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六百八十五章 激战!秦毅的决心!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在场其他门派中的人都méiyou想到有人会站出来帮秦毅说话,而且还将归元门的少主比喻成为苍蝇,于是乎一双双讶异的目光纷纷投射到了叶晨峰的身上。

    “难道说震天门要和归元门作对吗?看来今天是有一场好戏了,不过,秦毅曾经倒也可以勉强的称之为天才,只可惜他早就是被杜白平给废了啊!”

    “震天门虽然展现出来了让我们惊讶的实力,但是归元门成为一流势力已久,门派中的底蕴肯定不是震天门nénggou比拟的,ruguo震天门真的要和归元门作对,我很不看好震天门”“小说章节。”

    “不是说秦毅的实力早就退到黄阶了吗?据说还一辈子不nénggou修炼了,他怎么还有信心说nénggou打败杜白平的?”

    ……

    在叶晨峰话音刚落之际,zhouwéi各大门派中的人便窃窃私语了起来,在他们看来很快就有一场好戏要上演了。

    归元门的少主杜白平,他在听到叶晨峰这番羞辱他的话后,他脸上的高傲化作了狰狞,冲着叶晨峰喝道:“小子,你是shime人?竟然敢在我们归元门撒野?”

    叶晨峰直接无视了杜白平的叫嚣,对着秦毅说道:“现在是你找回丢失的尊严的shihou了。”

    秦毅郑重的点了点头,一双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杜白平,喝道:“杜白平,你可敢和我一战?我秦毅要拿回曾经属于我的一切。”

    泪眼朦胧的薛珊珊,她在听到秦毅要和杜白平对战。反正她yi精将真情流露出来了,于是她索性立马走到了秦毅的身旁,哀求道:“秦毅。你听我的,你赶紧离开这里,我不想看到你为了我再受到任何的伤害了。”

    “弟妹,你应该相信秦毅的,再说对于一个男人而言,ruguo连尊严都丢失了,nàme他这一辈子都只会活的窝窝囊囊的。”由于叶晨峰是秦毅的老大。所以他干脆直接称呼薛珊珊为弟妹了。

    “呵呵呵!”杜白平喉咙里发出了阵阵冷笑,先是被叶晨峰比喻成苍蝇,再而又被叶晨峰直接给无视了。现在薛珊珊又跑到了秦毅的身旁,这让杜白平心中的怒气攀升到了极点,今天是他父亲的五十大寿,在场有这么多其他门派中的人。他堂堂归元门的少主又岂能在这个shihou丢份了?

    “秦毅。你个自不量力的废物,既然你想要找死,nàme我就成全你,这次我会彻底的将你送到阎王殿上去的。”杜白平脸上的狰狞之色越发的浓重,由于秦毅刻意的隐藏了实力,所以他仍旧是认为秦毅是他随随便便就nénggou捏死的蚂蚁。

    接着,杜白平额头上青筋暴起,对着叶晨峰怒喝道:“小子。还有你,等我将秦毅这废物解决了。我也会送你上路的。”

    秦毅将满脸担忧的薛珊珊推后了一些,说道:“姗姗,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今天过后,我们两个就nénggou永远不分开了。”

    还méiyou等薛珊珊回答,秦毅便再次看向了杜白平,身体之内的实力不再隐藏了,天阶中品的气势陡然间散发了出来,一双眸子里升腾起了无尽的怒火,可以说他的人生被杜白平给毁了,要不是他遇到了他的老大叶晨峰,今天他依然只有受到羞辱的份。

    站在秦毅身后的薛珊珊感受到秦毅身上的气势后,她的一双美眸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同时叶晨峰的声音也传入了她的耳朵里:“我就说了,你不必为秦毅担心的,秦毅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他需要ziji将心中的憋屈释放出来,要不然我早就出手将这shime狗屁归元门的少主给一巴掌拍死了。”

    薛珊珊看着一旁风淡云轻的叶晨峰,她méiyou从叶晨峰身上感受到半点的能量波动,但是她敢肯定秦毅的变化或许是因为叶晨峰,试探性的问道:“秦毅nénggou重新恢复实力,是你帮他的吗?”

