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最强纨绔

第六百七十六章 脸皮可真够厚的

左耳思念 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你们可以下跪了,不要忘了刚才答应过的事情,鬼医门的人不会这么不讲信用吧?”孙恒飞在看到中年男人走下山去后,他立马兴致满满的开口说道。

    “对,刚才你们是怎么诋毁我老大的?你们必须要给我老大下跪道歉。”秦毅也随即说道。

    “下跪道歉。”孙晓丽冰冷这一张脸说道。

    zhouwéi鬼医门的弟子还méiyou从刚才的事情中缓过神来,那个中年男人明明是毒气攻心了,就连长老钱万凯也没办法治疗了,怎么kěnéng被一个年轻人治疗好了?这让他们有种fǎngfo在做梦的gǎnjiào”“小说章节。

    这些鬼医门的弟子如何甘心下跪?正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个shijiè上有些白痴就是这么的可笑,明明是做不到的事情,可偏偏还要和别人打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们心里面会把尊严当做是借口,一个真正有尊严的人会不守信用吗?还有他们刚才对待叶晨峰等人是一副shime嘴脸?ruguo说叶晨峰输了,他们肯定会更加嚣张的吧?肯定会要让叶晨峰他们下跪道歉的吧?

    叶晨峰耸了耸肩膀,目光注视着钱万凯,问道:“你们现在是不是应该下跪道歉了?”

    见钱万凯méiyou立即回答,孙恒飞笑着说道:“你们不下跪道歉也行,nàme你们就是龟孙子,就是méiyou下半身那玩意的人,你们这些人活着简直是为我们男人丢脸,连说过的话也不nénggou遵守的人。你们说你们还配做男人吗?”

    柔和的阳光从天空中倾洒而下,可这不算火辣的阳光,却使得钱万凯的脸颊火辣辣的。他才刚刚晋升为鬼医门的长老,才刚刚享受到了被人尊敬的滋味,他一个堂堂长老如何nénggou给几个年轻人下跪的?更何况他还想要拿到叶晨峰刚才那种针法的针谱,这样一来他在鬼医门长老的行列中肯定nénggou再往前走一步了,bi精鬼医门的是以医术闻名的门派,对于鬼医门的弟子来说,医术比实力来的更加重要。

    钱万凯的脸色yin沉的难看。说道:“小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下跪就不必了。你承受得起我们这里所有人给你下跪吗?这不就是等于辱没了我们整个鬼医门吗?难道你们想要和整个鬼医门为敌?”

    钱万凯胡扯的能力倒是挺高深的,竟然一下子就牵扯到了整个鬼医门,这样一来ruguo叶晨峰等人还要坚决让他们下跪的话,等于是得罪了整个鬼医门。到shihou钱万凯他们再颠倒是非一番。就算震天门和鬼医门有些渊源,到了那个shihou恐怕也无济于事了。

    “钱长老说的不错,我们不是不想遵守承诺,而是不能因为我们辱没了整个鬼医门。”

    “对,所以今天的事情我看就到此为止,刚才不是大家都在开玩笑嘛!”

    “孙恒飞,你们也不要得寸进尺了,bi精这里是我们鬼医门的difāng。难道你们真的想要把guānxi闹僵了不成?”

    ……

    有了钱万凯第一个开口之后,这二十几个鬼医门的弟子也变得理直气壮了起来。

    “既然这件事情yi精解决了。nàme我们来解决另外一件事情。”钱万凯自说自话着,目光再次集中到了叶晨峰的身上,喝道:“小子,你这一身医术是从哪里来的?我现在才想起来你刚才施展的是我们钱家被盗已久的针法,难怪我看着会这么的熟悉。”

    钱万凯是一脸认真和fènnu,hǎoxiàng说的还真像nàme回事。

    钱万凯的确是一个医术家族出生,他是在后来才拜入鬼医门的门下的,而且钱家在附近也是小有名气的,所以在场的弟子都zhidào钱万凯的身份。

    在钱万凯说出这番话之后,在场鬼医门的弟子不管钱万凯说的是对是错,他们一个个都站在了钱万凯这一边,刚才在叶晨峰等人手里面吃瘪,他们心里面正非常的不爽。

    钱万凯的徒弟倒也是一个机灵之人,见ziji的师父这么说了,周豪生立马开口喝道:“好你个小子,说,我师父钱家的独门针法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还不赶紧交还给我师父?要不然今天你休想要离开鬼医门。”

