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蝼蚁终究是蝼蚁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北域荒漠中。

    水紫嫣、水梦涵、苏冰旋和粱左意这四人,他们是第一批从黑色旋涡中闪出来的人。

    水家的领头人雷无念和万月阁的领头人周福安,他们在看到自己门下重要的弟子都没事后,他们脸上担忧的神色稍微的缓了缓。

    在水紫嫣等人顺利的从远古神魔墓地中出来之后,宁雪妮和宁雪松的身影也紧接着闪了出来,这让寒冰宗的领头人宁洪飞也是松了一口气。

    眼下只有阴冥宗和百兽宗没有任何弟子出来了,而一个时辰的时间也马上要到了,就算有雷无念等五大宗门的领头人支撑,黑色漩涡也在快速的缩小之中了,眼看黑色漩涡要彻底的消失了,在最后一刻,一抹黑影闪了出来。

    这抹黑影就是杀了杨煞天、王木雷和王潜的江莫天了,此刻,他的模样非常的狼狈,他极力的压制着体内的能量,身体之上是崩裂了一条条的血痕,不过,他将体内的能量压制的非常好,在其他人看来还以为江莫天是受了严重的伤势。

    宋春眉在看到自己的徒弟最后一个也活着闪出来之后,她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而阴冥宗的另一名领头人王木严,他看着已经消失的黑色漩涡,他冲着江莫天喝道:“我的孙儿王潜呢?他怎么没有出来?”

    江莫天喘了口气,说道:“我怎么知道?就连我自己也是十分侥幸才活着走出来的,我哪里管得了其他人?”

    另一边百兽宗的领头人季丰德,他脸上神色阴沉无比,眼眸中被怒火给填满了,质问道:“我们的两个儿子呢?我们百兽宗没有任何一名弟子活着走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百兽宗进入遗迹内的弟子,其中两名实力最高的季高和季云乃是季丰德的儿子,难怪这季丰德会如此的情绪失常了。

    水家的雷无念他看着水紫嫣,问道:“紫嫣,你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

    于是。水紫嫣将大概的事情说了一遍,并且提到了季高和季云应该是死在血宗的弟子手里的,最后水紫嫣说出血魂族的时候,五大宗门的领头人脸色都微微一变。

    万月阁的领头人周福安。他声音低沉的说道:“我从前在一本古籍上粗略的看到过血魂族的介绍,不过,我也并不是太清楚,只知道血魂族出现在远古时代,竟然在这处遗迹中还有活着的血魂族人?”

    其余四个门派的领头人,他们虽然不知道血魂族的具体来历,但是看来他们也都粗略的知道血魂族是存在于远古时代的,在他们看来这处遗迹真的非常不简单啊!

    在场的气氛僵持了数秒钟之后,水家的雷无念,说道:“既然这处遗迹已经崩坏。那么我们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我们都各自散了吧!”

    在了解了大致的经过之后,在场的人很快都散去了,只剩下了水紫嫣、水梦涵、苏冰旋和粱左意这四人了,他们还想要留在这里看一会。

    被水紫嫣打昏过去的水梦涵。她安静的躺在了水紫嫣的怀里,突然,她的眼皮颤动了几下,她慢慢的睁开了双眼,脑中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在想起了昏迷之前的事情之后,她立马一把抓住了水紫嫣的手臂。急切的问道:“姐,叶大哥呢?我们这是在哪里?”

    水紫嫣咬了咬嘴唇,说道:“梦涵,我们已经离开那处遗迹了,而遗迹的入口也彻底塌陷了。”

    水梦涵从水紫嫣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她眼神有些呆滞的问道:“你是说叶大哥还在遗迹之中?叶大哥永远也无法从遗迹中出来了?”

