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七百一十一章 也不看看你老公我是谁?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傻女人,想我了吗?

    这句听上去十分随意的疑问,久久的徘徊在寒初雪的耳朵旁,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叶晨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叶晨峰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所以,寒初雪认为眼前的画面肯定是幻觉,因为她心里面太想念叶晨峰了。

    于是。

    寒初雪闭上了美眸,当再次睁开的时候,发现面前叶晨峰的画面还没有消失。

    不过,寒初雪并没有放弃,这么来回两次之后,当她第三次要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眼皮睁得很慢、很慢,她既想要从“幻觉”中清醒过来,又舍不得清醒过来。

    第三次睁开眼睛后,寒初雪看到叶晨峰并没有消失,反而脸上温柔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说道:“傻女人,你该不会脑子出问题了?难道见到自己的男人不高兴吗?”

    真真切切的言语再次传入寒初雪的耳朵里,她不再管面前的到底是不是幻觉了?心里面的委屈,心里面对叶晨峰的思念,在这一刻,如火山般喷发了出来。

    寒初雪的娇躯颤抖的厉害,一双美眸中越发的湿润了,眼泪如决堤的洪水,不断的顺着脸颊滑落,她并没有去用手擦掉泪水,坐在低矮的椅子上,双手抱着膝盖,只是喉咙里低声的抽泣着,一双泪眼朦胧的眸子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叶晨峰,她不敢开口去喊对方,她生怕喉咙里一发出声音,面前的幻觉就会消失不见了。

    叶晨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蜷缩着身体不断抽泣的寒初雪,他直接将牢房门上的锁链用手给扯断了,一步、一步、一步的走进了牢房里。

    蜷缩着身体的寒初雪看到叶晨峰越走越近,这让她喉咙里忘记了抽泣,只是抬着头这么愣愣的看着叶晨峰,双眸中如同一个小女孩一般。充满了无限的希冀。

    叶晨峰慢慢的蹲下了身子,伸出手臂温柔的将寒初雪给搂入了怀里面,手掌轻轻的拍着寒初雪的后背,说道:“傻女人,当初为什么要不辞而别?你难道就真的认为我叶晨峰是一个对待感情无所谓的人吗?我有能力保护你的,我有能力去帮你完成心中的仇恨的,就算没有那个能力。我也会拼了命的去努力的,最起码我不会让我叶晨峰的女人受到半点的委屈。”

    怀抱很温暖,很真实;言语很真挚,很感人;寒初雪趴在叶晨峰的肩膀上再次不断的流眼泪了,寒初雪的哭泣并没有声音,只是一种默然的流泪。当泪水将叶晨峰肩膀上的衣衫都浸湿的时候,寒初雪这才停止了哭泣,挣脱了叶晨峰的怀抱,美眸看着面前这真实无比的画面,她的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这一切都不是幻觉?”

    搞了半天,这傻女人还以为自己产生错觉了,这让叶晨峰心里面是又好气。又好笑的,再次将寒初雪搂进了怀里面,这回抱得更加的紧了一些,嘴巴凑到了寒初雪的耳朵旁,舌头不自觉的轻轻舔了一下寒初雪的耳垂,说道:“初雪,怎么着?你是不是连老公都不想认了?”

    叶晨峰恢复了一些吊儿郎当的模样,他想要以这种方法来调节一下寒初雪的情绪。

    耳垂上被叶晨峰舔了一下之后。寒初雪瞬间感觉身体里仿佛有一股电流通过了一般,身体有些软绵绵躺在了叶晨峰的怀里面,嗅着叶晨峰身上久违的熟悉味道,这真的不是幻觉,也不是在做梦。

    两人只是这么静静的相互抱着,随着寒初雪的情绪平稳了一些,她再次从叶晨峰的怀里面挣扎了起来。脸上的神色还有些恍惚,问道:“叶晨峰,你怎么会来古武界的?”