    叶晨峰一脸冷笑的看着钱万凯等人,他zhidào钱万凯肯定是贪图他刚才施展的针法了。

    孙恒飞见在场的人méiyou下跪道歉,反倒是更加的嚣张了起来,hǎoxiàng要贪图他兄弟叶晨峰的针法?这简直是无耻到了极点。

    “亏你还是鬼医门的长老,你还nénggou再无耻yidiǎn吗?你不就是想要得到我兄弟的针谱吗?你用得着编造这么多的借口?好,今天我们就去找鬼医门的掌门评评理。”孙恒飞毫不退缩的说道,他zhidào只要见到了鬼医门的掌门,以及鬼医三圣之一的唐伯升,在场这些人就完全叫嚣不起来了。

    “孙恒飞,注意你说的的态度,我师父是鬼医门的长老,难道他还会编造谎话吗?我师父说这小子施展的是他钱家的独门针法,这就肯定不会有错了。”周豪生在ziji的师父面前极力的表现着。

    “好一条会拍马屁的狗。”叶晨峰平淡的看着周豪生,又继续说道:“照你这么说,你师父说shime都是对的了?他要说你是一坨大便,你就真的是一坨大便了?他要是干了你老母,最后说是被你干的,就真的是被你干的了?”

    周豪生被叶晨峰的这番话是呛得脸色涨红无比,口中想要反驳,可想不出任何反驳的词句来,只是胸口上下起伏的厉害。

    “好你个牙尖口利的小子,难道你要逼我动手吗?把你的刚才施展针法的针谱给我看一看,ruguo是我看错了,我会向你道歉的。”bi精震天门和鬼医门有些渊源的,钱万凯也不敢做的太过份了,就算要动手他也必须要找一个万全的借口。

    所以,钱万凯才说ruguo这样假设的语句,只要他nénggou看到针谱,他对ziji的记忆力还是很自信的。

    可万一叶晨峰等人还是要强硬,nàme他也有了动手的借口了,到shihou就算鬼医门追究起来,他也可以冠冕堂皇的有一番ziji的说辞。

    “小子,你难道没听到钱长老说的话吗?钱长老拥有天阶上品的实力,你可不要ziji找不痛快。”

    “孙恒飞,你劝劝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钱长老只是想要看看他的针谱而已,再说ruguo他施展就是钱家的独门针法,nàme这笔账可就要好好的算一算了,ruguo他施展的不是钱家的独门针法,钱长老也说了,他会道歉的。”

    ……

    孙恒飞等人听着zhouwéi鬼医门弟子的言语,他们脸上一个个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叶晨峰可是连先天之境初期的高手都nénggou打败的,区区一个天阶上品算个鸟毛?恐怕在叶晨峰面前连个屁都不算。

    叶晨峰看着钱万凯,说道:“给你一个机会,ruguo你nénggou拿下我,我就把针谱给你看。”

    “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就让你zhidào我的厉害。”

    见叶晨峰如此不识时务,钱万凯zhidàoziji必须要动手了,实在是刚才叶晨峰施展的针法太吸引他了,一身天阶上品的实力顿时提升了起来,朝着叶晨峰冲了过去,伸出手掌准备擒住叶晨峰的两条手臂。

    就在此时。

    当在场鬼医门的弟子都认为叶晨峰必定会被钱长老擒住的shihou。

    “啪!”的一声脆响。

    叶晨峰随意的甩出了一个巴掌,速度快到了极致,使得钱万凯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被叶晨峰这一巴掌给扇中了,左边脸颊完全的凹陷了下去,鲜血不停的从脸颊上流出来,整个人像只苍蝇一般被拍飞了出去。

    “这家伙的脸皮可真够厚的。”叶晨峰随意的甩了甩手掌说道。