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七百七十九章 都不淡定了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天山门的议事厅中。

    两个身上气势不凡的中年男人坐在了位,其中一个穿着青色长衫,眉头微微紧皱的中年男人,乃是天山门的掌门方智勇,一身实力已经达到破天巅峰了。

    另一个穿着黑色长衫的中年男人,他的脸上是一副风淡云轻的表情,嘴角非常轻微上翘着,要是不仔细观察,旁人根本看不出这一抹弧来,此人乃是一等势力云天宗的宗主王众天,据说一身实力已经达到元天之境初期了。

    方智勇和王众天算得上是相识已久的老友了,这几天王众天和他的儿王安奇一直住在天山门内,王众天拥有超然的身份,眼下天山门正好也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王众天帮着方智勇一起来看看。

    在这两人下方的一个位上,还坐着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头,身上穿着一件灰色长衫,眸里时不时的会闪过yin狠之色,这个老头乃是天山门的秋元龙,同样也是秋冷耀的爷爷,钟阳的外公,一身实力也到达了破天巅峰。

    在议事厅里除了这人以外,在他们的面前站着四个天山门的弟,地面上还摆放着两个担架,在担架上躺着的赫然是肖辉亮和李豪杰有些腐烂的尸体。

    “另外怎么还没有到议事厅里来?难道要我们一直在这里等他们吗?”方智勇语气不善的开口道,天山门作为等势力,其门下总共也只有十名先天高手。如今一下死了两个,方智勇作为天山门的掌门,他的心情非常的糟糕。

    “掌门。我们先不要等另外位长老了,先开始问清楚情况!”秋元龙也开口了,如今云天宗的宗主也在场,总不能够让王众天陪他们傻不拉几的坐着。

    “智勇,看来你在天山门的威信还不够啊!”坐在方智勇身旁的王众天淡淡的开口道。

    方智勇脸色yin沉了几分,勉强的一笑道:“好了,我们不等那几个老家伙了。等问清楚了这里的情况后,我亲自去收拾他们。”

    方智勇随即收起了情绪,将目光看向了面前的四个天山门的弟。问道:“你们将发现这两具尸体的详细情况给我原原本本的说一遍,我倒要看看是谁在和我天山门为敌了?”

    闻言,其中一名天山门弟恭敬的开口道:“回禀掌门,我们是在通往一流、二流势力入口旁边的一处树林中发现两位师兄的尸体的。”

    这名弟停顿了一下。脸上闪过了一抹犹豫之色。不过他还是接着说下去了:“我们在发现两位师兄的尸体时,李豪杰师兄的身体正趴在肖辉亮师兄的后背上,经过我们的初步检查,李豪杰师兄下半身的那玩意爆裂了,在爆裂前他应该和肖师兄在……”

    这名天山门的弟有些说不下去了,至于躺在担架上的李豪杰和肖辉亮是正面朝上的,方智勇能够看到李豪杰裤裆里血肉模糊的,可看不到肖辉亮屁股上的场景。所以他们一时间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方智勇现在哪有心情打哑谜,喝道:“你吞吞吐吐的干什么?赶紧把话给我说下去。”

    那名天山门的弟走到了肖辉亮的尸体旁。将肖辉亮的身体给翻了个身,方智勇等人顿时看到肖辉亮屁股上沾染着干了的鲜血,回想着刚才这名弟吞吞吐吐的模样,他们顿时想到了一个答案,那就是李豪杰将肖辉亮给爆菊花了!

    这让方智勇身体里面血气上涌,更何况在场还有一个外人王众天,他作为天山门的掌门,可门下的弟,而且还是先天之境的核心弟,竟然、竟然……

    看到方智勇怒气蒸腾的模样,那名天山门的弟变得战战兢兢了起来,倒是另外名弟中,又站出来了一个人,说道:“掌门,这两位师兄的尸体我们都检查过了,我们发现肖辉亮师兄是被一击毙命的,而李豪杰师兄是下半身爆裂,身体里的精元干涸而亡的。”

    当着方智勇等人的面,这名弟当然不敢直接说李豪杰是那个什么尽而亡的了。

    方智勇的脸色变换不停,说道:“肖辉亮有先天巅峰的实力,李豪杰有先天中期的实力,能够杀死他们的应该最起码要破天之境的高手,到底是谁在对我们天山门下手?”

    “智勇,看来应该是你们前不久屠杀一流、二流势力引起了其他顶级势力不满意了,依我看这件事情你也只能够吃个哑巴亏了,现在我们手中连一点线也没有。”王众天淡然的说道,反正死的又不是他云天宗的弟,所以他才会这么的无所谓的。

    ……

    二长老鲁斗和长老于千石的两名关门弟,他们急匆匆的来到了议事厅外,黄管事和李伟达作为目击者也被迫跟着过来了,他们两个才刚刚从昏迷中被救醒,脑中还有些迷迷糊糊的。

    把守议事厅的两名弟,直接将这一行人给拦了下来,喝道:“掌门在议事厅中商量闲杂人等立马滚开。”

    二长老和长老的关门弟分别叫郑通力和华伟阳,他们两个看到把守门口的两个趾高气昂的弟,脸上立马露出了愤怒的神色,不过,他们也知道这两个弟是掌门手下的,他们也只能够将怒火给强压下去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离开这里。”把守门口的弟不耐烦的挥着手喝道。

    “你们给我让开一点。”郑通力对着身后跟着的黄管事和李伟达说道。

    黄管事和李伟达立马乖乖的让开了,只见在黄管事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批天山门的弟,而且在这些天山门的弟都是两个两个的抬着担架,在担架上躺着一具具的尸体。

    原本把守议事厅的两名趾高气昂的弟,他们在看到担架上的尸体后,脚下的步差点一个没站稳,使劲的揉了揉眼睛之后,他们才确定了自己看到的是真的,四长老死了?掌门的儿死了?的孙死了?的外孙死了?竟然连云天宗宗主的儿也死了?

    “现在你们还要拦着吗?要是晚通报了一声,掌门就算不要了你们的命,我看云天宗的宗主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华伟阳喝道。

    那两名把守门口的弟,现在哪还会犹豫的?立马帮郑通力等人打开了议事厅的门,当议事厅里的方智勇和王众天等人,看到涌进议事厅的人后,他们脸上立马露出了丝丝怒意,尤其是方智勇,他作为天山门的掌门,有人要进入议事厅中,竟然连通报一声都没有?难道自己这个掌门在天山门中就这么的没有威信吗?

    “你们是二长老和长老的关门弟?擅闯议事厅可是不小的罪名,你们难道要造反不成了?”方智勇身上破天巅峰的气势不停的涌动着,想起长老和二长老到现在也没有到场,倒是这两个老家伙的关门弟,连通报一声都没有就闯进了议事厅里,这让方智勇如何能够接受的?

    “智勇,要不要我帮你出手教训教训这些没的东西?”坐在方智勇身旁的王众天笑着说道。

    “不像话了,老二和老是怎么管教自己的弟的?”秋元龙也十分不爽的开口道。

    只是当方智勇等人要出手教训面前的郑通力和华伟阳的时候,他们突然间看到郑通力和华伟阳身后担架,当看到担架上的一具具尸体后,不光是方智勇和秋元龙不能够淡定了,就连始终风淡云轻的王众天,他在看到自己儿王安奇的尸体后,他也猛地从椅上站了起来,身体内顿时爆发出了元天初期的气势,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无比。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