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炼制失败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黑风山脉之中。

    血腥味弥漫在了空气中。

    站在叶晨峰和秦霜霜身后不远处的刘卫天和胡威远等人,他们原本以为自己能够看到叶晨峰和秦霜霜被血眼螳螂给一劈两半,然后被那些血眼螳螂给一口一口的当做食物给吞食了。

    谁知道叶晨峰伤口中的血液突然金光大盛,那些血眼螳螂竟然一只又一只的朝着叶晨峰下跪了,这让刘卫天等人都看傻了眼睛。

    人类武者一般不会被血脉之力给影响到,除非对方的血脉之力强悍到了极点,据说在远古时代,有强者光靠血脉之力就将和自己同等级的对手给碾压死了,不过,在如今这个时代,人类体内传承的血脉早就是非常的稀薄了,而妖兽却较为完好的保存下了自己的血脉。

    “光靠血脉中的压迫,这小子就让血眼螳螂全部下跪了?这小子到底是谁?”刘卫天惊恐的盯着叶晨峰和秦霜霜的背影,他口中是情不自禁的嘟囔道。

    “这下我们有救了,只要有这小子在,我们就能够活下去了。”胡威远兴奋的说道。

    而被秦霜霜搂住的叶晨峰,他极为虚弱的说道:“秦霜霜,你还愣着干什么?难道你要等他们来威胁我们带着他们一起离开吗?”

    闻言,秦霜霜暂时压制住了心里面的震惊,她搂着叶晨峰继续快速的前进,每走出一步都是小心翼翼的,她害怕血眼螳螂会突然朝着他们扑过来,不过,秦霜霜的担心很显然是多余的,有了叶晨峰神血的压迫之后,这些血眼螳螂只是乖乖的跪在了地面上。

    很快,秦霜霜就搂着叶晨峰走出了血眼螳螂的攻击范围,而刘卫天和胡威远等人,他们看到秦霜霜和叶晨峰走了出去。他们也想要立马的跟上去,可他们刚刚靠近血眼螳螂,原本跪在地面上的血眼螳螂就站立了起来,两只血红色的眼睛之中迸发出了凶光来。

    可能是神血之威还没有散去。这些血眼螳螂不敢立马攻击刘卫天和胡威远等人,只是不让刘卫天和胡威远等人离开它们的攻击范围。

    在看到自己无法跟着离开,这让刘卫天等人知道,只有叶晨峰带着他们,他们才能够安全的离开这些血眼螳螂的攻击范围了。

    胡威远朝着叶晨峰,喝道:“小子,赶紧将我们也弄出去,要不然我们要你好看。”

    被秦霜霜搂住的叶晨峰,他的脑袋靠着了秦霜霜的香肩之上,秦霜霜身上的香味不停的窜进了他的鼻子里。他看着胡威远嘲讽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我想你们很快就要变成血眼螳螂的盘中餐了。”

    在听到叶晨峰的嘲讽之后,胡威远顿时才想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他根本没有威胁叶晨峰的资格了,脸色顿时青红交接着,而刘卫天却语气平和的说道:“秦侄女、叶先生。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才来捉拿你们的,只要叶先生您把我们带出去,我们保证不会再为难你们了。”

    叶晨峰对于刘卫天的话是嗤之以鼻,他对着秦霜霜,说道:“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我也压制不了这些血眼螳螂多久了,要不然我们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嗯!”秦霜霜鼻喉咙里应了一声,她的脸颊上始终是泛着两朵红晕。

    在看到叶晨峰和秦霜霜要离开了。刘卫天和胡威远是彻底的急了,胡威远立马求饶道:“叶先生,我知道是我们错了,我求您原谅我们一次,就算让我们下跪也可以啊!”

