这个世界就是强者为尊的,强者才能够站在山巅之上,而弱者只能够像条狗一样活着。

    眼眸中布满血丝的叶晨峰是无动于衷,而白色和黑色识海变得更加汹涌了起来,至于郑海富等人眉心中的识海,瞬间缩小的消失不见了。

    在眉心识海消失的刹那,郑海富、刘安平和胡一舟这三人,他们是怔怔的站在原地,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眸之中的生机是彻底消失了,脸上还保持着没有散去的恐惧。

    可以说郑海富等三人根本就是作茧自缚,谁让他们要将叶晨峰的识海引导出来的?还想要让叶晨峰神魂溃散?最终是他们眉心的识海消失不见了,是他们三个神魂溃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