    “喂、喂、喂,注意你的称呼。”叶晨峰看到寒初雪慢慢恢复了原本冰冷的面貌时。他心里面大感不爽,随即又说道:“你刚才可还躺在我的怀里面哭的稀里哗啦的呢!而且你一个人的自言自语我可都听到了,当初你把第一次给了我之后,留下一封信就不辞而别,你这算什么意思?”

    寒初雪如今在面对叶晨峰的时候,俨然是无法保持她一贯冰冷的形象了,红着脸,咬着嘴唇,说道:“谁、谁把第一次给你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怎么会来古武界的?还有你怎么会出现在寒门的?并且知道我在这里?”

    “看来必须要采取一些手段你才肯听话了。”叶晨峰直接将寒初雪的身体压在了他的大腿上,然后,右手手掌毫不犹豫的拍打在了寒初雪的屁股上,说是拍打,其实用揉捏来形容更为的恰当一些。

    “啪!啪!啪!啪!啪!”

    这种揉捏式的拍打,让寒初雪两边脸颊羞红一片,而且身体里有种异样的感觉,很舒服,但又觉得很羞耻,口中急忙说道:“叶晨峰,你就是个大混蛋,臭变态,臭流氓。”

    听到寒初雪的叫喊声,叶晨峰感觉时间仿佛回到了当初和寒初雪刚认识那刻,当初寒初雪最喜欢骂叶晨峰为臭变态、臭流氓了,这让叶晨峰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浓郁了。

    “初雪,老公对老婆耍流氓是合法而且合理的,难道你还不打算说出心里面的实话吗?我们可是早就坦诚相见的了,快点叫句老公来听听,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呢!不要忘了这里可是你们寒门。”叶晨峰对着寒初雪说道。

    寒初雪也知道现在可不是倔强的时候了,她心里面急切的想要知道叶晨峰怎么会来这里的?于是口中羞涩的喊了一声:“老公。”

    “听不见,喊的大声一点。”叶晨峰笑着说道。

    正所谓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了,寒初雪没有和叶晨峰计较,再次的喊道:“老公。”

    这次的这声“老公”是寒初雪发自内心的,当她喊叶晨峰为老公的时候,心里面莫名其妙的会升起一种幸福的味道来。

    “恩,这就乖了嘛!”叶晨峰将寒初雪搂入了怀里面,说道:“初雪,今天有我在,你就放心好了,待会你想要杀谁就杀谁,我保证能够让你报了心中的仇恨。”

    “晨峰,难道你是潜入寒门中来的吗?不行,你不了解寒门的势力,你必须要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被人发现可就晚了。”当初寒初雪不辞而别的时候,叶晨峰的实力最多比拟地阶巅峰和天阶下品的层次,就算这些日子里叶晨峰成长的再快,在寒初雪看来也不可能有实力和整个寒门为敌的。

    “我不是让你放心了嘛!区区一个寒门还真的不算什么,前几天我刚刚解决了归元门、玄天门和冷海阁。”叶晨峰随口说道。

    寒初雪当然是知道这个三个门派的了,只是她这次匆匆的进入古武界,并不知道古武界中发生的事情,见叶晨峰的牛吹得越来越大了,寒初雪说道:“晨峰,我不是再和你开玩笑,这里你绝对不能够久留了。”

    要知道归元门和玄天门是一流门派,冷海阁是二流门派,难怪寒初雪会认为叶晨峰是在开玩笑了。

    “初雪,你看我的样子是在开玩笑吗?你也不看看你老公我是谁?我可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失望的。”

    “再说,这处地牢寒门中知道的人并不多?而我又怎么能够走进来的?”

    “初雪,你先等我一会。”

    说着叶晨峰走出了牢房,来到了不远处身体无法动弹的寒严义身旁,将三根银针收了回来,然后低声说道:“你可以给我滚出去了,让寒门中所有人在大殿集合。”

    看着寒严义匆匆离开的身影,叶晨峰笑着耸了耸肩膀,这将是叶晨峰和寒初雪重聚以后,送给寒初雪的第一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