    “噗通!”一声。

    胡威远直接朝着叶晨峰和秦霜霜的方向跪了下来,随着。胡威远的率先下跪,刘卫天和剩余两名通灵境的高手也纷纷下跪了,刘卫天说道:“叶先生,我们下跪向您道歉了。”

    很明显刘卫天和胡威远这一类人,他们是为了活着可以放弃尊严的人。所以在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们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给叶晨峰下跪,只要能够活下去,他们什么都愿意去做,放下区区尊严,在他们眼里连个屁都不算。

    搂着叶晨峰的秦霜霜,她回头看了眼跪在地面上的刘卫天等人,她的美眸中露出了深深的不屑,对刘卫天他们丝毫怜悯也没有,继续带着叶晨峰往前走去了。

    在叶晨峰和秦霜霜彻底的消失在刘卫天等人的视线中后,胡威远他的拳头砸在了地面上,口中愤怒的喝道:“那两个混蛋,我胡威远不会放过他们的。”

    然而,没有了叶晨峰的神血压制,这些血眼螳螂再度恢复了凶残,在胡威远刚刚说完这句话,所有血眼螳螂瞬间将胡威远和刘卫天等人给淹没了。

    而搂着叶晨峰不断前进的秦霜霜,她问道:“叶晨峰,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叶晨峰迟迟没有回答,秦霜霜转头看了眼怀中的叶晨峰,她看到叶晨峰已经陷入了昏迷中,这让她立马着急了起来,眼下她必须要找一个地方给叶晨峰好好的治疗一下身上的伤势。

    ……

    第二天。

    当旭日从东方慢慢升起的时候。

    叶晨峰和秦霜霜已经进入黑风山脉一天的时间了。

    而北云城中。

    原本王永星和张文轩所住的宅子,在昨天和叶晨峰的打斗中几乎毁去了,所以张文轩找了一处更加奢华的宅子。

    此刻,张文轩所在宅子的大厅内。

    张文轩坐在了一张椅子上,而林中鹤则是站在了张文轩的面前,张文轩问道:“三大家族的人还没有回来吗?他们真是一帮废物,连这一点小事也做不好。”

    ……

    在这栋宅子的一间房间内。

    受了伤的赵洪力正在这个房间里休息,而蒋芸婷则是站在了赵洪力的身旁,蒋芸婷说道:“赵大哥,我已经让灵药谷的五长老帮我们炼制寒清丹了,我想五长老很快就能够炼制好的。”

    躺着的赵洪力,他看向蒋芸婷的眼神中带着陌生的光芒,说道:“芸婷公主,在火岩山脉是晨峰兄弟救了我们的,晨峰兄弟连储物戒指都能够随手送给我们,他怎么会对王永星的丹药起贪念?我相信晨峰兄弟,他们一定是在陷害晨峰兄弟。”

    蒋芸婷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她看着手指上叶晨峰送给她的储物戒指,转而又想起张文轩从小对她如同一个大哥哥一样,她一直都是本能的去相信张文轩的,以至于现在真的好像是她误会了叶晨峰,她却是不能够接受了,她选择了装愚蠢,说道:“赵大哥,我们都并不了解叶晨峰,或许我们之前一直被叶晨峰的表面给骗了。”

    “吱呀!”一声。

    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张文轩和王永星走了进来。

    之前,王永星拿了蒋芸婷给他的炼制寒清丹的灵草,在走进了房间之后,王永星看着蒋芸婷说道:“芸婷公主,寒清丹全部炼制失败了。”

    “这寒清丹虽然说是一品顶级丹药,但是它比普通的二品丹药都难以炼制,我也才刚刚能够炼制二品丹药没多久,所以全部炼制失败了。”

    王永星炼制的寒清丹,他所用的灵草更加的复杂,不像叶晨峰只用了三种灵草就炼制出了寒清丹,所以难度比叶晨峰更加大,不过,炼制出来的寒清丹效果却要比叶晨峰炼制的差上很多,由此可见丹方对于炼药师也是非常重要的。

    “炼制失败了?怎么会炼制失败的?”蒋芸婷情绪波动的厉害,可能是她内心感觉自己误会了叶晨峰,她不想再看到苍狼佣兵团的人出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