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八百一十六章 警察总是来的很是时候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啪!啪!啪!啪!啪……”

    脆响声在幽深的巷子里是连绵不绝,叶晨峰的每一巴掌都把握好了力度,他要在面前的灵豹身上将这种刚刚顿悟的步法,练习的熟练一些。

    暴风狂现,缩地成寸。

    澎湃的力量不断在叶晨峰的脚底下涌现,把叶晨峰的速度一次又一次的推高着。

    转眼的时间,灵豹的整张脸庞已经不像样子了,皮肤全部崩裂了开来,骨头全部凹陷了下去,鲜血布满了他的整张脸,头发变得杂乱不堪,整个人像个疯子一般。

    “啊”

    被叶晨峰一次又一次的打脸,脸颊上无比刺骨的疼痛,让灵豹喉咙里终于是忍不住怒吼了起来,身上的灵魂力不断的暴涨,口中吼道:“叶晨峰,你竟敢辱我,我要你死,我要你死,我要你死。”

    灵豹不顾一切的朝着叶晨峰疯狂的攻击着,叶晨峰脚下不停使出刚刚的步法,面对灵豹疯狂的攻击是游刃有余的。

    感受着灵豹身上节节攀升的灵魂力,叶晨峰也差不多掌握了这种新的步法了,现在是时候解决灵豹的性命了,很多强者在生死存亡关头,可是都会突然之间突破的。

    叶晨峰当然不会给灵豹这样的机会了,如果灵豹突破的话,那么灵豹的实力将晋升为宗级,到时候恐怕叶晨峰将又不是灵豹的对手了。

    暴风狂现,缩地成寸。

    叶晨峰躲避灵豹疯狂攻击的同时。他的身影瞬间贴近了灵豹的身体,由于右肩膀的骨头碎裂了,叶晨峰现在能够活动的只有左手臂了。将澎湃的灵魂力集中到了左手臂,又一巴掌朝着灵豹的脸颊上扇了过去。

    这一巴掌可不像刚才的那些巴掌了,这一巴掌叶晨峰用出了全力。

    整张脸庞鲜血淋漓,骨头几乎全部碎裂的灵豹,他的瞳孔陡然间放大了,他知道自己是无法躲开这一巴掌了,他知道自己要死在叶晨峰的手里面了。他心里面充满了不甘,嘴巴里嘟囔道:“没想到我灵豹会这么死了?叶晨峰,你是一个天才。不知道你的光芒能够耀眼到何时?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不是你能够抵抗的,你……”

    “啪!”

    “砰!”

    灵豹嘴巴里的声音戛然而止,整个脑袋被叶晨峰直接一巴掌给扇爆了,鲜血和脑浆溅满了叶晨峰的左手。

    “呜呜呜呜”

    叶晨峰看着灵豹的无头尸体慢慢的倒向了地面。刺耳的精笛声由远到近传入了巷子里面。叶晨峰嘴角淡然一笑道:“不管在哪里,精察总是来得很是时候的。”

    就像电视剧里面一样,大多的时候,只有等事情结束了,精察同志才会匆匆的赶过来。

    段南等一行人只是暂时的昏迷,到医院里去休息两天就能够恢复了,巷子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恐怕楼顶的两名狙击手也早就离开了。

    四辆精车、一辆奔驰商务车和一辆大巴车的底下都被装了炸弹。叶晨峰怀疑恐怕精察局里是出了内jiān了,所以叶晨峰必须要去精察局一趟。将这个内jiān给找出来,毕竟叶晨峰还要留在南港一段时间,万一他所在的地方,又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装了炸弹,那可就要悲催了。

    再而,王级巅峰灵魂力强者的出现,让叶晨峰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目前他心里面连一点头绪也没有,他相信精察局里比他了解的应该要多一些,所以他要去精察局里了解了解这次南港的详细情况。

    刚刚经过一场杀戮,叶晨峰突然有些想抽烟了,至于左边腰间断裂的几根肋骨,以及右肩膀处断裂的骨头,他还是能够忍受的,况且这点伤势对于他来说用不着去医院的,他自己治疗起来还比较的快一点。

