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八百二十一章 催眠术!卧底现!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陈建军的办公室里。

    叶晨峰坐在了陈建军的办公椅上,手上翻阅着南港精局所有高层的资料,刚才陈建军先走了一步,并没有看到叶晨峰吃他女儿陈思雨的豆腐,要不然纵使叶晨峰赢了枪法比拼,恐怕他也不会给叶晨峰太多的好脸色看的,更别说让叶晨峰坐在他的办公椅上了。

    叶晨峰大致的浏览着手头上的资料,当他翻阅到秦明涛的档案时,他的目光停顿了下来,档案上大致的写着有关秦明涛的基本资料,秦明涛从小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在精校中成绩非常的突出,甚至在一次实习中,他解除了当时的危急情况。

    秦明涛的档案上对于这件事情还简略的描写了的一番,当年南港精察在围剿一批匪徒的时候,匪徒逃进了一栋商业大厦中,并且在商业大厦里安装了定时炸弹,虽然精方第一时间将所有匪徒给击毙了,但当时安装在商业大厦中的定时炸弹非常的先进,就连拆弹专家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将定时炸弹拆掉。

    在最紧急的关头,当时还处于实习精察的秦明涛站了出来,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很快将定时炸弹给拆掉了,也就是这一次的机会,使得秦明涛一举进入了南港精界高层的视线中,后来秦明涛就得到了陈建军的大力培养,如今在南港精界的地位已经算是赤手可热的了。

    叶晨峰在看完秦明涛的资料后,他的嘴角浮现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心里面想道:“秦明涛当年应该只有二十岁出头?一个小小的实习精察,竟然会这么的精通拆炸弹?而且资料上描写的秦明涛太过的完美了,往往太过的完美就是虚假的表面。”

    如果刚开始叶晨峰只是怀疑秦明涛是岛国的卧底的话。那么现在叶晨峰百分之八十确定了秦明涛就是卧底了。

    “砰砰砰!”

    陈建军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陈建军直接说了一声:“进来。”

    秦明涛陪着泪眼朦胧的陈思雨走进了办公室里,叶晨峰刚才吃陈思雨豆腐的时候,秦明涛可是也在现场的,看秦明涛的表现,他应该喜欢陈思雨。

    “陈处长,我们不应该让他在这里胡闹了。这里是南港的精务处,而他算什么人?就算他的枪法厉害了一些,我们南港的精力也不能够全部听他的指挥。”秦明涛在看到叶晨峰坐在了陈建军的办公椅上后。他的瞳孔微微一缩,立马对着陈建军说道。

    泪眼朦胧的陈思雨想起刚才叶晨峰肆无忌惮的揉捏她的胸部,她就气得牙痒痒,也随即附和道:“爸。叶晨峰只是一个纨绔子弟而已。你难道真的要把南港的所有精力交给他吗?”。

    不等陈建军回答,坐在办公椅上的叶晨峰就开口了:“我说小妞,我看你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你都根本分不清楚了,站在你身旁的那个人模狗样的家伙,我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次负责医疗队保护安排的人应该是你?你能够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四辆精车、一辆奔驰商务车和一辆大巴车的底下被装了炸弹吗?”。叶晨峰看着秦明涛问道。

    “什么?叶先生,你是说不光你们坐的车子底下被安装了炸弹,就连精车底下也被安装了炸弹?”由于陈思雨还没来得及汇报情况。所以陈建军才会突然之间这么惊讶的,在惊讶过后。他的神色变得肃穆了起来,一双凌厉的眸子看向了秦明涛。

    秦明涛在察觉到了陈建军的目光后,他立马说道:“陈处长,这次的事情是我失职了,岛国的忍者神出鬼没的,他们要在精车底下安装炸弹是轻而易举的,不过,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了,要不然我将身上这套精服给脱掉。”

    听到秦明涛的保证之后,陈建军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挥了挥手,说道:“明涛,这件事情也怪不得你,岛国忍者的厉害,这些日子我们是亲身体会过的了。”

    叶晨峰对于秦明涛的保证是嗤之以鼻的,就算岛国忍者再怎么厉害,想要将炸弹安装在精车底下,这也是非常不容易的,更何况这段时间南港的形势非常严峻,南港各方面应该更加的精惕了,岛国忍者想要将炸弹不被发现的安装在精车底下的几率几乎等于是零,所以精察局里肯定是有内应的。

    至于陈建军是太过的相信秦明涛了,秦明涛是陈建军一手栽培起来的,在精察局里他除了最相信自己的女儿以外,第二个就是秦明涛了,他甚至已经考虑着让秦明涛做他的上门女婿了。

    “你,先坐下来,我要了解一些医疗队保护方面的情况。”叶晨峰指着秦明涛说道。

    “叶晨峰,你凭什么在我爸的办公室里对秦学长呼来喝去的?你立马给我离开这里。”陈思雨气呼呼的说道。

    叶晨峰没有理会陈思雨,而是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陈建军。

    陈建军在感受到叶晨峰的目光后,他苦笑道:“明涛,你就坐下来对叶先生说明一下医疗队保护方面的情况!”

    秦明涛在听到陈建军都开口了,他只能够在叶晨峰的面前坐了下来,在陈建军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台地球仪,叶晨峰用左手慢慢的拨弄了起来,从身体里释放出来了一些微弱的灵魂力,笑着说道:“禽兽兄,我刚才看过你的档案了,你在精校里很是出色呢!”

    “那是当然的了,秦学长是精校中有史以来最出色的一名学员,根本不是你这种纨绔子弟能够相比较的。”一旁的陈思雨是怒目圆瞪的盯着叶晨峰。

    而秦明涛在听到“禽兽兄”这个称呼的时候,他身体内的怒火“噌!”的一下就冒出来了,放在大腿上的手掌紧紧的攥拢成了拳头,将目光看向了一边,他怕再看着叶晨峰的模样,他会再一次的忍不住。

    秦明涛被桌子上叶晨峰用左手转动着的地球仪吸引了目光,随着地球仪一圈圈的慢慢转动,让秦明涛有种很玄妙的感觉,让他的目光再也离不开地球仪了。

    叶晨峰利用地球仪的转动和微弱的灵魂力,施展了一次浅度催眠,看到秦明涛专注的盯着地球仪,双眸中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呆滞的时候,叶晨峰是知道机会来了,他立马问道:“精车底下的炸弹是你派人安装的?或者是你自己安装的?”

    一旁的陈建军和陈思雨没有想到叶晨峰会问出这种问题来,不过,他们觉得叶晨峰太过的天真了,谁会自己主动承认自己是凶手的?更何况他们根本就不认为秦明涛是安装炸弹的人,他们都相信秦明涛。

    然而,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在叶晨峰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秦明涛有些木讷的回答了一句:“四辆精车底下的炸弹就是我安装的。”

    轰!轰!轰!

    秦明涛的这句话让陈建军和陈思雨的脑袋里是炸开了锅,这对父女的双眸瞪得巨大无比,死死的盯着秦明涛,他们无法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声音。

    在回答完叶晨峰的问题之后,秦明涛呆滞的眼神又恢复了神色,毕竟叶晨峰施展的只是浅度催眠而已。

    秦明涛仿佛忘了自己说过的话,看到一旁陈建军和陈思雨盯着他的目光后,他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禽兽兄,精察局内的卧底果然是你,你是想要自己交代呢?还是要我动手让你交代?”叶晨峰后背靠在椅子上笑着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