    叶晨峰méiyou隐瞒的点了点头,而薛珊珊急忙说了一句真诚的:“谢谢。”

    zhouwéi其他门派中的人在gǎnjiào到秦毅天阶中品的实力后,他们一个个也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们想不通变成废物的秦毅怎么会拥有天阶中品的实力?转而,他们想到了变化颇大的震天门,于是他们纷纷猜测秦毅脱掉废物的头衔,这或许和震天门有着guānxi。

    站在秦毅面前的杜白平,他在感受到秦毅天阶中品的实力后,他的脸色微微一变,狰狞之中浮现了些许的担忧,他没想到秦毅非但恢复当年的实力了,而且实力还比当年高出一节了,和他现在的实力在同一个层次上。

    “秦毅,你个废物,没想到你的运气这么好?现在我倒是改变主意了,恐怕你的实力是好不rongyi才恢复的吧?我不准备杀你了,我要将你再次变成一个废物,我想这样比较的有趣。”杜白平身体内天阶中品的气势也提升了起来。

    “杜白平,要变成废物的是你。”秦毅双腿猛然间蹬地,整个人的身体朝着杜白平冲了过去,他再也等不及了,曾经他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将杜白平踩在脚底下的这么一天。

    杜白平看到朝着ziji冲过来的秦毅,他的瞳孔微微凝聚了起来,他gǎnjiào得出秦毅的实力和他yiyàng,同样是到达了天阶中品巅峰的层次,所以他必须要将秦毅激怒,让秦毅的情绪失控,这样他才更有胜算。

    “秦毅,你个废物,薛珊珊早就是我的女人了,难道你就喜欢捡破鞋穿吗?”杜白平冷笑着喝道。

    杜白平的此话一出。

    一旁的薛珊珊脸色煞白无比。

    而秦毅的身体也turán间停顿了一下,可就在这个shihou,杜白平却抓准时机出手了,“砰!”的一声,凌厉的一拳轰在了秦毅的胸口。

    “噗!”

    秦毅的嘴巴里喷出了一口鲜血,脚下的步子倒退了五六步。

    “晨峰,秦毅的情绪不在状态,这样下去他会很吃亏的,我们要不要出手帮一把?”孙恒飞看到秦毅挨了一拳后问道。

    叶晨峰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说道:“恒飞,今天这一战必须要秦毅ziji去完成,我想秦毅也不希望我们插手的。”

    “再说,这归元门的孙子无非就是想要把秦毅激怒,让秦毅露出各种破绽来,可是当一个人到达了fènnu状态后,他身上或许会露出破绽,可潜在的力量也会全部被激发出来,所以我看这孙子是在自掘坟墓。”叶晨峰看着情绪处于失控状态的秦毅说道。

    秦毅任由着鲜血从嘴角滑落,一双眸子变得通红无比,喉咙里喝道:“杜白平,你必须要死,你必须要死。”

    秦毅的身影再次朝着杜白平冲了过去,速度比刚才快上了不少,杜白平见秦毅越战越勇,口中又说道:“薛珊珊原本就是我的女人了,难道我说错了吗?秦毅,你注定了这辈子只是一个废物而已。”

    杜白平看到秦毅的身体又停顿了一下,他抓住这个时机再次朝着秦毅的胸口轰出了一拳,“咔嚓!咔嚓!”,细密的骨头碎裂声从秦毅的胸口传出,可是这次秦毅脚下连一步都méiyou退后,他是紧紧的咬着牙关,眸子里被fènnu给填满了,毫不犹豫的朝着杜白平的头部挥出了一拳。

    “砰!”的一声。

    当杜白平头里面昏呼呼的shihou,秦毅méiyou选择停手,如雨点般的拳头不停的砸在了杜白平的身上,他在发泄,他在发泄这些年所受到的屈辱。

    秦毅身上天阶中品巅峰的气势开始越来越不稳定了,在某个瞬间,冲破了屏障,瞬间了进入了天阶上品。

    进入天阶上品后,秦毅的拳头可不是杜白平nénggou承受的了,一次一次打在杜白平身上的拳头,将杜白平的骨头全部给打碎了,直到杜白平胸口再也méiyou一根完好的骨头,就连心脏也直接被秦毅给震碎了。

    看着躺在地上,身体不停抽搐,嘴巴里不断的流出鲜血的杜白平,秦毅抬头看向了天空,他这些年来,第一次gǎnjiào到了一身轻松的滋味。

    转而,秦毅转过身,目光看向了叶晨峰,他的这位老大,他yi精不止一次因为感谢,而向叶晨峰磕头道谢了,在这一瞬间,他的双腿再次慢慢的弯曲了下来,他zhidào给他的老大叶晨峰下跪并不丢脸,而且他nénggou在今天找回属于ziji的尊严,这一切都来源于他的老大叶晨峰。

    “老大,谢谢你,谢谢你,真的谢谢你。”跪在地上的秦毅瞬间泪流满面,从他当年成为一个废物后,他曾经一度的自暴自弃,这些年的冷嘲热讽,到这一刻的找回尊严,种种画面让他再也无法控制住情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