    叶晨峰走到了昏迷的张成业身旁,左手上的鲜血和脑浆在张成业的衣服上擦了擦,用左手在张成业的口袋里摸索了一番,找出了一包中华和一只打火机,将一根香烟叼在了嘴巴里,用打火机给点燃了,身体靠在了墙壁上,嘴巴里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烟圈来。

    “注意,注意,这里发生了大爆炸,周围没有任何的情况,凶徒很有可能在巷子里面,大家准备好火力武器,慢慢的朝着巷子靠近。”

    在幽深的巷子外面,一连出现了十来辆精车,一名英姿飒爽,身材却又火爆的女精察,手中拿着一把手枪,吩咐着周围跟着她的三十来名精察,慢慢的朝着幽深的巷子口移动着。

    当这名女精身体先是靠在了巷子口旁边的墙壁上,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之后,一个侧身,身体出现在了巷子口,手中手枪的枪口对准了巷子里。

    其余精察也纷纷效仿着这名女精察,将手中手枪的枪口对准了巷子里。

    一阵晚风吹过,给人凭添了几分凉意。

    夜空中银白色的月光,如纯净的流水般倾斜而下,将幽深巷子里的画面展现在了这些精察的视线中。

    当这些精察闻到巷子里浓重的血腥味,以及看到地面上一具具的无头尸体,更要命的是,他们看到在这种环境下,居然有一个衣服上被染满了鲜血的男人,悠闲的靠在墙壁上,嘴巴里吐出了一个个完美的烟圈。

    “呕呕”

    很多素质不太好的精察,在看到巷子里的画面后,他们开始弯腰呕吐了起来。

    不过,有几名女精察在呕吐了之后,目光看向叶晨峰的时候,美眸中出现了几缕爱慕。

    如此鲜血淋漓的画面,衣服上被沾满了鲜血,而叶晨峰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抽着烟,这种反差感对于女人来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力。

    但是,总有人是不买账的。

    就比如为首的那名英姿飒爽的女精察,她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叶晨峰,口中喝道:“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要不然我可就要开枪了。”

    叶晨峰对于女精察的话仿若未闻,吸完了最后一口烟后,他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了,才说道:“我们遇到岛国忍者的袭击了,我是这次从京城来协助研究治疗传染病的医生,地上的这几个人还没有死,你们应该立马送他们去医院里。”

    换做往常的话,叶晨峰会直接出手治疗段南等人,不过,现在他也受了非常严重的伤势,他不能够在消耗灵魂力了,再说段南等人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只要进入医院里去休息几天就行了。

    听到叶晨峰的话后,为首的那名女精察并没有放松精惕,仍旧是吼道:“给我双手抱头,难道你没听见吗?”

    叶晨峰不打算和这些精察起冲突了,在离开京城之前,那些高层的老头子交给了他一张特殊的证件,这张证件可以在紧急关头先斩后奏的,当然是在不违法的情况下。

    叶晨峰从口袋里将证件给拿了出来,朝着为首的女精察飞了过去,正好落在了女精察的脚尖前,女精察弯腰将证件给捡了起来,看到上面的印章后,她判断这张证件是真的,将证件上的照片和叶晨峰对比了一下之后,相貌完全的吻合了。

    不过,这名为首的女精察对叶晨峰的态度非常的不爽,再而她感觉叶晨峰这个名字,以及叶晨峰的相貌非常的熟悉,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了。

    “有时间在那里傻站着,你们还倒不如立马安排人送伤者去医院里。”叶晨峰随口说道。

    为首的女精察暂时将手枪给收了起来,命令着身后的精察,说道:“联系医院,立马将现场的伤者送往医院进行治疗。”

    转而,为首的女精察又将目光不善的看向了叶晨峰,说道:“你必须和我去一趟精局。”

    叶晨峰本来就决定要去一趟精察局的,所以他当然不会反对了,说道:“正好我也要去精察局了解一些事情。”

    “哼!”听到叶晨峰的话后,为首的女精察鼻子里不爽的冷哼了一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