    水紫嫣摸了摸水梦涵的脑袋。说道:“恐怕遗迹之中的空间也彻底崩坏了,叶晨峰活着的几率非常低。”

    水梦涵的脸色猛的苍白一片,她不停的摇着脑袋说道:“不可能的,叶大哥不可能死的,叶大哥绝对不可能死的。”

    一旁的粱左意从始至终都是提心吊胆的。他说道:“我可以肯定现在叶晨峰的确还没死,因为如果他死了,我也会立马跟着死去的,不过,身在这处崩坏的遗迹之中,他又能够活多久?看来我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在粱左意说出这句话后,水紫嫣、水梦涵和苏冰旋都沉默了下来,气氛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悲伤之中。

    而跟着宋春眉离开的江莫天,他没有立马离开北域荒漠,而是回到了阴冥宗在北域荒漠的暂时住所。

    江莫天在走进了宋春眉的简易房屋后,他立马说道:“师父,我在遗迹中看到下等位面的那只蝼蚁了,而且他的战力非常惊人,他怎么可能会来到地玄界的?他在遗迹中……”

    江莫天对宋春眉说了一遍关于叶晨峰在遗迹中的事情,听完后的宋春眉,她的眉头只是微微皱了皱,便又立马的松了开来,说道:“莫天,如今遗迹已经崩坏,那小子没有离开遗迹,那么他恐怕已经变成一个死人了,对于死人你就不必太放在心上了。”

    “现在王潜也已经死了,那么你必定是这一任的阴冥宗圣子了,你好好的做准备吧!林欣怡很快就会成为你的女人了。”

    江莫天体内还涌动着狂暴的能量,他点了点头,说道:“师父,我能不能够在你的房间里突破一下实力?我在遗迹中有一些不错的收获。”

    宋春眉直接说道:“好,我会帮你在外面看着的,不会让任何人来打扰你。”

    ……

    在江莫天开始融合体内的能量时。

    北域荒漠的某处。

    浑身是伤的叶晨峰一动不动的躺在了沙土之中,看来他也是顺利的从远古神魔墓地中出来了,可在承受了空间乱流之后,叶晨峰是陷入了昏迷之中,还好这附近没有妖兽出没,要不然叶晨峰可就要惨了。

    “嘶!”

    处于昏迷中的叶晨峰,他喉咙里突然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身体之上的剧痛让他口中不断喘着粗气,他感觉自己体内的筋脉非常的紊乱,而且骨头也断裂了很多根,他现在根本无法站起来行走。

    “老白、老黑,你们真是太坑爹,你们这是要玩死我啊?这么关键的传送,你们竟然给布置的会出问题?”叶晨峰在心里面极度不爽质问道。

    ……

    叶晨峰在北域荒漠中,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

    宋春眉是看着自己的简易住所,她的眼眸中不断掀起了波澜,只见从她的简易住所中不断的有一阵又一阵的能量波动冲天而起,她知道这是江莫天在不停的进行突破。

    要知道杨煞天有神念境二重天中期的实力,而王木雷和王潜也有神念境二重天初期的实力,这三人体内的一部分能量足以让江莫天突破不少层次了。

    大约在半个小时后。

    简易住所内的能量波动逐渐的平稳了下来。

    江莫天是盘腿坐在了地面上,他此刻身上隐隐的泛着神念境三重天初期的气势,他的嘴角沾染着丝丝鲜血,地面上也有一大滩鲜血,看来这次涌入他体内的能量太多了,这让他在融合的过程中受了不轻的伤势。

    不过,这点伤势对于江莫天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体内的气势稳固之后,他猛的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感受着体内神念境三重天初期的气势,他的所有自信都回来了,口中喝道:“蝼蚁终究只是蝼蚁,叶晨峰,我会帮你好好照顾林欣怡的,就算你来到了地玄界又如何?就算你的战力非常强悍又如何?”

    “莫天,切记不要把那小子放在心上了,这样只会阻碍你的修为,再说如今那小子肯定已经是死了,而你却突破到了神念境三重天初期,将来的阴冥宗肯定会被你掌握在手中的。”宋春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江莫天的面前。

    从始至终,宋春眉都没有把下等位面的叶晨峰当回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